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94.第 94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94.第 94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1761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29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对方为了崔不去而来, 凭乔仙现在的武功自然不可能拦住他, 所以崔不去原本十死无生, 绝无逃脱之可能。

谁知中途冒出一个凤霄,非但拦住他杀人, 还大有与他打到天亮的架势, 让心高气傲的白衣人无比恼怒, 二人交手一刻,凤霄终于不慎露出空门, 白衣人当即身影化虹, 一飞冲天, 至半天又倏然折返,倒头往下, 旋起遮天剑幕,挟着森然杀意, 卷向凤霄!

子时将近, 云厚无月, 四周悄无声息,寻常百姓就算被惊动,也不敢出来看热闹, 恨不能挖去双眼只作不见, 更夫与巡夜的侍卫,似乎也因离得太远, 一时无人察觉。

乔仙放出烟火讯号, 通知左月局之人, 不过就算人来了,恐怕也很难拦住白衣人。

除了凤霄与白衣人,空荡荡的街道上唯有一辆马车,远远躲在屋檐下瑟瑟抖的车夫,从旁观战的崔不去、乔仙而已。

剑光即将绞断对手脑袋,洒起一蓬血光时,白衣人忽然生出一丝遗憾。

凤霄此人自打掌权解剑府,就行事高调张扬,早有许多人暗中怨恨,若能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收到的效果必然更好,到时候解剑府就如折一翼,再无人能撑起门庭,只有解散一途了。

念头刚起,白衣人就现剑光竟似遇到无形阻碍,竟再也无法往下分毫,万剑归一,绚丽剑光消失,剑只有一把,而它被凤霄握在手里!

对方竟是凭借深厚内力,硬生生接下这一剑?

白衣人大惊,没来得及多想,便欲抽剑,但剑却像插入泥沼之中,后者以千钧之重裹住剑身,非但令白衣人无法后撤,还身不由己,被拉住往下扯!

远处,左月卫的脚步由远及近,为之人正是左月副使之一的长孙菩提。

此人武功虽略逊凤霄,但两人联手,未必不能拿下白衣人。

白衣人知道今夜注定白跑一趟,为免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当即舍剑抽身,身形飘起后退,瞬间就飞出几丈,落在远处的屋顶上,又是几个起落,随即隐没夜色之中。

凤霄从屋顶落至崔不去身边。

他因徒手接剑,掌心汩汩流血,往下滴落。

凤霄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举起剑看了一会儿,摇摇头,把沾血的剑往地上一扔。

“没有标识,看不出来历,应该只是一把普通的剑。”

“你的手如何了?”不管怎么说,凤霄今晚都救了自己一命,崔不去就算知道对方可能得寸进尺索要功劳,也不好视若不见。

乌云逐渐散开,点点星光重新悬于头顶,崔不去的唇色比平时鲜艳了一些,也肿了一些。

依稀,仿佛,似乎,还能看见一点湿润。

只不过乔仙不会特意去看,也就没现。

而凤霄做贼心虚。

他自然不肯承认自己是“贼”,视线不着痕迹从人家唇上扫过,凤霄低头,脸色忽地一变。

“不好,剑上有毒!”

崔不去心下一沉,下意识接住对方倾来的身躯。

下一刻,他看到凤霄的唇角已经开始溢血。

“乔仙,你快帮他看看!”

乔仙赶紧过来把脉,眉头紧紧皱起:“他脉象虚弱,好像真中了毒,我一时也想不出解法,尊使,我们快将他送回解剑府去吧,免得解剑府的人误会了!”

长孙菩提堪堪赶到,崔不去让他留下来收拾善后,跟巡城守卫解释,并调查白衣人身份,就带着凤霄与乔仙,火速赶往解剑府。

同在京城,此处离解剑府路程不远,半炷香工夫就能到,但凤霄躺在马车上,脸色越来越灰败,平日里耀眼夺目的夹竹桃精此刻蔫成一朵快要凋零的残花,但他似乎毒疼痛难忍,还紧紧抓着崔不去的手腕不放。

崔不去低声道:“乔仙,他有没有性命之碍?”

乔仙惭愧道:“属下仅是粗通药理,不敢妄下定论,听说解剑府中不乏医术高明之辈,也许他们有法子,不过凤府主内力深厚,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事的。”

凤霄眉头紧锁,虚弱道:“你们,别说话了,我脑壳疼。”

两人果然闭嘴了。

凤霄又道:“我这样仰躺难受……”

他挣扎着勉力撑起手肘,将脑袋放在崔不去大腿上,崔不去差点就想抽身让他狠狠地上撞,好歹想起他前一刻的表现,勉强忍住了。

凤霄:“崔不去……”

崔不去嗯了一声。

凤霄:“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崔不去:“无。”

凤霄:“那你为何,惜字如金?”

