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53.第 153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53.第 153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1789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6:02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被激怒的另有其人。

“你这人!”

苏醒气得脸色红, 就想起身与他理论,却被旁边的少女拉住衣袖。

“表哥,算了!”少女小声道, 表情很是窘迫。“那位崔观主我认得, 旁边定是他的朋友。”

“是他先欺人太甚,我定要与他们好好理论理论!”

苏醒脸上犹有怒气,对凤霄气冲冲道,“亏你也仪表堂堂, 怎么就像个莽汉一样出言不逊,毫无礼数!”

少女向崔不去福一福身:“崔观主安好。”

崔不去显然也认得对方:“福生无量天尊, 卢小娘子,令堂可还安好?”

少女露出笑容:“上回多亏崔观主开的方子, 家母心悸的旧疾已经缓解许多。”

崔不去点点头:“贫道的法子只能缓解一时,治标不治本,卢家还是为令堂多多寻觅些良医。”

少女柔声应是。

此时苏醒也道:“原来上回帮姑姑看病的人,就是崔道长,我姑母的身体最近的确多有起色, 苏某在此多谢了。”

他朝崔不去拱手行礼, 话锋一转,又道:“但恕我直言,道长这位朋友, 委实无礼之极, 道长名声甚好, 不该与这样的人为伍。”

崔不去淡淡道:“你误会了, 他不是我朋友,我也不认识他。”

苏醒狐疑地看了看凤霄,脸上明显写着不信。

凤霄笑道:“你总瞧我作甚?虽然我容貌举世无双,风采天下罕有,那也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

崔不去:……

苏醒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就像刚才那桌菜让他吃坏了肚子。

有崔不去和卢氏在,苏醒想要与凤霄过不去也没有机会,最后只得悻悻走了。

凤霄目送二人离去,脸上一反刚才的轻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个苏醒有点奇怪,所以你才会特地为我介绍他们?”

崔不去道:“卢缇膝下无子,苏醒投奔卢家之后,卢缇是将他当作半子来培养的,苏醒虽然喜欢读书,但读书天分一般,反倒是跟着卢缇经商,颇有些能耐,卢缇很是欢喜,目前已经将名下两间铺子交给他打理了。”

“不对,果然很奇怪。”凤霄道,“他既然打理生意,于人情往来上,理应圆滑周到才是,刚才又怎会因为我学他说话,便大雷霆?”

崔不去冷笑道:“可能是凤郎君脸上写着谁见了都来火几个大字吧,走到哪里都不讨人喜欢。”

凤霄笑道:“怎么可能?刚才卢氏看我的眼神,分明带着惊艳与倾慕。”

自恋的人,崔不去也见过,但自恋到这种程度的人,他还是头一回见,看凤霄的表情也带上微微的不可思议。

“凤郎君经常都是如此揽镜自照,顾影自怜的吗?”

不是经常,是一直如此。裴惊蛰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凤霄挑眉:“这难道不是事实?”

崔不去冷哼一声,懒得与他再作口舌之争,接上方才的话:“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在卢氏面前,格外不同。”

“卢氏喜欢他这性情,他就在卢氏面前格外不同,卢缇喜欢聪明人,他在卢缇面前就是精明好学的后辈。有点儿意思!”

凤霄话锋一转,忽然道:“去去,你在六工城两个月,基本把全城人都摸清了,连卢家女眷都没放过,知道的说你在当道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做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呢!”

崔不去呵呵两声,假笑道:“那我现在不也落入了解剑府凤二郎君的魔爪吗?”

凤霄:“这就不对了,解剑府乃奉天子令而立,权同刑部,你这样说,不是在讥讽当今陛下吗?我会记仇的。”

放心,我比你更记仇。崔不去心道,咳嗽两声,将力气省下来。

用过饭,三人前往琳琅阁分号。

凤霄与裴惊蛰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前脚刚走没多久,二楼雅间又有一男一女入内。

“我方才看见尊使的脸色不大好,也不知是不是又生病了!”

说话的女子音若冰雪,却生得极美,两种矛盾的特质在她身上融合无碍,如惊鸿幽兰,无须看客欣赏,就足以映照天地。

男人没有接话,他径自走到刚才崔不去他们吃饭的桌子旁边,低头看了一会儿,忽然拨开桌子上的豆子。

“尊使留下了什么?”女子也走过来。

“梅花冷香。”男人轻声道。

女子蹙眉。

“尊使想让我们找梅花冷香的香方?”

