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无双 > 33.第 33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33.第 33 章

小说:无双作者:梦溪石字数:2437字更新时间 : 2021-10-10 15:04:55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眼下天气不热, 卢小娘子在棺木中躺了两日, 倒也还没有散出什么难闻的异味,但阴阳相隔,尸体重见天日, 卢家下人都禁不住后退两步,唯有苏醒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走近棺木,痴痴望着棺木内的人。

这一举动令李氏又是眼圈一红。

卢缇也忍不住心下后悔,若是自己没有一时糊涂,眼下一对佳儿, 又何至于沦落到如此境地。

他心中又痛又悔, 但这悔恨痛苦无法对着自己泄,只能盯住裴惊蛰和崔不去的背影, 狠狠想要挣动, 却轻而易举就被按住。

崔不去走到棺木边上,注视着棺木之内双目紧闭,神态安详的少女。

她的脸已经被擦拭干净,重新上了胭脂, 衣服自然也换上一套崭新的, 看不出原来从水里被捞出来时浑身湿淋淋的狼狈。

众目睽睽之下, 崔不去伸出去,在卢小娘子脸上摸了一阵, 甚至解开她衣领, 将尸身翻过去察看抚摸。

卢缇目眦欲裂, 要不是被制住,他怕是早就冲上去,对崔不去饱以老拳。

饶是如此,他与卢家众人,亦是高声叫骂不休。

崔不去头也没抬,不耐烦道:“除了卢缇和苏醒,其他人都堵住嘴巴。”

卢缇怒道:“你别以为这么做我就会感激你!小女已经死了,你想让她死后都不瞑目吗!我不会放过你们解剑府的!”

裴惊蛰忍不住咳嗽两声:“这位崔郎君是左月局的,并非解剑府中人!”

崔不去背对着他,漫不经心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要不是凤霄让你来请我出马,我又怎么会站在这里?老卢啊,你把这笔账算在解剑府头上,是没错的。”

卢缇:“我不管是解剑府还是左月局,总而言之,今日之辱,我卢某刻骨铭心!”

崔不去:“你别忙着说狠话,就算你把范阳卢氏的人找来,我解剑府也不怕你。”

乔仙、长孙菩提:……

裴惊蛰嘴角抽搐,对崔不去借查案之名行“猥亵”尸体的行径有些不以为然,觉得他只是借机在抹黑解剑府,正想制止,却蓦地睁大眼。

崔不去正弯下腰,竟然伸手掰开卢小娘子的嘴巴,伸手探入对方的喉咙深处!

“你……”

他失声喊出一个字,就见崔不去复又将手抽出,若无其事地转头问他:“有没有手绢?”

裴惊蛰下意识从袖中摸出一条帕子递过去,这还是他先前在街上看见样式可爱,买下来准备回去送人的。

崔不去接过帕子擦了擦。

裴惊蛰看见他将秽物擦在上面,忍不住泛起一股反胃的感觉。

崔不去却若无其事,反是对卢缇道:“你女儿不是溺亡,而是被害。”

卢缇原本愤恨的表情生生僵住,他难以置信道:“你莫要信口胡言!”

崔不去伸出手,帕子上面有一些黄色的粘稠状残渣。

“卢氏死前,吃过什么?”

卢缇自然不知,他望向妻子李氏,李氏自然也不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与子女不住在一块儿,每日除了晨昏定省,也未时时都在一块了。

李氏当下就召来女儿的乳母与侍女问话。

乳母四十开外年纪,看着老实忠厚,侍女则十五六岁,正是花一般的年华,一身粉色衣裳,虽然面容脂粉未施,身上也无饰品,但衣角绣着一朵巴掌大的荷花,已经足够为这少女增添一抹亮色。

崔不去让他们交代卢氏死去当天晚上,她们都在做什么。

乳母言道,自己当时正在厨下盯着一盅给卢小娘子准备的冰糖燕窝,那燕窝要炖上两个时辰,是预备在卢小娘子睡前呈上的,所以那天晚上没有与其照面,并不知道卢小娘子用了什么点心。

侍女则道:“那天晚上,大娘吃了绿豆糕,是婢子端上去的。”

时下家人以排行称呼主人,卢氏是独女,自然被称为大娘。

崔不去:“她可有何异常?”

侍女看了卢缇一眼,迟疑道:“白日里,郎主将大娘唤去,回来时大娘就闷闷不乐,婢子怎么问,她也不肯说,苏公子让人来请大娘出门看花,她也不去,就独自待在屋内。”

乳母补充道:“荷娘说得差不离,那日一大早,大娘去给郎主请安,比往常待的都久,约莫将近两个时辰,当时我还奇怪,派人去催促,但郎主那边的人说,大娘早就走了。”

卢缇方才被愤怒冲昏头脑,眼下听奴仆们回忆当日的事情,也勉强压抑住怒气,努力回忆道:“不错,那天我的确跟大娘提起太原王氏的婚事,大娘不肯,说她与苏醒早就情投意合,我……唉,早知今日,我当初又怎会犯了糊涂!”

崔不去:“你与她谈了多久?”

卢缇:“半个时辰左右吧,她娘进来相劝,我就让她回去好好想想,谁知她竟会……”

崔不去又问:“从你那里,到她住的屋子,走路需要多久?”

回答他的是卢小娘子的乳母:“我们下人教程快,半盏茶工夫就能到,大娘走得慢,大概要一盏茶。”

崔不去:“你们聊了半个时辰,加上回去的一盏茶,还有一个多时辰,她去哪里了?”

众人都望向平日与卢小娘子寸步不离的侍女,后者结结巴巴道:“大娘说想散散心,就走得慢了些。”

崔不去反问:“果真如此?她不会是去了别的地方,你不敢说而已吧?”

