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80.第 180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80.第 180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464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6:18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就连对凤霄抱有好感的林雍见状, 也忍不住怀疑起来:难道凤霄表面上眼光高, 实际癖好与众不同,不单男女通吃,竟还专挑奄奄一息的病鬼下手?

这样一想,那凤霄对自己视而不见, 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林雍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否也在凤霄面前装上一回西子捧心, 但随后崔不去道出凤霄来历,却让他微微一震。林家与宫内搭上线, 林雍的消息远较一般江湖人灵通,解剑府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自然也有所耳闻。自己先前不知凤霄身份, 竟还对他怀有非分之想,此时回想起来, 难免有些不自量力的滑稽感。

琳琅阁拍卖被迫中断, 饶是中年人机变无双, 一时也有些愣住,不知如何反应, 直到凤霄哈哈一笑。

“都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却偏要两全其美,令妹玉雪可爱, 你又如此聪明,将你们都收了又如何?以解剑府在天子面前的地位, 区区小事, 还不值得扯上王法!阿崔, 你那妹子已经被我调|教好了,现在就剩你了。你若肯跟我,保管从今往后,让你吃香喝辣,绝不委屈!”

他对崔不去露出邪笑,仿佛崔不去真有那么个妹子,已经被凤霄纳入房中,收为禁脔。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吗,谁又怕谁?崔不去冷笑一声:“可你这是正经喜欢人吗?我妹妹与我说,她和你在一起时,你总有些不可告人的嗜好,非但喜欢脱光了让她用鞭子抽你,还要抽得越疼越好,若是她抽得不够疼,你便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些事情,只怕你都不敢让外人知道吧!”

满堂哗然。

裴惊蛰:……

他已经完全麻木了,面无表情看着这两个人互相诋毁,将对方的名声往死里糟蹋。

林雍更是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

他心道,没曾想凤霄仪表堂堂,私底下竟有那样的嗜好,反观自己,虽说断袖之癖不足为外人道,但起码在其它方面还是正常的……

凤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反应已经够快,对自己也够狠,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凭空居然冒出一个崔不去,比他还要狠。

二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凤霄决定暂时休战,料理正事。

他掸掸袖子,对中年人道:“此乃凤某私事,不劳各位关注,若有疑虑,可自行前往解剑府。今日拍卖还未结束,总不能如此草草了事吧?”

中年人如梦初醒,忙道:“是,这块美玉花落谁家还未可知,请各位贵客入座!”

崔不去重新坐下,神情悠然平静,他现在落入凤霄手中,虽然是意外,但也是他布下的一个局,自己既然也是局里的棋子,就不可能提前脱身,但能恶心一下凤霄也好。

众人被方才的插曲干扰,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玉胆后续没有人再加价,自然而然就落入凤霄手中,在那之后还有几件珍宝面世,同样被人争相竞价,凤霄却没有再参与,只等拍卖结束,带着裴惊蛰与崔不去,就离开了琳琅阁,回到秋山别院。

“崔观主这张嘴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坏了我们郎君的名声!”裴惊蛰回想刚才席上一幕,犹有些忿忿,他口舌不如凤霄灵便,当时那种场合,自然也想不出更厉害的话来反驳,若是当众对崔不去出手,反而更加落实了崔不去的话。

“我身上还有你们下的奈何香,说两句话出出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方才没有当众吐血以示所言非虚,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

崔不去面色平淡,没了刚才故意作出来的疾言厉色,收敛了一切气势的他坐在那里,平静如远山淡云。

裴惊蛰大为不快:“那你倒是吐一口血给我看看!”

话音方落,只见崔不去张口一咳,唇边鲜红流淌,衣服上立时多了斑斑痕迹。

裴惊蛰:?!!

他吓了一大跳,当即就一蹦三尺高,还差点冲上去看看崔不去有无大碍。

凤霄轻飘飘的声音传来:“傻子,那是桑葚汁。”

他定睛一看,那红色果然不是人血的暗红,而是红中带紫。

裴惊蛰:……

崔不去抬袖,淡定抹去唇边汁水,没有半点被揭穿的尴尬。

“不小心呛了一下。”

裴惊蛰眼角抽搐不已,他想起来了,之前琳琅阁内,侍女送来几样果饮,崔不去就要了桑葚汁,但刚才在席上喝的桑葚汁,对方能含在口中直到现在才吐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凤霄笑道:“去去啊,我现在是越看你越顺眼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解剑府吗,四府主虚席以待,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崔不去:“君子一言,你是君子吗?”

