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02.第 102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02.第 102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522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33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因为一个名字, 崔家陷入惊涛骇浪之中。

最惶恐的莫过于崔三。

这么多年来,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亏心, 见不得光,不容于世, 但人对自己犯下的错误, 总会有种侥幸逃避的心理, 仿佛不去理会,就不会生更坏的后果。

二十多年过去, 他早已将余氏的名字抛诸脑后, 却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 这个名字又会强行掀开他不愿回的过去,撕开血淋淋的难堪记忆。

他忍不住扭头去看父亲。

崔咏的面色在最初的震惊之后, 已经迅速平静下来,看不出任何端倪, 依旧是那个沉稳威严的崔氏族长。

崔三的焦虑稍稍缓解。

是了, 余氏死去多年, 余家早已无人,就算那孩子侥幸未死,活到现在, 他又做得了什么?余氏不是别人害死的, 她是自己病死的,至于那孩子, 崔家的人也没杀他, 还留了他一条性命, 他若长大成人,对崔家怀恨在心,无论从道义还是实力上,都站不住脚——博陵崔氏,百年望族,出过多少将相名士,家世比多少朝代的皇帝还要清贵,又怎是他能轻易扳倒的?

崔珮冷眼看着他三哥从惶恐不安到松一口气的神情变化,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忍不住问:“三哥,若那凤公子,真是那孩子,你打算如何面对?难道你还打算让父亲出面,为你收拾烂摊子吗?”

崔三吓一跳,愠怒道:“当年的事,我已受了惩罚,至今都被父亲拘在博陵,这还不够吗?打从他出生伊始,我便没怎么见过他,更没对他怎么样,什么叫如何面对!”

他咽了口唾沫,觉得这番话气势不足,心虚有余,便又道:“是他后来私逃离家,否则崔家还好端端养着他呢,他这些年既然活着,却没回来禀告一声,可见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我们没追究已是宽宏大量,该他向崔家请罪才是!”

崔珮怒极反笑:“你真说得出口!当年若非你纵容三嫂,趁我离家之时,屡次对那孩子下手,他又如何会受不住折磨,一走了之!当年他才九岁啊,就算有孙大夫帮忙,他一个人,天涯飘零,还能好到哪里去?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吗!”

若崔不去没出现,崔珮这腔怨气可能会一直深藏心底,表面上他跟崔三依旧是兄友弟恭的手足,崔家一团和气,家族兴盛,这一辈有崔珮,下一辈又有崔斐,代代相承,星火辉映。也许清明时节,崔珮会想起托孤于他的二嫂,和那个可怜的孩子,到余氏坟前上香祭拜,喟叹愧疚,仅此而已。

一笔写不出两个崔字,他上有积威甚重的父亲,下要为儿女考虑,崔珮承认自己胆怯懦弱,一辈子不可能脱离崔氏的荣耀与禁锢,所以他没法为了一个可怜的二嫂和早逝的孩子,去跟崔三闹翻,把丑事闹出来,让崔氏陷入难堪境地。

但现在,一个未曾谋面的凤公子,将往事又揭了出来,顺带也揭起崔珮那份内疚惭愧之情。

“都给我住口!”崔咏大怒,“如今那姓凤的是何来历还不明了,你们就先闹起来了,不觉可笑吗!”

崔大正好得知消息匆匆赶来,在门口就听见怒喝,忙入内拱手道:“父亲息怒,有话好好说,四郎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您别坏了心情才是。”

他在路上已经听管家将此事略说一二,该惊讶的,在半道也已惊讶过了,此时便冷静道:“父亲,那人既说得出余氏闺名,就算不是当年那孩子,可能也与余氏有故,他自报家门的凤霄二字,我听着耳熟,思来想去,仿佛曾听人提过,当今天子设解剑府,那二府主便姓凤。”

崔咏皱眉:“解剑府?”

崔珮道:“不错,此事我也有所耳闻,听说解剑府权同六部,专替天子掌管别国阴私,暗查突厥细作。”

他看着父亲说话,便也没留意到崔大郎的脸色变化。

崔咏沉吟道:“天子不问家事,就算那凤霄真是你说的解剑府府主,又与余氏有故,也管不到崔家头上来,汉末群雄并起,两晋朝代更迭,北方战火硝烟,崔氏能屹立至今,靠的不是奉承哪一朝的皇帝。”

他的话里自有一股傲气,其余人都觉有理,不由点头。

崔三那一丁点心虚,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而崔大郎,一开始便没将此事当成多大事,他对崔咏道:“父亲,儿子以为,待会对方若不提及余氏,我们只作不知便好,没有必要先挑起来。”

崔咏也觉得自己有点孟浪了,单凭一个名字,就急急忙忙去找人,不是摆明了承认自己有问题?