男人言简意赅:“于阗,命案。”

他惜字如金,能省则省,得亏女子与他共事多年,能从四个字里听出一串线索。

“梅花冷香与于阗使者命案有关,但如果容易查,解剑府应该早就查出来了,尊使应该不会特意给我们留下来。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去香料铺子去问一下。”

许多人也都看出来了,这帝后之间,不仅有夫妻之情,更有同气连枝的扶持之谊,谁也离不开谁,是以独孤皇后的地位,比前朝任何皇后都来得稳固,更不必说两人“誓无异生之子”,本朝的皇子公主,皆出独孤皇后膝下。

如此一来,长女乐平公主的地位就尤为特殊,她不仅是皇后亲生,更是长女,又因早年特殊的经历,令帝后二人尤为怜爱,几乎有求必应,乐平公主的家人在外行走,也都人人敬让三分。

但就是这样一位主儿,却在解剑府这块拦路石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乐平公主曾与前朝皇帝宇文赟生下一女,名为宇文娥英,此女虽然丧父,却有母亲呵护,更有外祖父母爱屋及乌,加倍疼爱,哺乳过她的奶娘自然也跟着鸡犬升天。半年前,奶娘的儿子因牵连案子,被解剑府扣留,奶娘向宇文娥英求情,宇文娥英又求到母亲乐平公主跟前。

公主只有这一个女儿,自然舍不得她受委屈,当下便带着公主府的家将上解剑府,让对方放人。

解剑府有三位府主,大府主为刑部尚书兼任挂职,一般不管事,真正做主的是二府主凤霄。

当天在场的人并不多,据后来流传的版本,据说是公主气势汹汹带着人上门,家将仗着公主在场,不肯解剑,公主也默许纵容,双方在言语上起了冲突,凤霄二话不说,当着乐平公主母女的面,直接把家将的剑拧成三断掷出去。

家将当时只觉疾风当头刮来,还未回过神,人已经被钉在解剑石上,断剑三截,恰好就钉在对方双肩与胯|下的衣料上,将人牢牢固定,轻易不敢动弹。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乐平公主更是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人敢当着她的面,如此折辱自己的人,当即一状告到天子那里,谁知倒霉的却不是解剑府,更不是凤霄,隋帝杨坚哈哈一笑,道凤二真乃直脾性也,将那家将分配出京,安抚公主一顿,此事就不了了之。

经此一事,不说乐平公主,就连旁人也能看出,解剑府在皇帝心中非同小可,凤霄更是深得看重,既然乐平公主都撼动不得,其他人更不必说了。

凤霄的凶名,更是在京城小范围内流传一圈,别人不说,从公主府出来的人,是绝对知道的。

是以这人一听说解剑府凤霄亲至,立时脸色大变,恨不能掉头就走,全无之前的趾高气扬。

“这兴许是其中有些误会,既然解剑府办案,我等就不作干扰了,请!”那人笑得有些难看,气势软下不少。

凤二府主却不是这么好打的,他手一挥,对赵县令道:“这些人与案有涉,也都带回去问话。”

赵县令面露难色:“这……”

凤霄没等他纠结完,直接叫了解剑府的精骑,将刚才与温凉同行的人都带走。

那公主府家人虽然不情不愿,却不敢再口出恶言,只能恨恨瞪凤霄一眼,无可奈何从命。

连在京城,乐平公主亲自出马,都奈何不了凤二,更何况这里天高皇帝远,凤二就算杀了他,照样全身而退。

凤霄没有亲自审问温凉,而是将案子交给赵县令去办。

这一个月以来,生在六工城的事情一桩接一桩,简直令赵县令焦头烂额,无从下手,一面疲于应付,一面又怕凤霄怪罪他办事懈怠,是以只能提起十二分精神,他不敢过分提审乐平公主的人,对温凉却没什么顾忌,又从死者妹妹口中相互印证,居然很快就把案情查清楚了。

十几年前,关中有两户人家,一户姓应,一户姓温,世代经商,且交情不错。应、温两家的家境,原本相差无几,都只是中等殷实人家,但温家男主人经商有道,很快就拓展人脉,壮大家业,反观应家,却一直平平没有起色。应氏遂起了贪念,勾结绿林盗匪,趁温家男主人带着长子外出经商时,将二人劫杀,又趁温家只剩老弱妇孺时,接手他们的生意,从而一步步富裕起来。

温家幼子自小聪明却体弱多病,被留在行医的外祖父家调养,他听说此事,心中生疑,就开始暗中调查,终于查到那群盗匪身上。温凉深知当时的温家无力与应家抗衡,便悄然离家,外出闯荡,因缘际会结识贵人,又进入琳琅阁做事,慢慢查清自己父兄的死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