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34.第 34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34.第 34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1949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4:56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卢缇全无被挟持, 性命悬于一线的恐惧, 他面上更多则是难以置信的震惊愤怒。

“三郎,你快放开你姑父!”李氏哭喊道。

“你这畜生!我与你姑母,平日里哪点对不住你, 你为何要杀了大娘!”卢缇浑身颤抖不停,连绞在脖子上的剑越收越紧也顾不得,血顺着剑锋与皮肉相接处滴落,李氏受不住这刺激,当即眼前一黑,软软倒下。

苏醒道:“抱歉, 就算你们待我再好, 我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故乡家人,当不了真正的苏醒!”

不单是卢缇, 就连崔不去等人闻言, 也禁不住面露意外。

裴惊蛰:“你不是苏醒,那又是谁?”

苏醒不语。

卢缇悲痛交加:“就算你不是苏醒,也在卢家待了好几年,我膝下无子, 将你视若亲子, 大娘对你, 更是情深义重,从未动摇, 这次与太原王氏的婚事, 说到底, 是我鬼迷心窍,与大娘何干?你就算心有不满,为何不冲着我来,要去杀害大娘!你、你还有良心吗!”

苏醒叹了口气:“你误会了,我并非因为此事,才对大娘下手。大娘之死,要怪,就怪她命不逢时,才惹来这杀身之祸!”

崔不去忽地道:“她知道了你是高句丽人,还是知道你杀于阗使者,夺走天池玉胆之事?”

苏醒眯起眼,端详他片刻,忽然道:“解剑府果然名不虚传,我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自可全身而退,没想到杀了一个卢幽娘,竟引来这么多的麻烦!”

崔不去冷笑:“解剑府有我这样足智多谋的人才吗?我来自左月局,记好了,左耳月为隋,别认错仇家,死后下了阴曹地府,还当个糊涂鬼!”

裴惊蛰:……

他算是看出来了,解剑府的名头就是用来得罪人拉仇家的,而左月局是用来立名头威吓敌人的。

但凭啥我们解剑府就要被压在下面?凭啥你们左月局就高人一等?

一堆抱怨在心里疯狂刷过,奈何此情此景不适合作,裴惊蛰只好悉数忍下,等着回头再去凤霄面前告状。

估计在场之中,除了裴惊蛰自己,没人能体察他现在复杂激烈的心理活动了,因为所有人都被苏醒与崔不去的对话所吸引。

卢缇更是浑身一震:“你、你是高句丽人?!那原来的苏醒呢!”

“早就死了。”苏醒淡淡道,“六年前,苏醒老家一场瘟疫,一家五口全都死光了,当时我正好路过,冒用了他的身份,假作死里逃生,来到卢家避难。”

卢缇喘息道:“为何,为何是卢家!卢氏与高句丽素无瓜葛!”

苏醒:“卢家女婿也好,苏醒也罢,不过都是一个壳子,一个身份,他们需要我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需要我是谁,我就是谁。”

裴惊蛰忙问:“他们是谁!”

苏醒没有理会他,兀自说下去:“我在卢家安顿下来之后,就一直没有人再联系过我,原本我也想,就这样娶了幽娘,当个真正的苏醒也不错。只可惜,于阗人即将前往觐见隋帝的消息传来,他们还是找上门,让我无法置身事外。”

裴惊蛰:“那与你杀卢幽娘又有何关系?她一个深闺女子,跟你那些阴谋根本八竿子打不着!”

卢缇悲声道:“我也想知道!苏醒,不管你是不是叫苏醒,这几年,你在卢家从未受过一点委屈,你姑母生怕家中下人轻视你,还特地嘱咐他们,要待你如待幽娘,幽娘对你,更是……为什么,为什么!”

崔不去冷冷道:“这还用问么?卢幽娘与于阗使者是没什么关系,但她必然无意间撞破了什么事情,逼得苏醒不得不杀人灭口!”

苏醒:“不错,那日幽娘从她父亲那里出来,就直接过来找我,我正好不在,她从前都很守礼,就是那一次,却未经我的允许,就闯入书房。”

崔不去:“像你这样的人,做事必然小心稳妥,否则也不会伪装这么多年,都没被人现,卢幽娘就算进了书房,又能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

“我有一本书,上面作了记号,循着这些记号,可以得知我与同伴往来的讯息,那本书毫不起眼,平日里也无人会去翻看,偏偏那一日被她看见,又单单从书架上那么多书里拿出来翻看。”

苏醒闭了闭眼,他本可以不说这么多,更可一言不,崔不去他们未必能查到卢幽娘到底现了什么才惹祸上身,但他还是将来龙去脉道了出来,可见在他心中,这位红颜薄命的卢幽娘也并非毫无存在感。

斯人已逝,他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抚平心中那一点愧疚之意。

“我回来之后看见她神色慌张词不达意,就去找出那本书,果然有被旁人翻看过的痕迹,以她的冰雪聪明,必然能看出其中端倪,我还未拿到玉胆,身份不能暴露,所以,幽娘只能死。”他深深叹息一声。

卢缇早已泪流满面,但这泪,却是怒极的泪,是父亲面对杀害爱女的仇人,却无能为力的泪。

“幽娘一心向着你,她连太原王氏的婚事都可以推拒,就算现了什么,也不会出卖你,你为何就不能放她一条生路!”

