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71.第 71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71.第 71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622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16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崔不去茫然回望:“王子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他又转头问金莲:“黑月大巫是谁?”

金莲道:“那是我们西突厥最负名望, 最受敬重的智者, 也是大汗的辅弼。”

虽说她早就给崔不去介绍过此人,这会儿心下也嘀咕,觉得凤霄会不会去找黑月大巫麻烦, 但当着所有人的面,她还是配合崔不去一问一答,作出震惊莫名的反应,反过来追问阿德:“谁竟敢那么大胆去惊扰黑月大巫,我这就去禀告大汗!”

阿德冷哼一声:“我早就派人去通知父汗了!”

大王子问:“到底生了什么事?”

回话的是过来禀告的侍从:“刚才石屋附近起火,还传出喧嚣打斗声, 这边都能看见, 现在火已经灭了,但纵火的贼人还没抓到, 但大巫受了伤, 医者已经赶过去医治了!”

大王子忙道:“我去看看他!”

二王子伸手一拦:“不用去了,大巫那边有医者在!往日这里什么事也没有,明天就是八部会盟,今天外人一来, 立马就出事, 我看也不用到处去找了, 贼人肯定就在这里!”

大王子面露不悦:“他们都是父汗请来的贵客!”

二王子一贯瞧不上他这大哥,当着众人的面, 也爱理不理:“不是也有人不请自来吗?”

他扫了崔不去和乔仙一眼, 阴测测道:“若是让我现此事与你们有关, 你们就等着吧!”

金莲闻言有些恼。

什么叫不请自来?崔不去明明是自己带来的,阿德此举,明显是没将她放在眼里。

虽说她这次回来现形势大变,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可汗侧妃,阿德对她非但没有半分恭敬,反倒将她视作眼中钉,时时想要除去她。

她正想着如何应对才更妥当,就听见砰的一声,崔不去已拍案而起。

“就算大汗与隋朝如今尚未结盟,但大汗仍将我们视为贵客,你却无凭无据就将罪名扣在我们身上,令大隋蒙羞,就算定罪,也须由大汗亲自来说!我要见大汗!”

阿德冷笑:“就算大汗来,也是一样的说法!”

崔不去疾言厉色:“你能代表大汗吗?白天大汗明明亲口承认我们是贵客,现在你是不把大汗放在眼里的意思吗!”

阿德也拍桌而起,咆哮道:“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

崔不去回以更大声:“你的父亲还没死!他才是西突厥的王,你前面还有兄长,轮不到你来作主!”

虽说有理不在声高,但对付阿德这种人,在气势上还真不能落了下风。

崔不去身量高,虽然瘦了些,但冷着脸的模样半点也没弱了气势,反倒把阿德气得面红耳赤,直接挽起袖子就要上前揍人。

乔仙和金莲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做,直接就横身一拦。

大王子见状,居然有些羡慕。

当然不是羡慕有女人保护崔不去,而是羡慕崔不去一个外人,竟也有如此气魄,敢在王帐跟自己跋扈嚣张的弟弟争执,而且气势半点不弱于人。

但在阿德王子眼里,这个病恹恹成日脸上没点血色的隋朝使者,实在没什么可惧的,如果他代表隋朝而来,那只能说中原气数已尽,尽派些病鬼和女人出使异邦,合该轮到他们突厥强大崛起了。

至于崔不去旁边的女人,白天将他踩在脚下,身手的确不错,不过等他把崔不去解决掉,这个美丽的女人,还不是只能匍匐在自己脚下呻|吟求饶。

想及此,他狞笑一声,召来侍卫。

“大汗不在,这里就由我作主!来人,将这两个隋朝人先抓起来,他们一共来了三个,现在有一个不在,那人肯定就是纵火伤人的!”

“慢着!”

大王子居然先于金莲说话,他沉声道,“他们是父汗的客人,有什么事,也得等父汗来了再作决定!”

话刚说完没多久,阿波可汗的近身侍从就过来了,言道可汗今晚身体不适,要早点歇下,这里宴会就由两位王子主持,有什么事等明日会盟再说也不迟。

知道内情的人面面相觑,心道什么身体不适,分明就是沉溺美人乡里不舍得离开了。

大王子先回过神:“既然如此,那就等明日父汗来,再作决议!”

