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36.第 136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36.第 136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893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51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但他很快就得意不起来了, 一口面条在嘴里嚼了几下, 好容易咽下去,眉头皱得死紧。

“怎么这么淡?没放盐吗?面条为何如此硬?你刚下锅就捞起来吗?”

裴惊蛰还挺委屈:“这是我头一回下厨。”

言下之意,能入口已经很不错了。

凤霄幸灾乐祸:“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挑了汤最多,面最少的一碗?他能将鸡卵煮熟就不错了, 将就着吃罢!”

方才玉秀和尚将崔不去掳来, 看似脚程不快, 实则已经离秋山别院一处东南,一处西北, 正好对角, 崔不去也熬不到回别院再吃东西, 是以三人才在附近兜兜转转, 找了大半天吃的。

裴惊蛰满腹疑问, 连鸡蛋都顾不上吃,就忍不住询问:“郎君, 那玉胆真的碎了?”

凤霄:“碎了啊, 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

裴惊蛰:“可, 万一那玉胆是真的?”

凤霄放下碗,慢条斯理道:“抢玉胆的人, 很可能有两拨。”

裴惊蛰一愣:“您如何得知?”

崔不去冷冷道:“你的脑袋就与你的厨艺一样一言难尽。于阗使者被杀, 凶手除了潜逃入城埋伏下来,别无他法, 想要做到这一点, 就必须有城中内应帮忙。”

裴惊蛰被这样说, 凤霄非但不帮他出头,反倒还面露赞同:“若有城中内应帮忙,我们想要找出真正的玉胆,就更加难上加难,先前我曾以为凶手与琳琅阁温凉勾结,想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但温凉被抓,疑似玉胆的玉石依旧被拿出来拍卖,可见背后之人,可能想用假的来引开我们的注意,再趁机将真的运走,但今日拍卖之后,留守城中各处的解剑府鹰骑,并非现玉胆踪迹,所以只有另外一种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裴惊蛰顺着思路往下想,不自觉问道。

崔不去实在是吃不下那碗面了,连带碗里的鸡蛋,他也是一脸嫌弃地啃完,正好接上凤霄的话。

“杀人抢玉胆的两拨人,很可能已经闹翻了,玉胆被其中一拨人拿走,另外一拨人想用假玉胆把对方引出来,再抢走真正的玉胆。”

裴惊蛰不解:“那已经抢走玉胆的人又怎会上当?”

崔不去道:“我听说汉时,有不少西域小国携带本国珍宝朝贡中原,为了防止真品被盗,有时会准备一件相似的赝品,一道送上去。”

裴惊蛰明白了,崔不去的意思,是说这次于阗王送来的玉胆可能有两个,一真一假,赝品虽然是赝品,但肯定也是美玉,否则不可能以假乱真,很可能只有尉迟金乌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为假,尉迟一死,凶手带走玉胆,两拨人一人一个,自然都怀疑自己手中是假的,对方拿的才是真的。

这个猜测略有些复杂,但裴惊蛰仔细想想,又觉得无从辩驳,等三五日之后于阗王新派的使者一到,他们自然能够得知真相是否如同凤霄崔不去二人所猜测的那样。

但眼下,还得先将玉胆找到。

思及此,裴惊蛰道:“崔道长的意思是,不管哪种可能性,疑似玉胆的美玉既然已经在琳琅阁现世,对方就肯定会派人来看看后续结果如何?”

崔不去点点头,觉得他还不算笨到家。

“今晚到场的人之中,必定少不了与凶手有关联的人,说不定,就是凶手之一。”

裴惊蛰开始回忆:“若我没有记错,今夜前来抢玉的一共有六人,云海十三楼的杀手一开始便走了,可以忽略不计。除了那和尚之外,有突厥高手佛耳,高句丽人高宁,那黄衣女子,还有一个……”

对于最后一个人,崔不去的印象却十分模糊,只记得对方穿着黑衣,半身隐在黑暗中,连是男是女都辨认不清,依稀记得在佛耳动手时,对方就已经没了踪影。

凤霄拿出三人用的六根筷子放在一起,又一根根往外挪。

“佛耳意在杀我,不为玉胆而来,虽然暂时还不知他为何要杀我,不过暂且可以将他放一放。”

“高宁与玉秀,都是为了玉胆而来,并不存在试探之意,应该也不是他们。”

“至于那个叫冰弦的女子……”

凤霄望向崔不去。

崔不去果然知道对方的来历,他道:“江湖上有一个叫合欢宗的门派,从前以双修采补为增进功力之法,冰弦就是本代宗主的弟子,据说颇受器重,将来可能会接过宗主的衣钵。”

他现凤霄听见合欢宗之名时,脸上表情出现了一点变化,虽然极其细微,却被崔不去捕捉到。

“看来凤二府主与合欢宗有些渊源?”

“不瞒你说,其实我表弟的媳妇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妈,也是合欢宗弟子,我听见这门派的名字,心里就有些亲切呢。”凤霄笑吟吟道。

崔不去面无表情:“原来你表弟的媳妇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妈喜欢采补男人来增长功力?”

