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100.第 100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100.第 100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523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32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余茉这个名字, 像一本多年尘封的书, 陡然从书架上落下, 摊开在崔琳面前。

猝不及防,毫无准备。

那些记忆是禁忌, 更是耻辱, 不仅是他的耻辱, 也是整个崔家的耻辱。

是他年少轻狂时犯下的错误,是他这辈子都不愿再回想起来的阴影。

头顶轰隆巨响!

他浑身一震, 不由抬起头。

屋檐外的天空忽然亮如白昼, 又急剧暗下。

晴好的傍晚不知何时飘来乌云, 将刚刚升至柳梢的月光彻底遮住。

天地晦暗,风雨欲来。

崔琳脑子里乱纷纷的, 一时是余茉模糊的面容,一时又是崔不去那张脸, 浆糊也似, 混沌未明。

“三郎, 三郎!”婢女在旁边不知喊了多少声,才终于看见崔琳睁着一双迷迷瞪瞪的眼睛望向自己。

白玉吓坏了,她不知自己为何仅仅只是改个名字, 就惹来崔琳如此反应。

风吹来, 比往常还要冷些,直将崔琳推得往后退了两步。

“您的脸色好难看, 可要请个大夫, 或者婢子去请主母过来?”

白玉的话令崔琳猛地惊醒过来。

“对, 要告诉父亲,得马上告诉他!”崔琳推开婢女,踉踉跄跄朝来处跑。

淅淅沥沥,夜风带来一阵细雨。

但崔琳完全不觉得冷。

脚步越来越快,黑夜中狂奔的他,满头大汗,神色惶恐。

……

崔不去也不觉得冷。

他脚下,是安平县城外一处小山坡。

他面前,则是一座孤零零的坟茔。

在坟茔东面不远处,有一个陵园,那里才是崔氏一族的安眠之地。

凤霄看着坟茔前面的墓碑。

余氏之墓。

没有前缀,没有落款。

外乡人路过看见铭文,顶多只能猜出墓主是个女子,连她身前是否嫁人,有何事迹,立碑之人是谁都不知晓,更不会猜出她与崔氏有何关联。

“这一定是个很长的故事。”凤霄道。

他听过的故事不计其数。

每个混迹江湖并能闯出名堂的人,一定有自己沧桑的往事,或辉煌或曲折的过去,但凤霄是个例外,他从来都是一帆风顺,天之骄子,他也不喜欢听别人的故事,因为别人的事情听再多,那也是别人的,同情也好,愤怒也罢,都是多余无用的。

然而现在,他却很想听一听余氏的故事。

因为这个故事,与崔不去有关。

“也许是三十年前,也许还要更早一些,本县有一户姓余的耕读人家,膝下无子,唯有一女,人称茉娘。我记事时,她已死了,从旁人为她画的画像来看,应该是个美人。”

天,逐渐变暗。

唯一的光明,只有墓前那盏被凤霄放在地上的灯笼。

柔光描绘着两人站在墓前的轮廓,在细雨中黯淡。

如这时光,慢慢回溯。

余茉不仅是个美人,还有符合许多人心目中美人形象的品行,譬如蕙质兰心,怀瑾握瑜。

余父是本地名士,虽未当官,但笔下诗集文集不少,许多人慕名而来,拜在他门下,但能被余父收为入室弟子的,只有一个,他姓元名省,是余茉青梅竹马的师兄。

眼看女儿亭亭玉立,余父本有心撮合女儿与弟子的婚事,奈何元省想要出门游学,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一日余茉去外家探亲,回家途中,忽遇暴雨,河水上涨,水流湍急,余茉带着婢女,与家人失散,站在河边徒呼奈何,正好遇上同样在附近游玩的崔家子,对方眼看佳人无法渡河,就自告奋勇,来回两趟,背着余茉和她的婢女过河,余茉很感激,事后询问对方姓名,想日后再请家中长辈出面感谢,对方自称崔珩,是博陵崔家嫡支,排行第二。

听至此处,凤霄问:“假的?”

崔不去缓缓点头:“假的,对方是崔三,因少年顽皮,逃学私自外出游玩,怕传回家中被长辈责备,就谎称了二哥的名头。”

后来,余家派人去崔家致谢,正好崔二到了婚龄,崔家在为崔二物色妻子,又正好,余氏品貌俱佳,两家结亲,顺理成章。

没有背余氏过河那件事,这桩婚事,充其量也就是郎才女貌,门第相当,有了那桩佳话锦上添花,就更是金玉良缘,天作之合。

凤霄沉默片刻:“所以,这其实是一桩阴差阳错,意难平的悲剧?”