崔珮暗暗叹息一声。

他抬头望向厅外,庭院深深,一棵栽在前庭的古木,年纪比他和崔三加起来还要大。

可就算是这棵古木,也比崔家的族谱要年轻得多。

世家高门自有的底气,让崔咏提起天子也不必诚惶诚恐,更不将区区一个凤霄当回事。

但凤霄若真是解剑府府主,又特意泄露余氏姓名,引起他们的注意,又岂是好对付的?

崔咏囿于过去的荣耀,一直不肯往前看。

崔珮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但崔家不是由他说了算。

他只能暗叹一声,父亲老了。

不多时,外头便有仆人来报,说是二位客人都回来了,外头下雨,他们没带伞,淋了一身,先去沐浴更衣,再过来拜见主人家。

崔咏点头,索性也不干坐着,吩咐厨下上菜,几兄弟难得齐聚一堂,围坐小饮,待用得差不多,正好凤、崔二人联袂而至。

崔不去跨入内厅时,几道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

他视若无睹,毫无拘谨之态,反是洒然一笑:“崔翁连夜召我等前来,不知有何要事?”

崔珮仔细打量,怎么也无法把当年那个瘦弱寡言的孩子,跟眼前的青年联系起来。

崔咏此时也已恢复了平日的冷静,拈须笑道:“无它,你们不是本地人,如今天晚路滑,怕你们找不到回来的路,便派人去寻你们。若还未用晚饭,等会我就命人送过去。”

崔不去面露感慨:“实不相瞒,我的确多年未归,差点就不认得故乡,青山绿水,依稀还是当年模样,此番除了参加文会,还为祭扫先母而来。”

一片死寂。

在场几人呆了一瞬,谁也没想到崔不去会如此直白,开门见山。

崔珮失态起身,面上甚至有几分激动。

崔三和崔咏能看出崔不去眼熟面善,他自然也能看出来,那双眉眼,下巴,正与当年的二嫂像了个七八成。

“你,你母亲是谁?”他按捺下激动,轻声问道。

“你们不是早就猜到了吗?”崔不去笑了一下。

凤霄现,崔不去的笑与平日不同。

或者说,与面对他的绝大多数时候不同。

崔不去不常笑,平日大多是冷笑,讽笑,坑人成功会露出狐狸偷腥之后的笑,他很克制,经常会将得意藏在眼睛里,偶尔斗赢凤霄,又或占了上风时,翘起的嘴角会连带眼睛微微眯起,软和了眉梢霜雪。

但绝不是眼前这种,似笑而非笑,将杀意藏在笑意之后,令人摸不清喜怒深浅。

现这一点的凤霄如同捉住狐狸尾巴的猎人,心情愉悦,忍不住又摸出袖中折扇。

没有人去关注他为什么会在雨夜的凉爽天气摇扇子,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崔不去身上。

崔咏沉声道:“你们路过此地,偶遇九娘,我见你们年少英才,又爱舞文弄墨,这才起了爱才之心,留你们夜宿,若有招待不周之处,但说无妨,何必如此阴阳怪气!”

崔不去微微一笑:“这么多年过去,崔翁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顾左右而言他,看似公正严明,却从来都是偏袒偏心,你儿子坏人名节,生下我这个孽种,又纵妻谋害嫂嫂性命,你为了崔家的名声,一力将此事瞒下,若我没活着,又如何为余氏讨回公道,一雪前耻?”

讨回公道四个字说得崔咏心头一跳。

他拍案而起:“你果然就是崔阶!当年你年纪小,根本不知生了何事,崔家养你长大,你非但一声不吭就逃了出去,多年未有音信,如今竟回来痛骂亲人长辈,恩将仇报!”

崔大郎也道:“是啊阿阶,这些年你不在,我们都很想你,孙大夫说你死了,父亲还难过得哭了一场,如今你还活着,我们高兴还来不及,你娘的事,当年另有隐情,你先坐下来,我们从长计议,别让外人看了笑话。”

凤霄差点笑出声。

他们这些恩威并施的话,骗骗寻常人还可以,如果余氏的儿子不是那么有出息,凭他一己之力不可能对上整个崔家,听见这番话,也许心中会有不甘,但最后也只能认输。

但崔不去是何人?

