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85.第 185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85.第 185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1710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6:27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就连对凤霄抱有好感的林雍见状, 也忍不住怀疑起来:难道凤霄表面上眼光高, 实际癖好与众不同,不单男女通吃, 竟还专挑奄奄一息的病鬼下手?

这样一想, 那凤霄对自己视而不见,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林雍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否也在凤霄面前装上一回西子捧心,但随后崔不去道出凤霄来历, 却让他微微一震。林家与宫内搭上线, 林雍的消息远较一般江湖人灵通,解剑府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自然也有所耳闻。自己先前不知凤霄身份, 竟还对他怀有非分之想, 此时回想起来, 难免有些不自量力的滑稽感。

琳琅阁拍卖被迫中断, 饶是中年人机变无双,一时也有些愣住, 不知如何反应,直到凤霄哈哈一笑。

“都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却偏要两全其美,令妹玉雪可爱,你又如此聪明,将你们都收了又如何?以解剑府在天子面前的地位, 区区小事, 还不值得扯上王法!阿崔, 你那妹子已经被我调|教好了,现在就剩你了。你若肯跟我,保管从今往后,让你吃香喝辣,绝不委屈!”

他对崔不去露出邪笑,仿佛崔不去真有那么个妹子,已经被凤霄纳入房中,收为禁脔。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吗,谁又怕谁?崔不去冷笑一声:“可你这是正经喜欢人吗?我妹妹与我说,她和你在一起时,你总有些不可告人的嗜好,非但喜欢脱光了让她用鞭子抽你,还要抽得越疼越好,若是她抽得不够疼,你便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些事情,只怕你都不敢让外人知道吧!”

满堂哗然。

裴惊蛰:……

他已经完全麻木了,面无表情看着这两个人互相诋毁,将对方的名声往死里糟蹋。

林雍更是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

他心道,没曾想凤霄仪表堂堂,私底下竟有那样的嗜好,反观自己,虽说断袖之癖不足为外人道,但起码在其它方面还是正常的……

凤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反应已经够快,对自己也够狠,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凭空居然冒出一个崔不去,比他还要狠。

二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凤霄决定暂时休战,料理正事。

他掸掸袖子,对中年人道:“此乃凤某私事,不劳各位关注,若有疑虑,可自行前往解剑府。今日拍卖还未结束,总不能如此草草了事吧?”

中年人如梦初醒,忙道:“是,这块美玉花落谁家还未可知,请各位贵客入座!”

崔不去重新坐下,神情悠然平静,他现在落入凤霄手中,虽然是意外,但也是他布下的一个局,自己既然也是局里的棋子,就不可能提前脱身,但能恶心一下凤霄也好。

众人被方才的插曲干扰,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玉胆后续没有人再加价,自然而然就落入凤霄手中,在那之后还有几件珍宝面世,同样被人争相竞价,凤霄却没有再参与,只等拍卖结束,带着裴惊蛰与崔不去,就离开了琳琅阁,回到秋山别院。

“崔观主这张嘴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坏了我们郎君的名声!”裴惊蛰回想刚才席上一幕,犹有些忿忿,他口舌不如凤霄灵便,当时那种场合,自然也想不出更厉害的话来反驳,若是当众对崔不去出手,反而更加落实了崔不去的话。

“我身上还有你们下的奈何香,说两句话出出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方才没有当众吐血以示所言非虚,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

崔不去面色平淡,没了刚才故意作出来的疾言厉色,收敛了一切气势的他坐在那里,平静如远山淡云。

裴惊蛰大为不快:“那你倒是吐一口血给我看看!”

话音方落,只见崔不去张口一咳,唇边鲜红流淌,衣服上立时多了斑斑痕迹。

裴惊蛰:?!!

他吓了一大跳,当即就一蹦三尺高,还差点冲上去看看崔不去有无大碍。

凤霄轻飘飘的声音传来:“傻子,那是桑葚汁。”

他定睛一看,那红色果然不是人血的暗红,而是红中带紫。

裴惊蛰:……

崔不去抬袖,淡定抹去唇边汁水,没有半点被揭穿的尴尬。

“不小心呛了一下。”

裴惊蛰眼角抽搐不已,他想起来了,之前琳琅阁内,侍女送来几样果饮,崔不去就要了桑葚汁,但刚才在席上喝的桑葚汁,对方能含在口中直到现在才吐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凤霄笑道:“去去啊,我现在是越看你越顺眼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解剑府吗,四府主虚席以待,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崔不去:“君子一言,你是君子吗?”

