文学鸭 > 巡天司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意外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百六十九章 意外

小说:巡天司作者:他曾是少年字数:2497字更新时间 : 2024-04-03 03:46:06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天色微亮。

白会章就来到了闯龙镇的军营中,他要将之前三天招募到的新兵带到龙疆城。

这事他已经做了很多次,也早已是轻车熟路,但心底却难免还是觉得有些难受——从被升迁为调令官,到开始负责此事,已经过去了有四个月的时间,每隔三五日他都得来这闯龙镇带着一批人前往龙疆城,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

这种感觉让白会章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像个屠宰场的屠夫,把一条条人命送到一个巨大的坟场,看着他们被切割、破开、血肉横飞。

他甚至不明白这些人的死到底有什么意义?

但他们就是要死,只因为朝廷的一句话。

说实话,他并不太喜欢这样的工作,但遗憾的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只能让自己麻木。

为此每次来到闯龙镇,在那些家伙呼天抢地的哀嚎声中将他们带走的前一天,白会章都会不顾军令喝上几大口酒,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自己狠下心肠,完成这不是刽子手,却胜似刽子手的工作。

但今天营地中的景象却让他有些懵。

以往在这个时候,营地中那些兵卒意识到自己即将前往那个名为龙疆城的坟场,大都会呼天抢地,哀嚎不止。

或是大声哭泣,或是想尽办法乞求放过自己。

但今日,他来到此地后,见到的却是一群甲士齐刷刷地站在营门前,虽然都耷拉着脑袋,但却队列整齐,没有一人出半点哀嚎亦或者哭泣声,这群家伙就像是一群雕塑一般,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场面甚至有那么几分诡异。

“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这么老实?”

他走上了前去,看向负责看守此地的将领问道。

那人挠了挠头,同样有些奇怪的言道:“我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昨天晚上还有人在哭闹着要回去,我们还抓了个逃兵,收拾了一顿,然后这些家伙就老实了……”

“大概是杀鸡儆猴起到了作用吧……”

那人这样说罢,便没了下文,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惶恐——事情当然不像他说的那样简单。

昨天他们确实抓住了一个逃兵,但那家伙却不知怎么跑了,而后他们本应该照常巡逻,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日子太好劳累的缘故,换班的时候他忘了交接,自己带着手下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快到白会章来此取人的时间。

唯恐出了大事的他赶忙开始核对各个营房的人数,一千七百二十三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没有任何人趁乱逃跑,他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他又赶忙让众人集合,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他当然觉得这件事中有些古怪——比如不太记得真切那个逃兵最后是怎么跑掉,又比如自己忘记了交接也就罢了,为什么营帐上百号人都在昨天睡得宛如死过去了一样。

…。。

但他却终究不敢将这些疑惑宣之于口。

如今的大秦军纪严苛,如果他无法给出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测的话,那等待着他的会是玩忽职守的重罪。

而根据最新的法令,这足以杀头。

龙疆城的仗会怎么打下去,打到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落幕,都是无人能够预料的事情,既然如此,能活一日算一日,他又怎么可能冒着风险去干这自掘坟墓的事情?

故而面对白会章的询问,对于昨日的种种的他闭口不提。

白会章虽然觉得古怪,但也没有再多问,在那时点了点头后,转身就看向眼前这一排排耷拉着脑袋的甲士朗声言道:“我很感谢诸位出现在这里!”

“为了大秦!也为了你们的妻儿老小!”

“你们是真正的勇士……”

他开始了那段以往每次面对新来的兵卒都会说上一遍的豪言壮语,当然,这些话别说这些被抓来的壮丁,就是他自己也不愿意相信,属于那种他不愿意讲,但又不得不讲的例行公事。

而以往这番话大抵会被众多甲士的哭喊声以及求饶声淹没,说起来还有些好笑,这倒是他第一次能够完整的不被打断的讲完这番话。

但话音落下后,场面上却依然一片死寂,那一千多号甲士都依然低着头,对于他方才那番慷慨激昂的演讲毫无反应。

这群家伙就像是一个个被提了线的木偶一般……

白会章只能将之当作一群已经心死之人,对于外物再无半点关心,故而方才有这番异状。

他也有些意兴阑珊,当下又吩咐了几句,然后便招呼着众人,开始朝着龙疆城进。

……

“青霄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在前往龙疆城的路上,混在队伍中间的宋清清凑到了褚青霄的身旁,低着头小声的朝着褚青霄问道。