崔不去笑了:“不,虽有误会,却非悲剧。余氏过门之后,就知道那天背她过河的人,其实是崔三郎,但那天匆匆一面之缘,实在也谈不上什么一见倾心。余氏与崔二郎志趣相投,感情融洽,二人赏雪谈诗,看花论泉,足迹踏遍郊外山野,很快就成为一对人人称道的佳偶。”

……

这场雨看似没那么快停。

崔琳连撑伞都顾不上,在雨中一路狂奔。

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他的脸。

他的脸色比天空还要苍白。

崔宅花厅内,正洋溢灯火通明的热闹。

崔咏面上露出方才训斥崔琳夫妇时所没有的欢快。

因为崔家最争气的儿子,四郎崔珮回来了。

“你还舍得回家,你还记得你在这里有个家吗!”虽是训人的口吻,但谁都能看出崔咏脸上并无不悦。

崔珮也笑呵呵地应和:“儿原想南下探望旧友,路过博陵附近,听说崔家要办榴花文会,这不又回来了?”

崔咏吹胡子瞪眼:“若没有文会,你当真就不回来了?”

“哪能呢!”崔珮哈哈一笑,“高堂双全,儿女俱在,我这不就回来了?”

面对爱子,崔咏高兴了一会儿,笑容却转淡:“自从袁氏病故之后,你不愿再续弦,说要游遍五岳三川,我知道,你其实是不想回这个家。”

崔珮:“阿爹……”

崔咏摆摆手:“不必多言了,回来是好事,你就多待三两个月吧,啊?”

崔四看着老父须皆白的苍老面容,一时说不出拒绝的话。

门外脚步声骤然而至。

崔琳的身影冒冒失失闯入二人眼帘。

一身湿漉漉的他喘着气,丝黏在脸上,说不出的狼狈。

没等崔咏沉下脸色,崔琳已惶惶然道:“他没死!他回来了!”

“三郎!”崔咏喝道,“你又什么疯!没见你四弟回来了吗?!”

崔琳恍若未闻,兀自道:“他,就那个凤霄!您知道他刚刚给白玉改了个什么名字吗?叫余茉!余氏啊!您还记得她吗!”

在座两人陡然变色。

崔咏甚至难得失态,按住桌案想站起来,却一时腿软,复又坐了下去。

“是不是你听错了!”他厉声质问崔琳。

崔琳拼命摇头:“没有,我问了白玉好几次的,她说那个姓凤的,还特地教她是哪两个字,多余的余,茉莉的茉!”

崔咏沉默半晌,忽然望向崔珮:“当年是你回来说,他死了。”

崔珮苦笑:“当初我去孙大夫那里,是想让孙大夫尽力救他的,可等我过去的时候,孙大夫说,那孩子已经救不回来,断了气,那孩子临死前求他,说自己本来就不被崔家承认,死了也是随意下葬,不可能进祖坟,倒不如在外面随意埋了,落个无牵无挂,孙大夫心软,就答应了,我亲眼还见过那孩子的坟堆,连墓碑,都是我后来给他立的。”

崔琳急得打断他:“可除了他,谁会知道余茉!余家三代单传,到余氏那里就只有一女了,凤霄一定是假名!”

“你慌什么!”崔咏大怒,“就算他还活着,那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怕他回来找你报仇吗!”

崔琳顿时脸色煞白,呆呆站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崔咏喘过一口气,勉强定下心神。

“他姓凤,余家没有姓凤的亲戚,博陵也没有姓凤的人家,不过余氏当年有个师兄,会不会是他?”

他望向崔珮,似想要个答案。

崔珮看着平日果决的父亲,第一次产生对方也老了的感觉,不由暗暗叹了口气,说出崔咏最不想听到的话。

“我没见过那个年轻人,如果他是当年那个孩子,长相一定跟三郎,或余氏有些相似的吧?”

