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98.第 98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98.第 98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1864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31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凤霄听见他的话, 噗嗤一笑。

“去去, 你真会说笑, 放眼天下高手,你见过似我这般玉树临风的吗?”

崔不去面无表情道:“他们是否玉树临风我不知晓, 但放眼天下高手——”

他一指被凤霄压在身下的被褥:“论脸皮之厚, 恐怕是无人能与你比肩的。”

凤霄啧啧道:“你用了我的姓名, 我也没与你计较,大不了今晚让个位置给你好了。”

崔不去并不是一个像凤霄那样挑剔的人, 但这间客栈里的被褥实在太久没有收拾晾晒了, 上面散着一股陈腐的味道, 被子除了茶渍血渍,甚至还有鼻涕和不知名黄斑, 连崔不去也很难若无其事躺在上面,说不定地板还要更干净一点。

在睡地板跟与凤霄同床之间犹豫了好一会儿, 他终于还是选择了后者。

毕竟谁也不会跟自己过不去, 地上既硬又凉, 躺上一夜,别人不一定会怎样,崔不去则一定会得风寒。

凤霄挥挥手, 丢了几枚铜钱给伙计, 对方美滋滋拿着钱离开,不忘为他们带上房门。

崔不去身体不好, 容易疲累, 若夜晚睡得不好, 白日里就更加困倦,是以没心思与凤霄抬杠,和衣躺下之后很快就没了动静。

凤霄却神采奕奕,辗转反侧。

这客栈的床本来就不甚牢固,一翻身就吱呀作响,何况凤霄不止翻一次身,他是往左一会儿,往右一会儿,再平躺,再往左……

崔不去忍无可忍,坐起来:“你到底睡不睡了!”

“我心里头有个疑问,若得不到解答,恐怕睡不着。”凤霄无辜道。

崔不去冷冷道:“我只答应带你过来找余音琴,明日崔九娘要带我们去见崔氏的当家人崔咏,这是你的机会,在那之后,如何拿到琴,就是你的事了。”

他翻了个身,将被子拉高,不理会对方了。

凤霄笑吟吟道:“去去啊,既然你说得如此无情,当初派一个人跟我来,或者干脆给我指明方向就好了,又何必千里迢迢亲自跟我过来?难道——”

二人本来距离就近,他微微往前,甚至就能闻到对方头的皂角香气。

崔不去的头与他的臭脾气截然不同,既软又滑,就是受身体影响,比常人略少了一点。

“难道,崔道长此来,另有目的?”凤霄拉长了调子,把话说完。

崔不去背对着他侧躺,动也没动。

凤霄不以为意笑道:“刚才见到崔九娘的时候,你脸色一变,我仔细看了她一眼,现她的眼睛的确与你有几分相似,说明你与崔家果然关系匪浅,说不定,还是崔九娘的兄长。但,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说明你根本就不想与他们有任何联系,所以这次,你应该是为别的事情而来的,是云海十三楼吗?”

“你上回说金环帮帮主宁舍我北上时,我给你说过,我也收到一条消息,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并未诓你,那条消息,的确对你有些用处,若你很想知道,我倒也不是不能说的。”

他滔滔不绝说了半天,现崔不去还是不为所动。

凤霄很难相信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着,忍不住伸脖子探看,却现崔不去耳朵里堵着……

一团白白的棉花。

凤霄:……

崔不去嘴角含笑,正梦见自己把凤霄推入一个深坑,看着对方在坑里蹦跶喊叫,自己则环胸站在坑边,志得意满。

打从耳朵里堵上棉花之后,他就耳根清净,美梦之后,更是一夜好眠,所有扰人的聒噪之声悉数被摒弃在外面,直到翌日清晨自然而然睁开眼睛。

待他转身时,现身旁凤霄已经不见踪影,门外隐约响起交谈之声。

崔九娘晨起洗漱,在院子里摆着古怪的姿势,看见凤霄出来,不由眉目带笑。

“裴公子!”

凤霄走过去:“九娘练的是五禽戏?”

崔九娘不好意思道:“是,这是孙大夫教的,我刚学未久,让你见笑了。”

凤霄道:“不必谦虚,我也曾练过五禽戏,你这一套,已算得小有所成了,崔氏一族素有名望,几百年来名家辈出,九娘既是崔家一份子,必然也天资聪颖,一点即通。”

崔九娘被夸得脸颊泛红:“裴公子过奖了,其实我们崔家,要说聪明,当属我大堂兄崔斐,他生来早慧,十五岁时便已文采出众,闻名乡里,如今正与人一道编撰郡志,前任郡守还想将我大堂兄推举给朝廷呢。”

她言语之中不乏骄傲,凤霄含笑听着,适时插了句:“你的其他兄弟呢,想必也个个不凡吧?”