凤霄:“那可不,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进了合欢宗,说不定正好就如鱼得水了。”

裴惊蛰嘴角抽搐,不想再听他们信口胡扯下去,忙将话题拉回来。

“如此说来,冰弦和另外一个神秘人的嫌疑,应该是最大的?”

崔不去道:“玉胆虽然对江湖人有用处,冰弦也有足够的动机,但如果她是凶手之一,过来确认玉胆真假,就没有必要现身并报上姓名,完全可以隐在暗处,来去无踪。”

裴惊蛰想想也有道理,他看见凤霄将倒数第二根筷子也拈出去,剩下最后一根,便知道凤霄也完全赞同崔不去的分析。

唯一最为可疑的,就是那个男女不辨的黑衣人。

凤霄起身道:“那人离开时,我已密令鹰骑跟踪过去,待我们回别院,应该就能有消息回来了。”

裴惊蛰这才知道凤霄还留了这么一手。

但他忽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

“但郎君,玉胆已经被弄碎了,如果那个玉胆是真的,我们岂不是……”

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兼且无法回去向天子复命了?

凤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崔不去道:“我建议你下回出来时带个聪明点的,免得时时需要多费口舌。”

凤霄笑道:“有我这个聪明人在,再聪明的人不也如同萤火之光?”

崔不去:“既然如此,凤郎君还要我作甚,不如放了我自由。”

凤霄:“那可不行,你虽不像我如日月之光耀眼夺目,但在我身边受我熏陶,起码也是灿烂星辉了。阿崔,你若肯来解剑府,别说四府主了,就算你真看上我,要让我暖床,本座也是无所不应的。”

他甚至抓起崔不去的手,含情脉脉道。

崔不去被他恶心得够呛,手背到手臂瞬间汗毛竖起,忙不迭用力甩开,如同沾了肮脏之物。

“不管那个碎掉的玉胆是真是假,追回来的那个玉胆,就一定是真的!”

听见这句话,裴惊蛰灵光一闪,陡然明白过来。

他不由暗道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能被凤霄看入眼的人,必然在某方面拥有常人难及的能耐。

三人回到秋山别院,跟踪黑衣人而去的鹰骑果然回来的。

“属下无能,跟到一半时,似乎被对方现行踪,只得先退回来,但属下看他消失的方向,应该是通往卢宅后院。”

本城姓卢的人不少,但出名的,能称为宅第的也就那么一座,正是那个据说与范阳卢氏有远亲关系的豪富之家,卢家。

说来也巧,今日一早凤霄与崔不去他们,还在食肆偶遇卢家女郎与其表兄。

两人听见鹰骑汇报,也都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凤霄:“阿崔,她家表兄,姓甚名谁来着?”

崔不去:“苏醒。”

凤霄:“从对方身材来看,倒更像是卢氏。走,看看去。”

这三更半夜大冷天的,他说罢竟就要起身去搜查卢宅。

崔不去冷冷道:“凤郎君,我刚才吃了您属下做的半生不熟鸡蛋面,现在有些腹痛,又想吐血了,您能不能行行好,可怜可怜我?”

一番求饶的话偏生被他说出千刀万戟的语气来,裴惊蛰只觉迎面嗖嗖冷箭,不由往旁边退了半步,不想被卷入战场。

凤霄不以为意:“哪有那么娇气,你连奈何香都挺过来了,何况区区鸡蛋面?惊蛰,去厨下看看,拿两块点心来,给崔道长垫垫肚子,然后咱们就去卢宅。”

崔不去依旧冷冷道:“我要吐血了。”

凤霄只当他随口胡说,还回头调侃:“那你吐一个我瞧瞧。”

谁知崔不去还真张开口,朝他吐来。

两人离得近,凤霄这一避没能避开,但闻腥臭之气扑鼻而来,崔不去吐的居然不是血,而是刚才吃下的鸡蛋面。

这简直比血还要令爱洁的凤二府主难受。

他当即就花容失色,淡定不保。

他喉咙更痒了,像有一根羽毛在那里不停地挠,令他忍不住又咳嗽起来,一咳嗽又牵动了肩膀的伤,疼痛顿时传遍四肢百骸,浑身上下。

白衣人见他脸色白直冒冷汗的模样,便伸出另一只手扶了他一把。

“你还好吧?”对方语气柔和关切,如对多年老友,说出来的话却句句诛心,“看你脚步虚浮眉间泛青,不似刚刚才这样的,倒像是中毒已深,啧啧,你拖着这样的病躯,还要帮解剑府找回玉胆,值得么?倒不如跟了我,我帮你解毒,放你自由,也免了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之苦。”

崔不去倏地抬头,锐利眼神穿透幂离遮挡与夜色掩护,直直锁定对方双眼,白衣人毫不避讳与他对视,坦坦荡荡,仿佛还唇角带笑,慈悲温柔。

那头凤霄哎呀一声:“姘头和手下同时被抓,让我先救哪一个好?这是故意在为难我呀!”