昨日褚青霄放走那么多士卒,闹出的动静极大,自然将还在营帐中闭目养神的众人惊醒,于是纷纷走出营帐,正好看见了褚青霄撕开空间屏障,召唤来诸多外神的景象。

但撕开空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哪怕是十境强者也根本无法做到,这是只有古神级别的存在以及祖神方才能够拥有的能力。

褚青霄虽然在靠着域外之力将自己的战力提升到了十境,但也只是伪十境的样子,连正常的十境强者他对付起来都得花些气力,又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

故而众人难免觉得古怪。

“当初赵念霜在我体内夺走了烛阴的古神真身,但那古神真身的力量有半数已经在潜移默化中被我吸收,只是因为我并未意识到的原因,从未动用,当然,以我那时的修为,即使知道,其实也无法动用。”褚青霄看出了她的疑惑,在那时解释道。

…。。

“但如今,我有十境修为在身,加上紫玉得到了烛阴古神的传承,利用这二者的关系,我已经渐渐可以动用些许烛阴真身的力量……”

宋清清闻言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泛起了疑惑:“这或许可以让青霄哥哥撕裂空间,但天道……”

“你想说天道结界为何没有挥作用吗?”褚青霄问道。

宋清清再次点头。

相比于这个世界与外域之间天然的屏障,天道结界才是这方世界最强大也最重要的保护伞。

要知道大多数并没有达到十境的域外之物虽然无法撕裂空间,但却可以通过不断挤压自己的肉身,亦或者通过这方世界生灵的召唤,从而达到降临的目的。

在古神被封印的最初的日子里,因为古神力量的消失,天道结界破碎,曾有大批的域外之物降临这方世界,造成了诸多麻烦与杀戮,祖神也是因此不得不选择登天同时炼化神座,将之重铸为天道轮盘,从而在此张开了天道结界。

天道结界的存在,可以让诸多弱小的域外之物无论以任何方式穿越到这方世界,都会遭到天道结界的反扑,而一些强大的存在,也会因为天道结界的存在,而遭受天劫的威胁,因此,他们不得不在降临的最初之时舍弃大部分力量,以此逃脱天道结界的制裁。

可昨日褚青霄不仅撕裂的空间召唤来了大量的域外之物,并且这些域外之物并没有削弱自己的力量,反倒以真身穿越了天道结界,用几乎完全的状态来到了这方世界,并没有遭到半点天道结界的阻拦亦或者反噬,这一点,大大超出了众人的理解,故而他们此刻方才会觉得这么疑惑。

褚青霄却言道:“这一切说起来还得归功于祖神们,他们让赵念霜接连拿到了三枚古神真身,并且接连炼化,世界的本源被污染,这方天地的气息与域外的气息开始趋于同质化。天道结界的能量也在不断削弱,二者叠加之下,其实天道结界对域外之物的排斥已经极为虚弱。”

“而我本身就是这方世界的生灵,同时又拥有域外邪神的能力,这方世界对我的气息是认可的,所以我们回到这方世界过程并未遭到天地伟力的反噬,而这些域外之物铭刻了我的魔纹,身上自然沾染我的气息,在这样的情况下,天道结界对他们的反噬降到了最低,故而能够如此安全的降临到这方世界。”

听闻褚青霄的这番解释,宋清清倒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她点了点头言道:“如此说来,这还是祖神们作茧自缚造成的?他们大抵也没有想到,他们可以借助赵念霜那位域外古神的力量,而我们同样可以召唤来域外邪神,为我们助阵!”

说罢这话,宋清清侧头看向了四周,周遭皆是身着甲胄之人,他们都低着头,沉闷的跟在那位名为白会章的降临的身后,缓缓前行。

…。。

放眼看去这些甲士除了气氛沉闷一些外,与生人似乎并无任何区别,但如果你细细看去的话,会现这些家伙的身子在行进的过程中,一直在不断的轻轻颤抖,在白会章的眼里,那应当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感到恐惧而至。

但事实上,这些家伙的异状并不只有这些,他们低着的头上双眼泛红,嘴角还有唾液流淌——他们根本不是在害怕,而是在极力压制自己想要将周围以白会章为的众多甲士吞入腹中的渴望。