凤霄:“好吧,就算我不是君子,小人一言,起码也能顶得上两匹马吧?还是说,你在左月局中的身份,其实远比我想象得还要高?”

崔不去:“我已经说了,我从未听过左月局。”

凤霄:“那我们就来说说这玉胆。”

他让裴惊蛰将拍回来的玉胆放置在桌上。

日光下,玉石流莹,光彩照人,他们几乎能从玉色辉映中窥见自己的倒影。

“方才竞拍的,连我在内一共六人,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崔不去嗯了一声:“雁荡山庄,林雍。于阗富商,周佩。博陵崔氏,崔皓。高句丽人,高宁。安陆张家,张映水。”

他似乎早就料到凤霄会有此一问,不必思考就一口气报出人名来历。

凤霄:“那你觉得,其中谁最可疑?”

裴惊蛰本以为崔不去会回答“我如何知道”之类的,谁料他这次却异常配合。

“周佩,他父亲是突厥人,据说与沙钵略可汗座下第一高手佛耳,是堂兄弟。以及,那个高句丽武者,高宁。”

林雍几年前偶遇凤二,蒙对方援手,摆脱了一桩小麻烦。

当时凤二从天而降,令他一见惊艳,从此别人都入不了眼。奈何凤二对他压根没有那方面的兴趣,兼之武功高强,林雍就是想要霸王硬上弓也没机会,搞不好连小命都不保,只好捺下蠢蠢欲动的心思,对凤霄殷勤备至,期待对方回心转意,不过凤二行踪飘忽不定,林雍对他的背景身份也并不完全了解,想要找人也找不着,此番能够在此重逢,实在是意外之喜。

林雍自认丰神如玉,偏偏在凤二那里还比不上一个病痨鬼,心头自然带了几分不快。

他还想说什么,凤霄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微微一笑,说了声“我们先行一步”,便带着崔不去入内。

崔不去几乎是被凤霄半推半拉进了里间的,凤霄的动作看似亲密,实则根本没有让人反抗的余地。

琳琅阁内里共有二层,形似天井,中间是拍卖的场地,四周则是客人座位,从二楼凭栏下望,正可将中间的情景尽收眼底,凤霄与崔不去的座位,正好就在南面二楼边上,矮几上早有茶水点心,伙计也不似寻常酒亭食肆那般高声喧哗,连走路都悄无声息,受此影响,大多数客人也都放轻了说话声,琵琶曲调遥遥传来,倒映出几分幽韵,不像琳琅阁在做生意,倒像进了乐坊。

崔不去放眼粗略一扫,现一楼多是寻常富商与江湖人士,二楼则多为世家子弟,相比二楼的清净,自然是一楼更加吵闹一些,琳琅阁特地将两者分开,也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们刚刚走上楼梯转角,拐入屏风后面,彻底摆脱林雍那道如影随形的目光,凤霄几乎同时松开手,迫不及待将崔不去往旁边一推,像是生怕稍迟一点就会沾上什么脏东西。

崔不去:……

他默默地在账册上又记上一笔,面无表情找到位置坐下。

凤霄似无所觉,笑吟吟问道:“看你的表情,应该知道林雍的癖好吧?”

崔不去不悦:“这就是你将我推出去糊弄他的原因?你我合作中貌似没有包括这一项吧?”

凤霄一脸无辜:“好歹我今日也带你来看世面了,作为回报,你稍稍付出一点儿,又有什么关系?有我在,他也伤不了你的。”

崔不去淡淡道:“林雍虽然荒唐,却不是傻子,你拿我作借口,还不如拿裴惊蛰更为可信。”

默默喝茶的裴惊蛰忽而呛咳了一下。

凤霄笑道:“那不行,他没你好看。”

话音方落,林雍的身影就出现在屏风后面。

“楼下甚是吵闹,令人不得清静,不知凤二郎是否介意我前来叨扰?”