佛耳并未因他说话就攻势稍缓,依旧一招接着一招,周身气海澎湃汹涌,将凤霄重重裹住,不令他有半分脱身的机会,他自地面一跃而起,在半空朝凤霄拍出一掌。

这一掌似惊涛拍岸,又如天风海雨,霸道之极,令人避无可避,退无可退,犹如置身四面楚歌的险境,前有深渊,后有悬崖,立足之地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套掌法是佛耳出师后自创的第一套掌法,也是他最为得意的一套,他为其起名为乞罗,意思是无敌,也曾凭此打败过不少中原高手,今日这一掌,他志在必得,誓要将凤霄立毙于掌下。

“看来凤郎君一时半会也顾不上你了。”白衣人笑道,抓着崔不去胳膊的手往上一提,崔不去顿觉上半身一阵剧痛,整个人跟着腾空而起。

高宁见状,不禁冷哼一声,也抓着裴惊蛰走了。

然而就在佛耳的掌风堪堪扑向对方天灵盖时,凤霄长袖一卷,手中古琴向半空飞起,竟将佛耳这一掌生生架住,琴弦铮铮作响,琴身剧烈震颤,却依旧没有断裂崩坏,反而是琴音令佛耳的动作稍稍一滞,凤霄后先至,在古琴落下之时,他顺手将其抱入怀中,人已到了佛耳面前,顺势又将琴拍出去!

佛耳一惊,忙抽身后退,但琴如滔天巨浪,转眼即至,强大的内里化为音波,伴随琴鸣直入七窍,冲撞五脏六腑,涤荡激扬,冲刷洗练,佛耳喉头一甜,血就从嘴角流出。

他将血沫擦去,冷冷注视着对手。

凤霄看起来毫无损,非但如此,他并没有朝崔不去和裴惊蛰消失的方向看上一眼,依旧负手而立,悠然自得地与佛耳对视。

“你的武功很不错,已经初窥宗师门径了,可惜遇上我。”凤霄笑吟吟道,“如果每个人命中注定必须有个冤家,那我一定就是上天派来磨炼你的,你虽然是个人才,但碰到天纵奇才的我,也只能认栽了。回你的草原去吧,再练个三五年,也许能跟我打个势均力敌呢?”

佛耳微微喘息,方才对方的反击让他受了点内伤,此时胸口还微微作痛,他知道凤霄也受了点伤,但那顶多是被自己真气扫到的皮外伤,两相比较,自己已经输了一筹。

他今晚铁定是杀不了凤霄了。

本来今夜各路人马到场,若有其他人搅局,他必可轻易达成目的,偏偏那些人意在天池玉胆,要么冷眼旁观,见势不妙拔腿就走,要么抓了凤霄身边的人,就是不肯亲自对凤霄动手,以至于功败垂成。

但说到底,还是自己技不如人。

“一名武者必得心无旁骛,才能追求更高境界,但你今晚明显心不在焉,这样的对手,我不屑于打。”佛耳冷冷道,说罢转身便走,他武功虽然极为厚重霸道,轻功却走的是灵巧路线,眨眼之间,人已离开数丈之远,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对方说这番话,无非是给自己找台阶下,由此可见这位突厥可汗座下的第一高手,实则是个极要面子的人。

凤霄没有追上去。

他目送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敛了脸上漫不经心的轻佻,转身就朝屋内走去。

毫不意外,在今夜变故之时,秋山别院各处屋子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仆役们都躲起来不敢说话,见了凤霄回来,才瑟瑟抖从桌子下面爬出来,向他哭诉。

“郎君,刚才你们在外头,有两个人闯进来,一言不合就将这里拆了一遍,我们也不知他们要找何物,但他们走的时候两手空空,似乎没找到!”

凤霄嗯了一声,对方无非认定刚才毁掉的玉石是赝品,想要找出真正的天池玉胆。

至于真正的天池玉胆……

凤霄嘴角下撇,露出近似讥讽的笑容。

不过任何表情在一个美人脸上,都要比旁人独特几分,满心恐惧的仆役正顾着哭诉,冷不防抬起头来,竟看的生生一愣。

……

白衣人带着崔不去,却没有走得太快,崔不去被迫跟着他瞎逛,若不是肩膀剧痛,加上旧疾作,几乎以为对方只是想找个人一起散步了。

打更声远远传来,几处灯火遥遥闪烁,夜深露重,平添寒意,崔不去穿了不少,但依旧觉得冷,而且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你不是江湖人。”崔不去咳嗽两声,声音有些沙哑。

他估摸着自己应该是受寒有些热了,现在浑身酸痛,恨不能找到一张床倒头就躺下。

但世事无常,他却还要在这里跟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打哑谜。

白衣人笑道:“我不是,你就是吗?”

崔不去似没听见他的话,自问自答道:“你今晚跑来凑热闹,必然也是冲着玉胆而来,但你不是江湖人,玉胆那些关于提升武功的传说,你肯定也没兴趣。像你这样的人,看似随和,内心却极为高傲,绝不肯轻易屈居人下,但又能让你亲自出马,说明你所追随的,一定是个身份很高的人。所以,你想拿到玉胆,去献给那位贵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