连兴风作浪,搅乱天下的云海十三楼,也接二连三受挫,连备受宠爱,不可一世的晋王,也得为了笼络他而作出亲近之态,崔咏的话,在崔不去面前,悉数化为可笑作态。

凤霄敢用裴惊蛰的脑袋打赌,崔不去现在,一定是好整以暇看着崔家人演戏,不着急作,像猫逗耗子,等他们露出更多的急切。

果不其然,崔不去又笑了:“当年,我年纪虽小,也不常说话,但许多事情都记得清楚,譬如,受命抚养我的崔家下人,是在卢氏的怂恿下,在我的饭菜里下毒,想要毒死我,可惜我命硬又机警,硬扛着三天不吃饭,等郡守过来拜见崔翁时,当着众人的面饿晕,让崔翁不能不过问。现在想来,以我的身世,崔家没要了我的命,的确是天大的恩赐啊!”

崔家众人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老辣如崔咏,都觉有些挂不住老脸。

崔不去就像他心头的一根刺,活着一日,他便难受一日,可他又不愿背负杀害亲孙的罪名,只能任由他在崔家自生自灭,对方被欺凌得很惨,崔咏不是没有耳闻,但他却放任自流,遇上了便管一下,遇不上便故作不知。

可谁又能想到,那个命不久矣的幼童,竟没死在外头,时隔多年,还会回来,当面对质?

在场之中,唯有崔珮,激动上前,待要去抓崔不去的肩膀,却被横生一把扇子拦住,只好停住脚步。

“阿阶,真的是你!这些年来,我一直后悔,愧对你娘的临终托孤,害你流落异乡,命途多舛,幸而上天庇佑,让你平安无事,你回来吧,记在我名下,四叔必将你视若己出,再不让你受欺负了!”

崔咏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却忍住。

崔不去:“我不叫崔阶,我叫崔不去。”

崔珮一愣:“哪个不去?”

凤霄凉凉道:“不去死的不去啊,多好听、多别致的名字,旁人一听,肯定要追问名字的来历,崔家这些龌龊肮脏,不就天下皆知了?”

崔珮脸色微白,苦笑道:“是我之过,是我之过!”

崔大郎沉声道:“阿阶,我们都知道你心中怨气不小,但时过境迁,斯人已逝,旧日有什么恩怨,就该由它过去了,既然你已回来,就别走了……”

凤霄笑道:“再被你们多毒死几次吗?还是你们不以他为耻了?他可以进族谱,可以光明正大被当作崔家人来介绍,死后也能进崔氏陵园了?”

崔大郎的话被他抢白,生生噎住,瞪着眼睛,再也说不下去。

崔咏看着崔不去,缓缓道:“若你愿意回来,我可以做主,将你过继给四郎,如此一来,你自然是名正言顺的崔家子,没有人再敢说三道四。”

不光是凤霄想笑,崔不去也很想笑。

二人相视一眼,崔不去从凤霄眼中看出怜悯。

不是怜悯崔不去,而是怜悯崔咏。

怜悯他年纪大了,崔氏族长的位置坐久了,竟蒙蔽了双眼。

崔不去要真稀罕崔家子的身份,何必这么多年才回来,他还好意思用施恩的口吻说出来,是指望崔不去感激涕零,领旨谢恩吗?

凤霄:崔道长,幸好你像母亲。

崔不去从对方的无声口型中看出这句话,他咳嗽两声,懒得理会凤霄,对等着他回答的崔家人道:“我已经说过了,这次过来,一是祭扫先母,二是参加榴花文会,至于崔家——”

他的目光扫过崔大郎,崔三,并未在后者身上多停留片刻,最后落在崔咏那里。

“从一开始,我就没被算入崔氏之中,既然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你们也许把崔氏看得比天还重,但,我姓崔,只为圆生母之愿,与博陵崔氏,没有半点关系。”

唇角冷锋毕现,旋即又抹平消失,他字字句句,清晰地传入每一个崔家人耳中:“这个姓氏,我从来就不稀罕。别说你们让我入族谱,就算要把崔家拱手相送,我也没半点兴趣。”

“如果崔翁没有其它事,我们就先回去歇息了,免得明日起晚了,赶不上文会,失陪。”

崔不去在崔家这个池塘里丢下一道惊雷,将池子惊得鱼虾哗然,水影乱摇,他自己则施施然告辞而去,袍袖迎风飒飒,潇洒之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