凤霄:“好吧,就算我不是君子,小人一言,起码也能顶得上两匹马吧?还是说,你在左月局中的身份,其实远比我想象得还要高?”

崔不去:“我已经说了,我从未听过左月局。”

凤霄:“那我们就来说说这玉胆。”

他让裴惊蛰将拍回来的玉胆放置在桌上。

日光下,玉石流莹,光彩照人,他们几乎能从玉色辉映中窥见自己的倒影。

“方才竞拍的,连我在内一共六人,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崔不去嗯了一声:“雁荡山庄,林雍。于阗富商,周佩。博陵崔氏,崔皓。高句丽人,高宁。安陆张家,张映水。”

他似乎早就料到凤霄会有此一问,不必思考就一口气报出人名来历。

凤霄:“那你觉得,其中谁最可疑?”

裴惊蛰本以为崔不去会回答“我如何知道”之类的,谁料他这次却异常配合。

“周佩,他父亲是突厥人,据说与沙钵略可汗座下第一高手佛耳,是堂兄弟。以及,那个高句丽武者,高宁。”

不过由于职权相似,实际办事中必然会生冲突,解剑府与左月局之间,虽无深仇大恨,又分属帝后所管,难免互别苗头,彼此想要争个上风。

先前因为几桩案子,裴惊蛰跟左月局的人打过交道,深知他们不动声色的难缠。

裴惊蛰身在解剑府,对左月局的了解比旁人更多一些,他没见过左月正使,却见过两位副使,一个秀雅纤纤,如闺阁千金,一个沉默寡言,似修行苦僧,虽说解剑府与左月局本就是藏龙卧虎,奇人辈出之地,但像两位左月副使这样古怪的也是少见。

更有那位神龙见不见尾的左月正使,裴惊蛰从来不曾亲眼见过,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法将那个比解剑府还要神秘莫测的地方,跟眼前这个病痨鬼联系在一起。

柔弱女子可能是武功高手,沉默寡言的人也可能一招致命,但这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崔观主,会有可能也是左月局的眼线吗?正因为身体不好,又有道士的身份做掩护,更方便隐姓埋名?

裴惊蛰想了想,道:“您是认为,琳琅阁在此拍卖,江湖人士聚集,左月局的人也有可能在此布下眼线暗中监视?但若他真在左月局,明知我们是解剑府的人,为何不表明身份?”

凤霄:“从前的紫霞观可能跟秦妙语有勾连,但此人是在两个月前才来到紫霞观的,跟秦氏离开六工城,中间隔了四五年,我一直不认为他与案子有什么牵涉,但是两个月前左右,朝廷正好下定决心,准备对突厥有所动作。”

裴惊蛰恍然:“所以您从头到尾,只是想试探出他的来历?但他若真是左月局的人,我们岂不是反而跟人家结了仇?”

虽说两家向来不和睦,但毕竟都是朝廷命官,大水冲了龙王庙,闹得太僵也不好吧?

凤霄却毫不在意:“结仇就结仇,恨我的人不少,多他一个也不多,你以为这次于阗使者出事,他们就不想横插一脚,抢个头功了?”

他们虽身在边陲,却自有特殊渠道,源源不断得到京城传来的消息。

数日前,天子百官正式迁居新都大兴城,在此之前,百姓居民早已搬迁入内,原来的旧都历经数代,狭隘逼仄,阴雨天气时更是淤泥污水堵塞泛滥,是以杨坚登基之后,就下令在旧都旁另建新都,历时仅仅不到两年,新都便成,隋帝下令大赦天下,并应臣下之请,求购天下因战乱而散逸的书籍,充国库藏书,以免典籍失传,致后人无缘得见。

种种德政,显示一派新朝气象,明君作为,在这等情形下,杨坚决定对突厥用兵,彻底平息北方滋扰,没有人会怀疑天子的决心,三省六部纷纷忙碌起来,连带解剑府与左月局,也都各自领命,运筹帷幄,谁能在这桩事情上起到关键作用,大功就非谁莫属,左月局一直想要压解剑府一头,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崔不去梦中不安,咳嗽几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