崔九娘摇摇头:“那倒没有,除了我大堂兄之外,其余几位兄弟,有的早夭,有的已经成家,如今与我年纪相仿,又还在家中读书的,就只有我的五兄了。”

崔九娘的祖父崔咏,膝下有四个儿子。

长子年过五旬,温厚有余,才干不足,但如无意外,将来肯定会继承家业。

二子在三十年前,就已英年早逝。

三子崔琳,资质平庸,有一子一女,女儿便是崔九娘,儿子则是崔九娘口中的五兄,崔斌。

四子崔珮,素有诗才,性喜四处游历,广交朋友,是崔咏最钟爱的儿子。

在博陵郡,崔氏一门声名显赫,是当地望族,就连每任新郡守上任,都要先来拜见。

如今世家高门地位尊崇,即便皇权高高在上,对待这些根深蒂固的世家,也得多几分礼遇,就连大隋皇族杨氏,本身也是关中名阀。这些豪强大族同气连枝,休戚相关,对皇权的态度,也并非像普通老百姓那样只能抬头仰望,遥不可及。

所以崔家的大体情况,自然也很容易打听,早在来到这里之前,凤霄就都知道得七七八八了。

纵然其中还有什么隐秘内幕,那也不是崔九娘这等小姑娘能知晓的。

崔不去推门而出,便见凤霄与崔九娘在院中有说有笑,状若熟稔。

崔九娘看见崔不去出来,笑着打招呼:“凤公子,您醒了,前堂有早点,快去用些吧,吃过饭咱们就入城,随我去拜见祖父。”

崔不去沉吟道:“令祖贵人事忙,恐怕无暇接见我等,不如就算了吧,待文会那日,我们还有机会拜见。”

崔九娘只当他怯场,忙道:“我家祖父平易近人,慈祥和蔼,再好亲近不过了,你放心吧,他最喜欢与年轻人说话,绝不会为难你们的。”

崔不去淡淡一笑:“没想到令祖在你眼里,竟是一个完人。”

崔九娘没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凤霄却看出了,崔不去眼底露出一丝嘲讽之色,他哪里是在夸奖,分明是在说反话。

“九娘,我们先去用早饭,回头再找你。”

凤霄对崔九娘一笑,趁着对方被自己迷得七荤八素,他拽起崔不去的袖子便走,一直走到前厅,方才缓下脚步,笑眯眯道:“你既是这样恨,却还肯为了我回来,阿去,我真感动。”

崔不去翻了个白眼:“凤府主自作多情的本事,真乃天下第一也!”

凤霄悠悠道:“九娘从小锦衣玉食,受尽宠爱,你却少小离家,吃尽世间苦头,磨掉半条性命,若换了是我,也会满腔恨意。不过,崔九娘并不傻,你再冷嘲热讽,她迟早能察觉异样,我想,你这次过来,并不是为了让她知道,你是她亲兄长吧?”

崔不去脚步微顿。

凤霄呵呵一笑:“原本我还不敢肯定,见你这般反应,就知道我猜对了。”

崔不去:“凤府主,你很闲吗?”

凤霄:“崔不去,你身上万般皆是谜,若能亲手一个个解开,不是很有乐趣吗?”

崔不去冷冷道:“你说错了两点。我不是离开崔家,才吃尽苦头,而是因为我一身伤病,绝处无生,才会离开崔家。二则,恨因爱而生,我对崔家也无恨意,他们于我而言,不过是陌路之人,你就算知道我的身世,也没法以此为要挟,让我帮你拿到余音琴,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罢,他快步离开,不再理会凤霄,只留给对方一个孤绝背影,和数声压抑的低咳。

凤霄撇撇嘴,身形一跃,又很快落地,手上多了一只无辜路过却被莫名其妙捉住的麻雀。

“要我说几次才明白,我对那劳什子余音琴没兴趣,让你别扭,让你闭目塞听,让你聪明反被聪明误!”

麻雀毛绒绒的脑袋被连敲好几下,叽叽喳喳朝他叫嚷,还不忿往他手指狠啄了几下。

他松开手,任由胖小鸟忙不迭逃离魔掌,扑棱棱飞向高空,生怕又被捉回去。

凤霄却忽然一笑。

若是崔不去,自然不会像这麻雀一样急着逃离。

他不是麻雀,更非病鹰,不是这世间庸庸碌碌的众生,不是生长大树庇荫之下,依附门第而生的名贵花草。

他是崔不去,世间独一无二的崔不去,行至悬崖尽处也能凿出一条天路的崔不去。

“行吧,谁让你是崔不去呢?”

凤霄拍拍手,拂去袖上微尘,来到前厅。

时辰已是不早,早饭所剩无几,该启程回城的人都走了,两名左月卫也已用完早饭,正在外面等候。

崔不去独坐一桌,正慢条斯理在吃一个馒头。

他面前一个碗,旁边还有一个碗。

两个碗里都有粥。

虽然旁边那个碗里的粥,比崔不去自己那碗要稀得多,但总算是碗粥,而不是一个空碗。

凤霄的心情莫名又好起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