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17.第 117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17.第 117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457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42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紫霞观在六工城这两个月名声鹊起, 固然今日在场的并非个个都是本地人, 但也有认识崔不去的,当下就大声道:“崔观主,你这是怎么了,可需要帮忙?”

“光天化日之下竟还有这等肮脏不堪的龌龊事, 崔观主, 你快快下楼来, 我们这就去报官!”也有人应和道。

崔不去咳嗽几声, 苦笑道:“这位是解剑府的凤郎君, 奉命前来调查于阗使者一案,他非说我与案子有关, 将我强扣下来, 你们便是去找县令,也是无用的, 多谢你们的好意,我方才只是……实在忍无可忍罢了!”

他刚才咳得厉害,双目涌上生理性泪水,但没有人关心原因,所有人只看见崔不去面色虚弱,泪盈于睫的可怜模样。

就连对凤霄抱有好感的林雍见状, 也忍不住怀疑起来:难道凤霄表面上眼光高,实际癖好与众不同, 不单男女通吃, 竟还专挑奄奄一息的病鬼下手?

这样一想, 那凤霄对自己视而不见,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林雍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否也在凤霄面前装上一回西子捧心,但随后崔不去道出凤霄来历,却让他微微一震。林家与宫内搭上线,林雍的消息远较一般江湖人灵通,解剑府三个字意味着什么,自然也有所耳闻。自己先前不知凤霄身份,竟还对他怀有非分之想,此时回想起来,难免有些不自量力的滑稽感。

琳琅阁拍卖被迫中断,饶是中年人机变无双,一时也有些愣住,不知如何反应,直到凤霄哈哈一笑。

“都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却偏要两全其美,令妹玉雪可爱,你又如此聪明,将你们都收了又如何?以解剑府在天子面前的地位,区区小事,还不值得扯上王法!阿崔,你那妹子已经被我调|教好了,现在就剩你了。你若肯跟我,保管从今往后,让你吃香喝辣,绝不委屈!”

他对崔不去露出邪笑,仿佛崔不去真有那么个妹子,已经被凤霄纳入房中,收为禁脔。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吗,谁又怕谁?崔不去冷笑一声:“可你这是正经喜欢人吗?我妹妹与我说,她和你在一起时,你总有些不可告人的嗜好,非但喜欢脱光了让她用鞭子抽你,还要抽得越疼越好,若是她抽得不够疼,你便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些事情,只怕你都不敢让外人知道吧!”

满堂哗然。

裴惊蛰:……

他已经完全麻木了,面无表情看着这两个人互相诋毁,将对方的名声往死里糟蹋。

林雍更是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

他心道,没曾想凤霄仪表堂堂,私底下竟有那样的嗜好,反观自己,虽说断袖之癖不足为外人道,但起码在其它方面还是正常的……

凤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反应已经够快,对自己也够狠,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凭空居然冒出一个崔不去,比他还要狠。

二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凤霄决定暂时休战,料理正事。

他掸掸袖子,对中年人道:“此乃凤某私事,不劳各位关注,若有疑虑,可自行前往解剑府。今日拍卖还未结束,总不能如此草草了事吧?”

中年人如梦初醒,忙道:“是,这块美玉花落谁家还未可知,请各位贵客入座!”

崔不去重新坐下,神情悠然平静,他现在落入凤霄手中,虽然是意外,但也是他布下的一个局,自己既然也是局里的棋子,就不可能提前脱身,但能恶心一下凤霄也好。

众人被方才的插曲干扰,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玉胆后续没有人再加价,自然而然就落入凤霄手中,在那之后还有几件珍宝面世,同样被人争相竞价,凤霄却没有再参与,只等拍卖结束,带着裴惊蛰与崔不去,就离开了琳琅阁,回到秋山别院。

“崔观主这张嘴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坏了我们郎君的名声!”裴惊蛰回想刚才席上一幕,犹有些忿忿,他口舌不如凤霄灵便,当时那种场合,自然也想不出更厉害的话来反驳,若是当众对崔不去出手,反而更加落实了崔不去的话。

“我身上还有你们下的奈何香,说两句话出出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方才没有当众吐血以示所言非虚,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

崔不去面色平淡,没了刚才故意作出来的疾言厉色,收敛了一切气势的他坐在那里,平静如远山淡云。

裴惊蛰大为不快:“那你倒是吐一口血给我看看!”

