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59.第 59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59.第 59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1907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5:09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玉衡目光闪烁, 对凤霄道:“堂堂左月局正使在我手中, 你若不放了兴茂,我便将他给杀了,看谁损失更大!”

凤霄挑眉:“你既然知道他的身份, 那应该对我也不陌生了?”

玉衡冷笑:“解剑府二府主,与左月局,皆为大隋天子的左臂右膀,代他出巡布哨,铲除奸恶,能耐不小!”

兴茂、燕雪行等人, 至此方知凤霄崔不去的真正身份, 不由面露惊诧之色。

凤霄:“看来你知道得不少,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玉衡:“我自有我的消息来源, 好教两位知道, 这天下的水深得很,并非你们可以一手遮天,且末城本非隋朝疆土,你们想来浑水摸鱼, 还得先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说话间, 原本出手去攻击燕雪行那几人已经撤了回来, 屋上的弓箭手也都蓄势待,段家更是里里外外被围了三层, 纵然凤霄武功高绝, 可以全身而退, 但他想要保住崔不去和段栖鹄二人,却很难。

既已被识破身份,凤霄索性不再压着嗓子说话,恢复原本的声音,即便此时此刻,他依旧吊儿郎当,没有半点恼怒紧张:“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就该知道解剑府与左月局素来不和。我等这次只是因为暂时目标一致,才选择了合作,你杀了他,我还得多谢你,为我除去一个麻烦,免得我以后还得费神跟这老冤家斗来斗去。”

玉衡嘲讽:“你说得轻松,我真要是把他杀了,你回去要怎么向你的皇帝交代!”

说罢他加大手中力道,捏紧了崔不去的脖子。

夜色之中,崔不去的面色虽看不大明晰,但必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且慢!”

却居然是冰弦先开口。

她问玉衡:“你要如何才肯放人?”

玉衡:“让他先放了兴茂!”

冰弦:“他放不放兴茂,我做不了主,不过我知道段栖鹄的私库入口在何处,拿他来交换崔道长的性命如何?段栖鹄雄霸且末城几载,敛财无数,比起兴茂也毫不逊色,应该足够了吧?”

玉衡冷笑:“这病秧子艳福不浅啊,还有人抢着救他,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单只这一问,凤霄就知道玉衡绝对不会是玉秀和尚,能深得晋王信赖的谋士,不可能是如此肤浅之辈。

但如果玉衡不是玉秀,如何解释两人之间的相似之处?玉衡又是如何得知他们的身份?

凤霄没来由地烦躁起来。

玉衡只是跳梁小丑不足挂齿,但他原本可以一手掌控的局面,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冰弦破坏了。

冰弦淡淡道:“方才得崔道长提醒,我现在还个人情,有何不可?”

“我很心动,但要段栖鹄的私库,我回头逼问他就是了,用不着你来说,倒是你,”玉衡上下打量她,“姿色不错,若肯以身相代,我或许还会考虑一下。”

凤霄不耐催促:“你废话半天,到底杀不杀?”

冰弦微微蹙眉。

她先前以为凤霄与崔不去一路,二人假扮夫妻,必然关系匪浅,如今看来却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崔不去明明半点武功都不会,跟着凤霄来涉险,却被同伴抛弃,心里该作何感想?

她忍不住朝崔不去望去。

对方由始至终都很安静,甚至微微闭着眼,仿佛别人决定的不是自己的生死。

在诸多武功高手之间,他的反应异常平静,平静到让人想要探究他的内心。

冰弦脚下微微一动,随即站住,心头跟着怔然。

她本来打算在今晚当个旁观者,看能不能顺手捞点好处,现在却是要蹚浑水不成?

那头玉衡听见凤霄笑道:“你不动手,我就先动手了!”

说话间,凤霄竟真就将手一点点收紧,另一只手里多了把匕,他直接将匕插入兴茂的肩膀,霎时鲜血四溅,兴茂惨叫起来。

“玉先生救我啊!”

凤霄还握紧匕,慢慢转动,使匕刃在血肉里旋转,血很快沾满了整个肩膀,兴茂惨叫声不断,眼珠子已经开始翻白了,凤霄犹觉不尽兴,又抽出匕,再度捅入他的另一边肩膀。

玉衡惊呆了,他没想到凤霄说做就做,而且如此残忍,根本就不顾及崔不去的安危。

难道自己也要对崔不去如法炮制吗?可他就算把崔不去弄死,凤霄难道就会放了兴茂?

兴茂已经半死不活,再拖下去恐怕连小命都会丢掉,那就失去价值了。

玉衡举棋不定,脑中有些混乱,连带擒住崔不去的手,也不知不觉松开一些。

不对!

浑浑噩噩的脑海传来一丝警觉,将他从神思迷离的边缘拉回来。

就在他们对峙时,周围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这是不正常的!