二王子:“不行!黑月大巫在我族地位特殊,惊扰了他的人必须得到惩罚,等到明天,贼人早就跑了,那人在大巫手下没讨着好,现在也受了伤,跑是跑不远的,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但他还有可能躲在营帐里,只要在各个营帐一搜,肯定能搜到!”

大王子怒道:“各部使者都是贵客,没有你这样无礼对待客人的!”

龟兹高昌等周边邻国,实际都是依附臣服于西突厥的,虽然众人对二王子这样的决定不太满意,但也没法说什么,反倒是大王子今夜的表现,很让人出乎意料。

要知道往常这个时候,他都是一言不装哑巴的。

二王子眯起眼,上前一步,以气势和身高压迫他的兄长。

“父汗不在,这里由我说了算!”

大王子非但没有退却,反倒寸步不让:“你连叶护都不是,父汗根本没有赋予你任何职位,我才是兄长,这事应该由我说了算!”

二王子怒极反笑:“你这是铁了心要袒护隋朝人了?你已经跟隋朝人勾结在一起了吗!”

“住口!”一个戴着珠冠的女人走进来。“伊旬说了不算,那么我的话,应该有用吧?”

崔不去没见过她,但不难猜到她的身份。

从来不敢跟弟弟争执的大王子,今晚破天荒跟二王子相持不下,很少露面参与政事的大可敦,今夜也出面了。

突厥可敦的权力很大,可汗不在时,她甚至可以代领可汗事,大可敦没有动用过这项权力,不代表她不会用。

二王子看着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母子俩突然难,登时有种被挑衅的恼怒。

“黑月大巫平白受惊,又被外族人侵扰,谁该为此负责?难道可敦想要负责吗!你负得起责任吗!”

可敦淡淡道:“大汗不在,我就有权做决定,你让开。”

二王子意识到,可敦突然冒出来,并不是为儿子撑腰那么简单,如果自己让了一步,可能以后就会连原来的权力都失去,所以他断然道:“不行!”

崔不去上前一步,厉声道:“我与此事毫无关系,我可以对天誓,对你们的狼神誓,如有假话,就让上天降下天雷,让我走出这个帐篷,就被狼神的使者咬死,不得全尸!”

所有人被他这恶毒的誓言震住,就连二王子,一时也做不得声。

这里的人看重誓,轻易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但崔不去并未就此停止,他望住二王子,目光灼灼:“二王子殿下一直在针对我们,仿佛早就认定我们是凶手,你敢说自己没有私心?隋朝与贵部交恶,正是沙钵略所乐见的,二王子这是在帮沙钵略吗!”

二王子大怒:“胡说八道!”

崔不去咄咄逼人:“那你也誓!誓你所作所为,一心为了本部,绝对没有任何私心!”

众目睽睽之下,崔不去反客为主,二王子骑虎难下,亲近他的人想为他说话,却被金莲先一步抢话。

“不错,既然崔使者已经誓了,二王子问心无愧的话,也个誓言吧!”

就在此时,一名突厥侍从疾奔而入,神色仓皇,像是要说什么,看见王帐之内几人对峙,反倒愣住。

二王子如获大赦,巴不得有人来转移注意力,见状就喝道:“又有什么事,快说!”

侍从跪地颤声:“大巫伤势过重,已经、已经去见天神了!”

所有人面露震惊。

方才以为只是小事故,怎么一转眼,连人也没了?

可敦脸色大变,最为明显。

崔不去和金莲皱起眉头。

就连乔仙也暗暗咋舌,心道这次凤霄玩得也太大了吧。

二王子先是一愣,而后突然作:“大巫被他们害死了,谁护着他们,谁就跟贼人是一伙的!”

“我们是清白的,可以被搜查!”崔不去突然道,盯住二王子,“但我有个要求,如果二王子搜不到我们与此事有关的证据,必须当众致歉,将我们以贵客之礼相待!”

二王子冷笑道:“如果被我现你那个同伴杀害了大巫,那我就要把你们的脑袋都割下来,挂在狼旗上,把你们的身体丢去给野狼吃掉!”

他一挥手,吩咐人道:“去给我搜,一定要将那小子找出来!”

说罢转身带了人,大步流星就往崔不去他们的营帐走去。

乔仙微微靠近崔不去,耳语道:“这个二王子,由头到尾都在针对我们,会不会连大巫也是他杀的?”