话音方落,只见崔不去张口一咳,唇边鲜红流淌,衣服上立时多了斑斑痕迹。

裴惊蛰:?!!

他吓了一大跳,当即就一蹦三尺高,还差点冲上去看看崔不去有无大碍。

凤霄轻飘飘的声音传来:“傻子,那是桑葚汁。”

他定睛一看,那红色果然不是人血的暗红,而是红中带紫。

裴惊蛰:……

崔不去抬袖,淡定抹去唇边汁水,没有半点被揭穿的尴尬。

“不小心呛了一下。”

裴惊蛰眼角抽搐不已,他想起来了,之前琳琅阁内,侍女送来几样果饮,崔不去就要了桑葚汁,但刚才在席上喝的桑葚汁,对方能含在口中直到现在才吐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凤霄笑道:“去去啊,我现在是越看你越顺眼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解剑府吗,四府主虚席以待,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崔不去:“君子一言,你是君子吗?”

凤霄:“好吧,就算我不是君子,小人一言,起码也能顶得上两匹马吧?还是说,你在左月局中的身份,其实远比我想象得还要高?”

崔不去:“我已经说了,我从未听过左月局。”

凤霄:“那我们就来说说这玉胆。”

他让裴惊蛰将拍回来的玉胆放置在桌上。

日光下,玉石流莹,光彩照人,他们几乎能从玉色辉映中窥见自己的倒影。

“方才竞拍的,连我在内一共六人,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崔不去嗯了一声:“雁荡山庄,林雍。于阗富商,周佩。博陵崔氏,崔皓。高句丽人,高宁。安陆张家,张映水。”

他似乎早就料到凤霄会有此一问,不必思考就一口气报出人名来历。

凤霄:“那你觉得,其中谁最可疑?”

裴惊蛰本以为崔不去会回答“我如何知道”之类的,谁料他这次却异常配合。

“周佩,他父亲是突厥人,据说与沙钵略可汗座下第一高手佛耳,是堂兄弟。以及,那个高句丽武者,高宁。”

裴惊蛰还挺委屈:“这是我头一回下厨。”

言下之意,能入口已经很不错了。

凤霄幸灾乐祸:“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挑了汤最多,面最少的一碗?他能将鸡卵煮熟就不错了,将就着吃罢!”

方才玉秀和尚将崔不去掳来,看似脚程不快,实则已经离秋山别院一处东南,一处西北,正好对角,崔不去也熬不到回别院再吃东西,是以三人才在附近兜兜转转,找了大半天吃的。

裴惊蛰满腹疑问,连鸡蛋都顾不上吃,就忍不住询问:“郎君,那玉胆真的碎了?”

凤霄:“碎了啊,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

裴惊蛰:“可,万一那玉胆是真的?”

凤霄放下碗,慢条斯理道:“抢玉胆的人,很可能有两拨。”

裴惊蛰一愣:“您如何得知?”

崔不去冷冷道:“你的脑袋就与你的厨艺一样一言难尽。于阗使者被杀,凶手除了潜逃入城埋伏下来,别无他法,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城中内应帮忙。”

裴惊蛰被这样说,凤霄非但不帮他出头,反倒还面露赞同:“若有城中内应帮忙,我们想要找出真正的玉胆,就更加难上加难,先前我曾以为凶手与琳琅阁温凉勾结,想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但温凉被抓,疑似玉胆的玉石依旧被拿出来拍卖,可见背后之人,可能想用假的来引开我们的注意,再趁机将真的运走,但今日拍卖之后,留守城中各处的解剑府鹰骑,并非现玉胆踪迹,所以只有另外一种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裴惊蛰顺着思路往下想,不自觉问道。

崔不去实在是吃不下那碗面了,连带碗里的鸡蛋,他也是一脸嫌弃地啃完,正好接上凤霄的话。

“杀人抢玉胆的两拨人,很可能已经闹翻了,玉胆被其中一拨人拿走,另外一拨人想用假玉胆把对方引出来,再抢走真正的玉胆。”

裴惊蛰不解:“那已经抢走玉胆的人又怎会上当?”