他定睛仔细察看,果然现非但是一扇书生等人,就连兴茂的惨叫声,也都一直维持在同样的音量,高高低低,循环往复。

还有凤霄,他嘴角那抹笑容的弧度,几乎没有变过。

是幻术!

极高明的幻术!

玉衡更现站在自己身前的崔不去一动不动,如同木偶一般。

此时此刻,他要是还不能现自己中了幻术,被迷惑了心神,那就枉为练武之人了。

他立刻咬破舌尖,血腥之味从口腔迅速蔓延开来,但伴随着疼痛,灵台也顿时变得清明,周遭木偶似的众人个个重新鲜活起来,他感觉自己手中一空,崔不去已不知去向,与此同时,正前方一道身影急掠而来,衣袖迎风鼓起,犹如鲲鹏雄鹰,内力澎湃,仿佛汹涌海浪,当头罩下!

在这样的攻势下,玉衡已经完全没有余力去寻找崔不去和兴茂了。

早在其余人交上手之际,段栖鹄就已经爬到廊柱后面,想要悄无声息地离开。

段家人还在院中引颈待戮,但此刻在段栖鹄眼中,没有任何事情比保住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燕雪行一直盯着他,岂会轻易把人放跑,见状便朝他抓来。

段栖鹄嘿嘿冷笑,非但面无惧色,反倒露出恶意的嘲弄之色,像是终于找到了逃脱的契机,笃定燕雪行奈何不了自己。

正当燕雪行奇怪他为何露出这种神色之际,段栖鹄竟然消失了。

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燕雪行大吃一惊,顾不得其它,当即扑上前,却冷不防脚下一空,整个人甚至未来得及出声,就已重重朝下方坠去!

趁着玉衡被凤霄迷惑时,冰弦用银针伤了玉衡的手,助崔不去挣脱出来。

“崔道长,你没事吧?”她上前扶起崔不去。

崔不去摇摇头,左右四顾:“段栖鹄呢?”

冰弦:“刚才我看见他在柱子后面消失,因挂心你这边,没过去细看,燕公子已经追过去了。”

“过去找找!”要是让燕雪行先捉到段栖鹄,那段氏就只有死路一条,他也甭想从对方口中再问出什么了,崔不去当然不想让段栖鹄死。

另外一边,凤霄不仅要与玉衡交手,还得应付一扇书生月下逢等人。

他看见崔不去跟冰弦走开,忍不住喂喂两声:“我在帮你应付敌人,你却跑去幽会新欢?”

崔不去头也不回:“能者多劳,你多担着些。”

兴茂从地上爬起来,龇牙咧嘴道:“你们一个也逃不掉,弓箭手准备!”

“老虎不威,真把我当病猫了?”

凤霄长笑一声,与玉衡硬碰硬对上一掌,后者竟直接往后飞起,身体重重撞在柱子上。

月下逢与胡运的兵器同时由左右两边攻向凤霄,真气涤荡之下,凤霄的髻被拍开,长在空中飞舞散开,虽然面容装扮还是女子模样,但此刻神情张狂肆意,身形潇洒风流,绝不会令人错认性别。

这才是真正的解剑府府主。

先前那些插科打诨的做派,不过是他闲来无事调剂枯燥的玩法,若有人因此而轻视,那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譬如方才的玉衡。

凤霄不闪不避,面对两边夹击,他袍袖一振,真气自经脉流向掌心,化为深厚霸道的掌法,直接空手接住月下逢的铁骨扇和胡运的金刀。

铮的一声,胡运只觉自己的金刀非但没有砍入血肉之躯的触感,反倒自己手腕一麻,金刀竟是应声而断!

再看月下逢的扇子,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凤霄不会给他们反应过来的时机,当下身形旋开,反手挥去,那断刀与断扇在空中生生一拧,反身掠向各自的主人,月下逢和胡运各自痛呼跌开。

识时务者为俊杰,无名剑汪泓见此情形,竟直接后退两步,转身一跃,直接跑路了。

兴茂气急败坏,若是今夜没有凤霄跟燕雪行他们,自己早已把段家人拿捏在手中,明日太阳升起,且末城将不会有第二个跟他平起平坐的人,谁知道情势急转直下,竟会功败垂成。

“放箭!将他们给我杀了!”他已经顾不上会不会误伤玉衡等人,直接就下令道。

但喊了半天,箭矢始终没有落下。

兴茂猛地抬头,却见屋檐那些弓箭手一动不动,装扮似乎并非自己原先从府里带出来的人。

“你的人都躺下了,还想叫谁放箭?”

一人从门外走入,正是先前拿着兵符去六工城调兵的乔仙。

兴茂自得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没想到黄雀之后,还有鹰隼。

凤霄撇撇嘴,甩了甩微麻的双手。

拿着他的兵符装样,左月局的人倒真会占便宜!

只可惜方才他以一敌四的风采,崔不去没能瞧见,否则定要让对方亲口承认这一番大人情。

想及此,他举目四顾,现崔不去跟冰弦都不见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