崔不去翻了个白眼:“你刚不是说你脑壳疼,让我们不要说话吗?”

凤霄:“我只是,听乔仙说话,脑壳疼。”

乔仙蠢蠢欲动,差点手痒。

凤霄:“不去,你能不能,告诉我……”

崔不去:“不能。”

凤霄:……

他虚弱地看了崔不去一眼,捂着胸口开始咳嗽。

崔不去淡漠的表情,终于有那么一点点松动。

凤霄:“我只问你,三个问题。”

崔不去:“一个。”

凤霄:“两个。”

崔不去抽了抽嘴角,心道这种时候还有力气讨价还价吗?

凤霄:“你与独孤皇后,究竟是何关系,为何晋王……”

“为何宇文县主对我敬而远之,乐平公主对我三分忌惮,晋王又对我如此亲厚?”崔不去接下他的问题。

凤霄勾起嘴角:“不错。”

崔不去:“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换一个。”

凤霄:“但我就想知道,你身上的一切,我都有兴趣。”

他说罢,面色转青,有些喘不上气,攥住崔不去手腕的力道越大,但手却反而冰凉了许多。

崔不去心头微动,看着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一点点失去生气,最先浮起的感觉竟不是高兴左月局可能失去一个劲敌,而是有点惋惜。

也只有惋惜而已,毕竟凤霄全身上下,也只有那张脸还有点可取之处了,他如是想道。

“因为,当年前朝宣帝喜怒无常,猜疑杨家,随国公却因女儿贵为皇后,下不了谋朝篡位的决心,他身边的人,也都意见不一,令他左右摇摆,是我出面建言,为天子与独孤皇后陈明利弊,最终令他们下定决心。”崔不去缓缓道。

凤霄很意外。

他之前有过无数荒诞猜测,甚至猜过崔不去是皇帝的私生子,又或者与皇后有私,却没想到竟是这种可能性。

原来早在皇帝还是随国公时,崔不去就已经是他们的谋士,甚至曾一言定江山,令北朝一朝换了颜色。

凤霄:“那为何……”

崔不去:“事后天子大封功臣,我原可居功,但自来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并非好事,比起大出风头,冲锋陷阵的棋子,我更喜欢当那个默默无闻的棋手。”

凤霄恍然,于是一切就能解释通了。

崔不去有如此大功,却不居功,帝后自然越看重与愧疚,甚至让他年纪轻轻就执掌左月局,而崔不去的建议,对帝后也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特别是独孤皇后,更将崔不去视为席谋士。所以晋王自然要讨好崔不去,而对于乐华公主母子来说,崔不去却是令她们失去周朝太后与公主身份的人,自然又敬又恨又忌惮,感情更加复杂。

以崔不去的为人,这层身份就是他的底牌,不会轻易亮出来。

但今夜,他居然对凤霄袒露了。

凤霄朝他露出一笑,晕了过去。

马车终于来到解剑府门口。

解剑府众人得了消息,倾巢而出,看见崔不去与乔仙,更是面色不善,即使乔仙即使解释,也很难不心生误会。

“既然人已送到,我们就先告辞了。”崔不去道,转身欲走,却被裴惊蛰拦住。

“郎君明明是去赴宴,为何伤得如此严重,在他没醒来之前,崔先生还是先别走了。”

“让他……走。”被左右搀扶的凤霄不知何时微微睁眼,虚弱道。

“郎君!”裴惊蛰难以置信,这还是那个雁过拔毛,雁没过也要去找雁拔几根毛的凤二府主吗?

“让他们走。”凤霄闭上眼,不欲多言。

裴惊蛰只好挥挥手,示意众人让开,不甘心地目送马车远走。

因为凤霄重伤,整个解剑府都被惊动了。

大夫被三府主明月大半夜拽起来,揉着眼睛提着药箱赶过来。

裴惊蛰刚才在门口看见凤霄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吓得三魂七魄没了一半,回去的路上两条腿都跟棉花一样,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要是郎君生不测可怎么办”的自问。

结果他手脚俱软赶到凤霄厢房,就看见凤霄正盘膝坐在榻上,伸手让大夫包扎手上的伤口。

除此之外,面色红润,目光明亮,哪里有半点濒死之象?

裴惊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