崔不去道:“我听说汉时,有不少西域小国携带本国珍宝朝贡中原,为了防止真品被盗,有时会准备一件相似的赝品,一道送上去。”

裴惊蛰明白了,崔不去的意思,是说这次于阗王送来的玉胆可能有两个,一真一假,赝品虽然是赝品,但肯定也是美玉,否则不可能以假乱真,很可能只有尉迟金乌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为假,尉迟一死,凶手带走玉胆,两拨人一人一个,自然都怀疑自己手中是假的,对方拿的才是真的。

这个猜测略有些复杂,但裴惊蛰仔细想想,又觉得无从辩驳,等三五日之后于阗王新派的使者一到,他们自然能够得知真相是否如同凤霄崔不去二人所猜测的那样。

但眼下,还得先将玉胆找到。

思及此,裴惊蛰道:“崔道长的意思是,不管哪种可能性,疑似玉胆的美玉既然已经在琳琅阁现世,对方就肯定会派人来看看后续结果如何?”

崔不去点点头,觉得他还不算笨到家。

“今晚到场的人之中,必定少不了与凶手有关联的人,说不定,就是凶手之一。”

裴惊蛰开始回忆:“若我没有记错,今夜前来抢玉的一共有六人,云海十三楼的杀手一开始便走了,可以忽略不计。除了那和尚之外,有突厥高手佛耳,高句丽人高宁,那黄衣女子,还有一个……”

对于最后一个人,崔不去的印象却十分模糊,只记得对方穿着黑衣,半身隐在黑暗中,连是男是女都辨认不清,依稀记得在佛耳动手时,对方就已经没了踪影。

凤霄拿出三人用的六根筷子放在一起,又一根根往外挪。

“佛耳意在杀我,不为玉胆而来,虽然暂时还不知他为何要杀我,不过暂且可以将他放一放。”

“高宁与玉秀,都是为了玉胆而来,并不存在试探之意,应该也不是他们。”

“至于那个叫冰弦的女子……”

凤霄望向崔不去。

崔不去果然知道对方的来历,他道:“江湖上有一个叫合欢宗的门派,从前以双修采补为增进功力之法,冰弦就是本代宗主的弟子,据说颇受器重,将来可能会接过宗主的衣钵。”

他现凤霄听见合欢宗之名时,脸上表情出现了一点变化,虽然极其细微,却被崔不去捕捉到。

“看来凤二府主与合欢宗有些渊源?”

“不瞒你说,其实我表弟的媳妇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妈,也是合欢宗弟子,我听见这门派的名字,心里就有些亲切呢。”凤霄笑吟吟道。

崔不去面无表情:“原来你表弟的媳妇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妈喜欢采补男人来增长功力?”

凤霄:“那可不,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进了合欢宗,说不定正好就如鱼得水了。”

裴惊蛰嘴角抽搐,不想再听他们信口胡扯下去,忙将话题拉回来。

“如此说来,冰弦和另外一个神秘人的嫌疑,应该是最大的?”

崔不去道:“玉胆虽然对江湖人有用处,冰弦也有足够的动机,但如果她是凶手之一,过来确认玉胆真假,就没有必要现身并报上姓名,完全可以隐在暗处,来去无踪。”

裴惊蛰想想也有道理,他看见凤霄将倒数第二根筷子也拈出去,剩下最后一根,便知道凤霄也完全赞同崔不去的分析。

唯一最为可疑的,就是那个男女不辨的黑衣人。

凤霄起身道:“那人离开时,我已密令鹰骑跟踪过去,待我们回别院,应该就能有消息回来了。”

裴惊蛰这才知道凤霄还留了这么一手。

但他忽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

“但郎君,玉胆已经被弄碎了,如果那个玉胆是真的,我们岂不是……”

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兼且无法回去向天子复命了?

凤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崔不去道:“我建议你下回出来时带个聪明点的,免得时时需要多费口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