崔咏抿着唇,半天没说话。

崔琳的脸色更白了。

崔珮了然:“这么说,他的确是……?姓名可以假托,当不得真。不管他是否还活着,既然知道余茉,又故意泄露给三哥,必然也知道当年的事,父亲,将人请回来吧。”

他叹了口气:“不管是道歉认错,还是请罪,总要把话说明白。”

“爹……”崔琳弱弱道,“我不想见他,我真不想见他!”

胡须颤动了许久,崔咏终于开口:“四郎,你马上将你大哥也喊过来,还有,派人出去寻那两人,务必将他们带回来!”

……

绵绵细雨落在墓石上,将朴素简陋的墓碑晕染打湿,似墓主一生流不出的泪。

不知何时,灯笼被雨水打灭。

无星无月的夜,虽已入夏,却有些寒意。

他们出来时没有带伞,崔不去也没有回去的打算,任凭头肩膀,沾上雨珠。

故事既然已经开了头,总得将它讲完。

一个前半生甜蜜,后半生凄凉的故事。

崔不去:“好景不长,崔二偶感风寒,一病不起,很快就撒手人寰,留下余氏,无子守寡。崔家并不要求她为崔二守节,余家也心疼女儿,想接余氏回去再嫁,但余氏自己不愿意,她跟崔二鹣鲽情深,宁可为他守一辈子,也不可能遇见再好的人。但,就在崔二夫妇相和,人人称羡时,却有个人,窥视这一切,暗暗嫉妒不平。”

凤霄何等聪明,一下便能猜出:“崔三郎,崔琳。”

崔不去:“不错。”

崔琳自那一面,就被余氏的美貌才情吸引,他深恨自己当初报了二哥的名字,否则后来所有幸福,还有余氏这个人,都会属于他。他后来也娶了妻,但夫妻性情并不投契,这让他积郁在心,看见二哥二嫂恩爱有加,更是难受异常。

可,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了,就算再难受,余氏也不属于他。

谁知二哥英年早逝,撇下余氏一人,余氏自愿守寡,一年里多半待在从前夫妻二人经常居住的崔家别庄里写诗画画,缅怀亡夫。

崔三心里那把不甘心的火越烧越旺,终于有一日,趁着酒劲,悄悄去了别庄,让人借故引开余氏身边的人,将她给奸污了。

他想得很美好,余氏既不愿再嫁,安置在别庄里,以后也可常来常往,再说一开始认识余氏的原本就是他,反倒是崔二抢了本该属于他的女人。

凤霄挑眉:“崔三既然如此喜欢余氏,为什么当年两家议亲的时候,他没有出面反对?”

崔不去翘起嘴角:“因为当时崔家已经为他物色了一门更好的亲事,对方是范阳卢氏嫡支的长房次女,门第比余家更高,对崔三来说,更加面上有光,一念之差,让他后悔终生。”

凤霄哂道:“倒也是意料之中。”

余氏平素温柔,那一晚却死命挣扎,事后也不肯当崔三的禁脔,甚至刚烈决绝,直接在崔咏面前将此事道出。

崔咏大惊,当即便召来崔三对质,将人打得半死,若非妻子苦苦哀求,差点就要把崔三逐出门庭。

但这件事,毕竟是天大的丑事,如果传扬出去,非但崔家百年名声不保,就连余氏必然也要被世人非议,到时候余氏就算再不愿意,也得离开崔家,可这样一来,她就不再是崔二的遗孀。

为了百年之后还能与崔二做一对黄泉夫妻,余氏对崔咏道,此事她愿意忍下来,只当没生过,但是她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崔三。

崔咏答应了,他同意余氏往后一直居住在别庄,又派强壮仆妇守卫左右,再不让歹人有接近的机会,而崔三也被拘在崔家宅子里,不准踏出半步,形同软禁。

但那一夜之后,余氏现,自己竟然珠胎暗结,怀了身孕。

孩子是谁的,不言自明。

凤霄:“那孩子,就是你?”

崔不去嗯了一声:“是我。”

他平静得几近淡然,就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雨落在他头顶,肩膀,冰凉冰凉,连心也是冷的。

天地之间,一切都变得模糊。

唯有身边那声叹息,无比清晰。

但,向来风流不羁,从不将任何闲事放在心上的凤府主,又怎会出这样的叹息?

崔不去笑了笑,定然是自己听错了。

“我还有许多疑问。”凤霄也不摇他的扇子了,在风雨中摇扇子,无疑很蠢。

崔不去淡淡道:“我知道,因为故事,还远远未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