崔不去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在他们后面,突厥侍卫有意无意围上来,将他们的后路堵死,不让他们有机会逃跑,这显然是二王子的授意。

其它各部使者,还有可敦母子也都没走,都着一起过去。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阿波可汗竟没出来看上一眼。

崔不去问金莲:“你们可汗连黑月大巫的死,都不管了?”

金莲冷笑道:“白日里我让人带我去见过那龟兹美人,的确是国色天香,大汗会迷上不奇怪!”

她看着二王子气势汹汹的背影皱起眉头,小声问崔不去:“此事,当真与你们无关?”

“当然。”崔不去面不改色,回以纯净明澈的眼神。“我连誓都了,您怀疑我,不如怀疑不敢誓的二王子。”

金莲没再怀疑,还歉然道:“我不该对先生多虑。”

乔仙闻言抽了抽嘴角,忍着没吱声。

她略通突厥语,没有崔不去那么流利,但听得懂一些词句,刚才崔不去誓,说的分明是“我”,而非“我们”,也就是说,凤霄惹事,不在誓言内。

但突厥人不清楚这一点,在他们眼里,凤霄跟崔不去都是一伙的。

跟崔不去说话,一不留神都会被坑,凤霄深刻体会这一点,可惜他此时不在,无法提醒金莲。

二王子很快带着人在崔不去的帐篷里搜了一圈,果然没有现凤霄的踪影,这更让他肯定凤霄就是那个纵火杀了黑月大巫的凶手,嚷嚷着要将崔不去他们治罪。

金莲当然不让,人都还没找到,人赃并获更谈不上,非要强行施加罪名,只能说明这个二王子是迫不及待想让崔不去他们死。

反倒是那位突厥第一高手佛耳,从宴会开席时一直坐在那里,直到此刻跟出来看热闹,竟从头到尾未一言,更没有落井下石,弄得乔仙差点都以为他转性了。

在场的不止有可敦母子和金莲等人,更有各部使者,饶是二王子再霸道,也知道不能这么简单粗暴就把人定罪,否则其他人肯定有想法,不利于明天的八部会盟,巩固西突厥权威,所以他在心腹近臣的劝说下,勉强耐着性子,叉腰站在崔不去的营帐外面,等着去各处搜查的人来报。

“阿德王子,那个人武功高强,不下于我。”佛耳终于出声,果然他没有转性,只不过是在找最合适的机会开口,“他如果没有受伤,肯定早就出来了,现在到处找不见,只能说明他也受了伤,跑是跑不远的,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了,仓库马厩那些地方容易藏人。”

“对!”二王子精神一振,指挥人道,“快去那些地方找找,还有父汗的营帐,也去问一声,免得贼人偷溜进去!”

凤霄去黑月大巫那里查探的事,乔仙是知道的,眼下这等情形,很可能是凤霄在查探的过程中遇到什么变故,大巫死了,他自己也受了伤。虽说凤霄武功高强,被拿住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也不可能一直不露面,如果露了面,被现受伤,就躲不开杀害黑月大巫的嫌疑,二王子跟佛耳现在虎视眈眈,绝无轻易放过他们的可能。

如此一想,乔仙也觉情况有些棘手,再看崔不去,依旧一脸平静,跟没事人似的。

在乔仙的印象里,好像就没什么事,能让崔不去慌张的。

她不禁有些佩服,悄声问:“您是不是有对策了?”

崔不去微微摇。

那怎么还如此淡定?乔仙疑惑。

崔不去在她手心写了几个字:装出来的。

乔仙:……

那头二王子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前去搜寻的人终于回来,说找到凤霄了。

二王子大喜,不禁看了崔不去一眼,大有“这下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架势,又对侍卫道:“在哪里!带我过去!”

谁知侍卫吞吞吐吐,竟面露难色。

二王子怒道:“快说,你想当隋朝人的同伙吗!”

得,人还没找到,罪名都开始扣了。

打凤霄被找到的消息传来,崔不去反倒放下心,翘起嘴角,似笑非笑。

二王子扬起鞭子要打人,侍卫赶忙躲闪,大声道:“就在您的营帐里!”

“什么鬼话!怎么会在我那里!”二王子黑了脸。

崔不去悠悠道:“原来跟隋朝人勾结的是二王子你啊,怎么不早说,咱们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了!”

“不可能!”

二王子断然反驳,一面大步奔向自己营帐,在左右士兵的护卫下,将毡帘狠狠一掀!

他原本黑如锅底的脸色,居然由黑转绿,从脖颈到耳根,甚至连头丝都变绿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