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26.第 126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26.第 126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499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46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在范耘攻向崔不去时, 凤霄几乎是同时出手,掌风掠向范耘后背。

范耘若想自救,就须得先放弃对崔不去下手。

但在崔不去眼看攻击步步趋近而下意识后退时,凌厉掌风却化为拂面微风,范耘竟虚晃一招, 转而折身扑向凤霄!

崔不去瞬间明白了。

范耘从头到尾的目标都是凤霄, 因为杀了凤霄, 他也只能束手就擒, 但若是让凤霄逃离,却会后患无穷。

凤霄撤手不及,被范耘提前掠至身后,他只能撤掌回身,任凭掌风重重撞上肩膀,另一只手弹出丝弦,迫使范耘后退。

双方照面第一回合,凤霄肩胛中了一掌,但范耘也没讨到便宜,他的手臂被蓄满真气的丝弦割出一道伤痕, 血渗透了被割破的衣服, 很快染红手臂一圈。

从范耘出手到双方受伤,只在崔不去呼吸之间, 转眼二人再次交手, 这次便完全撇开崔不去, 如狂风骤雨瞬间相遇, 迸惊天巨雷,真气从二人周身鼓荡开来,刚刚经历过一场山雨的落叶被轻易席卷起来,在半空狂舞转圈,飞沙走石,呼啸奔忙,此时若有谁从洞内逃出,还没来得及庆幸,就会重新被这股强大的真气推回去,跌落洞中。

崔不去只觉一股力量扑面而来,推着他往后退了数步,转眼就退到悬崖边上,若非他眼明手快抓住旁边树干稳住身形,现在不必范耘亲自动手,他就先掉下去了。

他这也才对范耘的身手有了一个确切的认知。

范耘其人,博闻强识,胸怀广阔,年轻时周游四方,后来为琉璃宫赏识,延聘为客卿,实际上与琉璃宫没有半点关系,他依旧是闲云野鹤,不受任何拘束,除了范氏后人这个身份之外,武功学识来历,却统统都是谜。

掌握左月局之后,崔不去曾派人暗中调查范耘,现范耘与南朝第一大派临川学宫过从甚密,武功脉络,一招一式,虽多有自创改良,但隐隐还能看出临川学宫的影子。

临川学宫崇尚儒学,宫主皆为儒武双修之名家,毕生以辅佐明主一统天下,恢复汉人河山为己任。

崔不去捂住嘴,低低咳嗽几声,腥膻涌上喉咙,溢出嘴角,润湿了手指,他毫不在意反手抹去,倚着半人高的石头观战,忍着眩晕欲呕,微微眯起眼。

“范耘,你苦心引我入局,如今萧履虽未现身,十三楼经此一事,也元气有伤,我对你而言既已无用,何不先杀了我?”

范耘朗笑:“你不必激我,凤府主乃当世高手,若不先将他击败,我实在不放心!不去,你知道我当初为何不收你为徒吗?”

他一击不中,并未一味强攻,转而步履轻盈,与凤霄周旋,耐性极好。

崔不去冷冷道:“是我不愿拜人为师,请勿因果倒置。”

范耘听而不闻,仍是笑道:“因我观你面相,命格极硬,六亲不近,一生注定多灾多难,若有大劫过不去,还会殒命早夭,连累身边的人,谁与你走近,谁便没有好结果,你看看你这次,不得不孤身前来,可不正是因为一直跟在你身边的乔仙重伤未愈?”

这番话看似对着崔不去说,实则却是说给凤霄听的。

世间芸芸,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除了崔不去这等不受上天眷顾之人,谁敢说自己不信天命?

就连范耘自己,看遍万象众生,也深知命数所定,非人力可挽回,他甚至曾因故友病重,意图逆天改命,将自己的命数借给故友,可最终也证明徒劳无功。

崔不去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似一节不肯向风雨低头的劲竹,病体支离下是冷硬至寒的骨头。

可他自己不在意,难道旁人也不在意吗?

对敌百计,攻心为上。

一声嗤笑。

出自凤霄之口。

“真巧,还曾有算命的说我天下第一好命,生来就是荣华在手,富贵闲人,就算天煞孤星,也克不了我。老范啊,你都一把年纪了,就别瞎折腾了,现在投降认输,本座还能给你留一条全尸,免得你下了黄泉,还得四处找自己的脑袋!”

说话间,他一掌拍去,范耘接下,两股真气轰然巨响,二人飞退,范耘神色自若,稳稳落地。

“我倒是忘了,你出自魔门,比常人要看得更开一些。”

他既知言语无法令对方分神,便不再废话,剑光自真气中横生而出,陡然荡向凤霄!