“青霄,这些域外之物极不稳定,就算有魔纹傍身,你恐怕也难以很好的约束他们,若是……”而楚昭昭则在这时走了过来,不无担忧的说道。

魔纹之物,是神灵特有的力量,可以与生灵签订契约,以此让双方达成主仆关系,但这样的主仆关系并非没有代价。

通常生灵在自己的身上铭刻魔纹,是有求于神灵,而神灵自然需要完成对方的请求,这样主仆关系方才成立。

譬如在武陵城时,褚青霄与诸多剑甲铭刻魔纹,就是以自己的生机作为代价在神灵那里换取力量。

而现在,褚青霄与这些域外之物签订的魔纹则是他给他们许下了承诺,要让这些域外之物尝到祖神的血肉。

且不说褚青霄如果不能完成这样的许诺,这些域外之物会反噬褚青霄,就算他真的做到了,

到那时,双方的契约便结束了,而可以想象的是,吞噬了祖神血肉的这些域外之物们,会获得怎样强大的力量,到时候他们同样不会受到褚青霄的约束,这么数量庞大的域外之物作乱,对于这个世界的生灵而言,也会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可怕灾难。

也就难怪楚昭昭此刻会表现出极大的担忧。

“无碍,我心里有数。”褚青霄则看向她,轻声安慰道。

楚昭昭闻言,深深的看了褚青霄一眼,虽然她此刻想不到解决此事的办法,但也只能选择相信褚青霄,就像之前每一次那样。

……

闯龙镇距离龙疆城有一百余里,通常情况下,需要到夜里,他们才能抵达目的地。

毕竟这些士卒都极为抗拒此地,能看住他们不让他们逃跑已经需要白会章在这一路上小心谨慎,怎么还能期望这样一支残兵败将,能如精锐部队一般急行军?

但今日这群新入伍的兵卒明显与众不同。

一百余里的距离,哪怕是最精锐的部队,在考虑到辎重以及队列的情况下,最快的行进速度每个时辰也最多四十里的样子,但这群家伙,虽然速度不算太快,但在轻装上阵的加持下,只花了三个半时辰,白会章就远远的看到了龙疆城的轮廓。

这简直就不可思议,这一路上,他也曾提议让众人停下来休息,可这群家伙,却只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着他。

…。。

按理来说,在龙疆城待了这么久,白会章也算是见惯了生死,可被这群家伙盯着时,他却生出一股头皮麻的感觉,他此时此刻也顾不得其中古怪,只想着带着众人快些赶到龙疆城,把他们交给自己的上级……

这一路上心惊担颤,当他终于看见了龙疆城时,竟觉得这座巨大的坟场此刻看上去分外亲切。

他当下就加快了脚步,带着这些诡异的士卒来到了龙疆城外,朝着城头上驻守的士卒报明身份。

……

伴随着沉闷的声响,龙疆城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铺面而来。

这座巨大的坟场终于在这时于众人面前展露出来他的本貌,褚青霄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几分,哪怕是他,此时此刻也不免有些紧张——所有的一切都即将在这里落下帷幕,他期待着这一刻。

但他并未被自己的兴奋而冲昏头脑,他明白越是这时,他越要小心谨慎,抱着这样的念头,褚青霄的眸中闪过一道紫芒,那时周遭那些甲士的眉心纷纷亮起一道诡异的魔纹,在那股魔纹的涌动下,那些甲士周身属于域外之物的气息被遮掩大半。

之前闯龙镇中的守卫也好,还是负责将他们带到龙疆城的甲士也罢,修为都极为有限,并不能看穿这些域外之物所化的甲士的根底,但到了龙疆城,情况就不一样了,这里聚集着大量的修为强大之辈,这么多域外之物聚集在一起,散出来的异样一定会被有心之人察觉,而褚青霄利用魔纹将众人的气息遮掩,可以让众人躲过那些感知。

至于因为无法完全遮掩下来,而稍稍泄露出来的气息,倒也并不碍事,毕竟如今这世界,几乎所有人生灵都沾染了域外气息,这一点并不会引来任何人的怀疑。

而随着城门打开,一位穿着血色甲胄的男子出现在了城门口,这应当就是负责接手褚青霄这支士卒的将领,只要白会章与之完成交接,那褚青霄等人就可以顺利进入龙疆城,这距离他们计划的成功无疑又进了一步。

可就在众人以为一切会顺利起来的时候,那位城门中的将领也已然从城门的阴影处走到了明亮的阳光下,褚青霄等人也在这时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那一瞬间,褚青霄的脸色大变,身旁的宋清清也瞪大了眼睛,神情紧张的言道:“怎么会是他……”

39314856。。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