凤霄与崔不去之间原本相隔一尺有余,但就在林雍声音响起的瞬间,凤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崔不去的手腕,上半身随之倾来,亲昵笑道:“去去,你鼻子上有灰,来,我帮你抹掉。”

崔不去:……

林雍盯住崔不去的眼神越灼热逼人,崔不去分明从中看见一闪而过的杀意,但对方很快又恢复潇洒风流的作派,仿佛刚才只是错觉。

放眼江湖,雁荡山庄虽然只是中等武林世家,但因着林父豪爽好客的面子,旁人与林雍打交道时,还是挺给面子的,但到了凤霄这里,就完全行不通了。

“抱歉,恐怕已经坐不下了。”凤霄面上笑着,却拒绝得很干脆。

林雍不死心,还想说点什么,裴惊蛰适时拦在面前:“林少庄主,请。”

“那我们改日再叙。”林雍只好道。

凤霄微微颔。

他对林雍表现得很不给面子,但林雍却没有表现出半分不快,对林雍而言,凤霄就像一道翩然惊鸿影,查不出名字来历,如凭空出现在这个江湖,来无影去无踪,但只凭这风仪行止,已足够令林雍为之倾倒,否则也不会念念不忘至今。

临走前,林雍忍不住又看了崔不去一眼,后者的手腕正被凤霄捉在手中把玩,眉目低垂,看不清表情。

他心下微哂,暗道也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便甩甩袖子离去。

待凤霄的手指从自己手腕上挪开,崔不去却没有方才的不悦,反是若有所思。

以解剑府二府主的身份地位,凤霄根本无须顾及林雍的感受,更不必拿崔不去来当挡箭牌,但林雍几番纠缠,他居然还没与林雍闹翻,犹留了一丝余地,这其中必定有其它缘故。

“你在想什么?需要我帮忙解惑吗?”凤霄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崔不去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解剑府是不是暗中在调查林雍?”

凤霄目光微闪:“你怎会如此认为?”

崔不去不语,心中想道:难道林雍与于阗使者的案子有关?不,应该不是,雁荡山庄离六工城十万八千里,平日里与于阗和琳琅阁都没有生意往来,林雍会出现在这里,应该的确是过来看热闹的。不过林家的买卖中,有一种叫天净纱的绢帛,产自南方,其色如天光,其布若冰肌,深受达官贵人喜爱,被列为贡品,每年由林家向宫中供给,林家之所以迹,也正是从这桩买卖开始,听说他们最近想要凭借于此,搭上太子的船。

凤霄任凭他在那里思索,好整以暇道:“去去啊,以你的能耐,只在左月局当个默默无闻的细作,实在太委屈了,如今解剑府三位府主,若你有意投靠,我可向上呈禀,再为你专设四府主之位。”

裴惊蛰一旁微微睁大眼睛,想说点什么,又忍住了。

解剑府位比六部,大府主为刑部尚书兼任,凤霄又有先斩后奏之权,可见权限之大,这崔不去虽说很可能是左月局的人,但现在还未彻底确定他的身份,他家郎君就以四府主之位相许,不可谓不隆重,裴惊蛰一时竟分不清凤霄到底是真心想要招揽人才,还是故意在试探崔不去。

崔不去面色无波,缓缓抬头:“什么左月局,我怎么听不明白?”

凤霄握住他的手:“你身体不好,还要在这边城奔波劳累,机关算计,却无人得见,我是真为你可惜,解剑府如今就少个像你这样的智囊,你若肯点头,左月局那边,就由我出面去说,保管不得罪你的顶头上司,你以为如何?”

他神情专注地凝视崔不去,敛了笑容的面色带着真挚诚恳,简直能令铁树开花,石头落泪。

崔不去头一回现这世上当真有人能凭着一张脸就骗得别人神魂颠倒,忘乎所以的,虽然崔不去自忖没有被迷惑,但也不妨碍他欣赏对方灿若春花的美貌。

“凤郎君,虽然你的话很令人心动,不过我并不知道左月局是什么,也只想安安分分当个道士,还希望你此间事了,就遵守诺言,放我自由。”

色|诱失败,凤霄微哂一下,松开他的手,往后背一靠,原形毕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