刹那间雨幕重重,烟云漫天,行至中途,烟雨收敛,忽而化为鱼鳞斑驳,点点霞光洒向湖面,残阳似血,漾于冰壶,绮丽冶艳,梦幻迷离。

凤霄足尖一点,人往后飞起,双袖若羽翅张开,悉数破开障眼法,瞬时风波荡尽,壮阔天青。

范耘身形未停,剑光随身而动,眨眼已至凤霄身前,剑幕层层堆叠,烟雨被拨开之后又加一层,如阴云笼罩,挥之不去,剑气纵横之处,乱石飞溅,碎叶如雨,将凤霄包裹其中,避无可避。

凤霄身在战局之中,感受越深,范耘的剑法看似缥缈明媚,却杀机重重,稍有被迷惑,便是自寻死路。

在此之前,凤霄虽知范耘武功不错,却从未放在眼里,他觉得对方年过天命,却还未在江湖上混出名头,可见武功再好也有限,而且对方在云海十三楼之中,受楼主看重的也是谋略而非武功,玉秀元三思等人堪称一代高手,相比起来,范耘的谋士痕迹还更重一些。

但现在他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范耘的武功何止不错,饶是以凤霄的自信,也不能不承认,对方武功远在一流之上,甚至已能跻身武学宗师的行列。

可为何拥有这样武功的范耘,在江湖上竟籍籍无名?

心念电转,凤霄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天下武功排名出自方丈洲琉璃宫之手,琉璃宫之武林名谱不能说无一遗漏,但起码也是十有八九,范耘既然跟琉璃宫有关系,那么他也可以动用这种关系,将自己的名字从武林谱上划去,加上范耘无意行走江湖,并非江湖众人,与人交手不多,自然也就鲜为外界所知。

后背传来剧痛,那是刚才他逼出银针之处,无可避免还是伤了经脉。

但凤霄的手很稳。

丝弦从袖中飞出时,一端被他握住,另一端则绷得笔直,在剑光之中铮然作响,破开剑光飞虹,碎雨杀幕,弦音后先至,传入范耘耳中,蕴含内力的音波撞开他的护体真气,冲入耳膜之中。

范耘似没想到敌人还能聚音成线,化乐为剑,不禁浮现一丝意外之色。

法镜宗以琴入武,若有琴在手,凤霄现在就轻松许多了,但那把珍贵的余音琴已经被他一根根琴弦拆下来,范耘这等名士若是知道此刻攻击他的武器,出自那把与绕梁齐名的千古名琴,恐怕会气得直接把凤霄乱剑捅死。

但他不知道,所以他的手仅仅是被音波干扰得微微一颤,剑光抖开,又是千万重光幕散开,狂风奔啸大海,聚起波涛如怒,乱云拍岸,再次卷向凤霄。

与此同时,凤霄也已身在剑光之中,另一只手又朝范耘所在弹出一根琴弦。

狭路相逢,正面对决,非武功更高,内力更深者能胜出。

但到了他们这种武功境界的交手,每一刻都会藏着无数变数,范耘心思如,早已看出凤霄受旧伤影响,右手不稳,力道甚至比左手更弱一些,虽然这种差异极其细微,范耘既然看见,就断无不利用的道理。

于是攻向凤霄右侧的剑幕,也比左侧更为浓密。

这时,范耘听见崔不去的声音。

“我知道你在帮谁了。”

崔不去的话语如三月春夜里的雨,缥缈轻忽,银针飞毫,但范耘何等耳力,便是对方声如蚊呐,他也照样能听得清清楚楚。

“你帮的是陈朝天子,可并非当今陈帝叔宝,而是先帝陈顼。宣帝长于御下,量能宽大,事有始终,在位十数年,虽称不上旷世明君,但也堪为贤君,可惜天不假年,后继无人,犬子不似乃父,令陈叔宝这等昏聩小儿,毁了陈朝几代的苦心经营。”

若是可以,范耘恨不能回到片刻之前,令崔不去再也开不了口,可世事没有如果,他既已出手,便无回头之剑,只能任由对方的声音飘入耳中。

崔不去不愧是崔不去,句句堪比刀剑,直戳人心最软弱处,将范耘所有的淡定毁去。

“先生你与宣帝相交莫逆,受对方临终托孤,却被托了这么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可故友已逝,千金一诺,只能倾尽全力,如诸葛亮一般殚精竭虑,转圜周旋,甚至不惜挑拨我们与云海十三楼的人相斗,好让陈帝得利。更可惜的是,陈帝根本未能领会你的好意,纵使你武功过人,处处算计,只怕最终也只能重蹈诸葛孔明覆辙,星殒五丈原。明知其不可而为之,先生,这条路还未走完,你已看见尽处了。”