苏醒漠然:“我冒不起这个险,如果身份暴露,任务失败,我在高句丽的至亲就只有死路一条,幽娘待我的这一腔情意,我只能来世再报答了。”

他望向崔不去等人:“你们现在应该也知道了,真正的天池玉胆并不在我手中,如果我用卢缇的性命,还有一条重要线索来交换,你们是否愿意放我走?”

裴惊蛰嗤之以鼻:“你说你那个同伙?她已受了重伤,我们又在全城搜捕,她很快也会落网。”

苏醒摇摇头:“只有我才知道她最有可能藏匿在何处,如果没有我,任凭你们再找上三天三夜也找不到。而且别忘了,玉胆就在她手上,以她的能耐,必然已经现玉胆增进功力的关窍,若以此治愈内伤也并非不可能,等她养好伤,再混出城,你们想抓住她,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崔不去,可见他也知道,崔不去才是在场之中作主的那位。

崔不去:“可以,如果你的消息确凿无误,我可以不追究你杀卢幽娘之罪,如果你不放心,大可不必先急着放人,等事成之后再放。”

卢缇嘶声低吼:“不可能!就算他不追究,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杀了你!”

苏醒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直接将卢缇的哑穴一点,后者就安静了。

“我需要一个让我放心的保证。”苏醒对崔不去道。

崔不去对长孙菩提道:“你去凤霄那里帮忙,先不必回来了,有事我再找你。”

长孙点点头,也没多问,转身便走。

苏醒亲眼看见对方走远,不由暗松口气。

他自己就是绝顶高手,自忖在场之中也就忌惮长孙菩提一个,长孙一走,其他人没有一个是自己的对手,苏醒自然不再畏惧。

崔不去朝裴惊蛰伸出手:“拿来。”

裴惊蛰:???

崔不去不耐烦道:“你家二府主让我帮忙,总会给你个凭证或印信吧,现在应该派上用场了,拿来!”

裴惊蛰心不甘情不愿,忍不住道:“可您自己不是左……”

话说一半,被崔不去阴鸷眼神一盯,裴惊蛰竟生生顿住,再也说不下去,手不由自主摸向怀中,掏出一枚小巧印信,抛给崔不去。

崔不去低头看了看,又把印丢给苏醒。

“这是解剑府二府主的印信,在大隋境内的任何关口城门,都可凭此印信畅通无阻,虽然离了这里就是关外,不过有此凭证在手,你总该放心很多了吧?”

苏醒来历讳莫如深,又在卢家待了五六年,耳濡目染,见过的宝贝不知凡几,拿到手掂了掂,立马能察知对方没有欺骗自己,便将印信收入怀中,拉着卢缇一步步后退出房门。

卢家人个个如临大敌,亦步亦趋,但苏醒都不放在眼里。

不知怎的,崔不去虽然没有半分武功,但在他看来,威胁却比身怀武功的乔仙和裴惊蛰还大。

这是出于练武之人的一种直觉。

说不清,道不明,却无比准确。

等他挟着卢缇退得离崔不去他们足够远,自忖能够从容离开之际,方才道:“秦妙语在本城有三处经常去的地方,一处是春香坊,一处是容和斋,还有一处,是城东的青砖小院,门口贴着绿柳春光好,红墙气象新的楹联。”

乔仙他们正是在春香坊找到秦妙语的下落,这一听就知道苏醒并无说谎。

苏醒一提气,卢缇就身不由己跟着跃上屋顶。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我该走了。”苏醒笑道。

他生得不算格外英俊,但一脱离险境,身上那股从容不迫的气度就出来了,由此观之,卢小娘子能倾心于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可惜所托非人,反误了卿卿性命。

崔不去:“我还有一个问题。”

苏醒:“崔道长,你太贪心了,我不会回答的。”

崔不去:“你既然不叫苏醒,那我该如何称呼你?”

苏醒沉默片刻:“尹在容,君子在功不在容。”

“是君子在德不在容吧!”乔仙忽然冷笑一声,“你知道吗?上次她与我们交手被擒住,宁可冒险逃脱,也没有说出你的下落。”

这个她,指的自然不是卢小娘子,而是秦妙语。

苏醒果然一愣。

这一晃神的片刻工夫,后面已有劲风袭来。

他想抓着卢缇躲闪已是不及,不得不将人推开,借力往旁边飘去。

但后面之人似乎先一步察觉他的意图,当下又跟着掠向一旁。

苏醒生怕被乔仙等人围攻,也不肯出手,直接就往前方逃逸。

谁知对方轻功高绝,竟生生赶到他前面,掌风拍来,苏醒不得不横剑抵挡,这一照面,就看见一张英俊含笑的脸。

“这么急着走啊,不先把我的印信还给我吗?”凤霄笑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