他的语速越来越快,说到最后,已是图穷匕见,字字诛心,剖开血肉直见白骨。

范耘的呼吸微微一滞,连带剑光也乱了分寸。

崔不去那番话,早点说,或晚点说,后果截然不同,范耘忽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一念之仁,刚才没有先向对方下手。

他的失态仅仅是一瞬,但对凤霄来说,已经足够。

丝弦破开剑幕,刺入范耘握剑的手,下一刻,凤霄身形已至。

范耘脸色一变,待要后退也来不及了,对方一掌印上他的胸口,范耘随之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往后退去。

凤霄丝毫不给他喘息之机,又步步紧逼,接连三掌拍出,范耘硬接了两掌,每接一掌就退一步,脸色就更白一分,在凤霄拍出第三掌时,范耘已经不肯再接,转身便走,纵身跃下山崖,落在下面的石上,几个起落,身影就消失在山雾之中。

“二郎!”

范耘消失不久,一行人匆匆出现,为的竟是解剑府三府主明月,他身后的解剑府鹰骑还抓着一个老熟人,雁荡山庄的少庄主林雍。

一口气用完,崔不去再也支撑不住,不顾伤口摩擦山石的剧痛,身体直接往旁边歪倒。

凤霄眼明手快,在对方脑袋见红之前将人撑住。

“你来得可真是时候!”凤霄对明月道,半是无语半是嘲讽。

明月苦笑:“他们的巢穴隐藏得如此之深,我寻了半天都寻不到,这还是误打误撞捉住了此人,才让他带路找过来!”

凤霄抬抬下巴,示意明月将林雍的哑穴解开。

林雍的嘴巴一旦重获自由,立马滔滔不绝喊道:“云天!我从未对你不利,也没帮他们害过你,元三思那厮让我给你下毒,我也没有听从,自从见到你,我就对你心怀仰慕,你哪怕只看我一眼,我心里都是高兴的……”

凤霄嘴角抽动:“把他嘴巴堵了!”

林雍:“别别!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凤霄深知此人貌似性情开朗广交好友,实则心机极深,否则也不会以纨绔子弟的外表为掩护加入云海十三楼,不管对方如何唱作俱佳,他都不为所动,只问道:“其他人呢?”

林雍忙道:“起火的时候宁舍我那老匹夫跑得比我还快,我被阵法困住耽误了一阵,出来时便没再看见过旁人,只遇上你的手下了!”

凤霄:“你们的萧楼主呢?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能沉住气不出来吗?”

林雍定了定神:“云海十三楼里看重尊卑,我并无机会见楼主,只有范先生和玉秀等人,才能经常接触楼主。”

崔不去咳嗽道:“他在说谎,回去时问供,对他用奈何香。”

林雍脸色微变,眼里极快掠过深沉恨意,他双臂一振,竟突然震开左右鹰骑的手,转身逃走。

一道银光从明月袖中飞出,正中林雍后肩,他吃痛摔倒,鹰骑立马扑上去将他制住。

山间又开始下起小雨。

凤霄没有力气和心情在这里审问林雍,便挥挥手让鹰骑将他带回去再说。

明月见崔不去站不起来,就走过去搀扶,崔不去低声道谢,没有拒绝。

身后凤霄凉凉道:“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你还要他自己走,这病鬼能走得动吗?”

崔不去只觉脚下一空,人已被打横抱起。

明月是个厚道人,见状吃惊道:“二郎,你身上还有伤,不如我来吧!”

“抱都抱了,再转手更麻烦!”凤霄撇撇嘴,“一身血腥泥土味,闻见就难受,你听见姓范的说了吧?你命太硬,谁沾了你就倒霉,虽然我是大富大贵的命,但回去之后你可妄想别赖上我啊,赶紧去找个算命看相的改改命,别让我也跟着走霉运……”

崔不去委实精疲力尽,对方下山时起起落落,更让他胸口翻涌,直想吐血,只能紧闭嘴巴,用仅余的力气,翻了个白眼。

明月在后边听得一头雾水,心说既然怕倒霉,干嘛还要抱着人下山,这到底是真心抱怨,还是在说反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