荷娘喊冤:“婢子岂敢撒谎!”

崔不去冷冷道:“将你们宅子的所有下人都喊过来,看那天有谁见过卢氏,就知道你有没有说谎了!”

裴惊蛰不明白崔不去为何突然从验尸又跳到了逼问卢氏的婢女,但他看见这个叫荷娘的婢女眉目慌张,说话吞吐,想必隐瞒了什么,也就没有出声打断,继续静观其变。

荷娘果然慌了,忙跪下道:“大娘是去找苏公子了!”

卢缇眉头紧锁,不等崔不去问,就追问道:“她去找苏醒作甚,你为何又要撒谎!”

苏醒道:“姑父,当时我正在作画,表妹忽然进来,满脸伤心,对我说,您要将她嫁给别人,我劝了她一通,好不容易将她安抚下来,让她回去,本以为等她平静一些就好了,没想到她钻了牛角尖,还……”

他再也说不下去,未竟的话化作一声沉沉叹息,神情憔悴,令人动容。

卢缇眼圈一红,差点老泪纵横:“是我对不住你们……”

“你且慢哀叹。”崔不去打断他,“荷娘,苏醒原本就寄住在卢家,他们还曾一同出门游玩,卢氏忽闻噩耗,去找苏醒倾诉排解,也是正常,你为何不敢说实话?”

荷娘支支吾吾,苏醒主动道:“是我让她瞒下这一段的,因为当时表妹因我而与姑父争执,若姑父知道她事后立马来找我,恐怕会以为我在蛊惑教唆表妹,我想避嫌。”

裴惊蛰忍不住出声:“她为了你与父亲抗争,你却想着置身事外,撇清自己?”

苏醒苦笑:“你怕是不知寄人篱下的难处。我与表妹的确情投意合,但我也的确孑然一身,无家无业,比起我,太原王氏才是更适合表妹的归宿,换作我是姑父,我也希望女儿能嫁给更好的人家!”

卢缇欲言又止,面露愧意。

李氏更是低头拭泪,痛哭失声。

崔不去却不为所动。

“你说你当时在作画,作什么画?”

苏醒:“《夏日映荷图》。”

崔不去:“把画拿来与我瞧瞧。”

苏醒皱眉:“崔道长,这似乎与我表妹之死无关吧?”

裴惊蛰也觉得崔不去种种问题,委实过于跳脱了,但崔不去仍旧道:“将你房中的画,连同那幅夏日映荷,都拿过来。”

李氏忍不住道:“崔道长,小女……”

崔不去:“与你们女儿的死有关。”

卢缇心烦意乱,朝卢管家挥挥手,让他照做。

画很快都被搬过来。

满满的一篓子,俱是苏醒平日所作,崔不去让乔仙一卷卷打开,里头画的大多是各种各样的荷花,既有含苞待放的新荷,也有花期将近的枯荷。

裴惊蛰对画研究不多,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觉得苏醒的画作水平很一般,换而言之,此人也许有些才华,却的确没有什么天分,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只是寄住在卢家的亲戚,而早该闯出自己的名堂了。

以棺木为中心,数十卷各式各样的荷花图摊开来,卢小娘子则在棺木里静静躺着,令人分外唏嘘。

“荷娘,”崔不去突然问,“你们大娘对你好不好?”

侍女一愣,忙道:“大娘对我自然是极好的。”

崔不去:“那你为何还要背叛她,帮苏醒隐瞒杀人的事情?”

此言一出,众人俱是震惊莫名。

卢缇更是失声道:“崔道长,你说什么!”

崔不去:“你家大娘死了,纵使家中一时没有缟素,也不是你穿一身粉色衣裳的理由,更何况这衣服上还绣着荷花,你又叫荷娘,好巧不巧,苏醒正好也喜欢画荷。你说,这天底下有没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苏醒冷声道:“崔道长慎言!荷娘喜欢荷花是因为她叫荷娘,与我又有何相干!”

“是吗?”崔不去呵呵冷笑,问卢管家和李氏,“荷娘是刚入府就叫荷娘了?”

李氏摇摇头,她对女儿身边的侍女还是很上心的:“她从前叫十娘,因为在家中排行第十,家里穷,父母养不起,六岁上就被买进来,两年前,大娘亲自为她改了名,才叫荷娘。”

崔不去望向苏醒:“两年前,你应该已经在这个府里了。”

苏醒:“那又能说明什么?”

崔不去:“你道我方才为何将手伸入卢氏口中,她当天晚上吃了绿豆糕,残渣还留在口中,如果是溺亡,临死前口鼻进水,必然会冲去原先的残渣,但她嘴里既无水中泥沙,食物残渣也还在,说明她死了之后才被沉入水中的,所以口鼻紧闭,水不能入!”

卢缇骇然,猛烈挣扎起来,长孙在崔不去的示意下松开手,卢缇跌跌撞撞扑上前,在棺木上低头察看。

崔不去望向苏醒:“凤霄拍下玉石的那天晚上,秋山别院高手云集,那个穿黑衣服的,就是你吧?”

苏醒冷冷道:“崔道长想栽赃于我,自然是什么脏水都往我头上泼了!”

崔不去:“那块玉是你送到琳琅阁的,目的是为了试探各方反应,引出你的同伙,所以你跟别人不一样,你不是去抢玉的,只是躲在一边观察,一旦确认你的同伙不在场,你马上就走了,一刻也没停。知道我为何会一眼就认出你吗?因为当夜那人用左手虚扶右手手腕,正与你现在一模一样,面容可以伪装遮掩,身体的动作却骗不了人!”

苏醒不为所动,依旧淡定:“那只是我平日作画写字多了,手腕耗力过度,偶尔疼,读书人大多这样,你若不信,再找个读书人来瞧瞧便知道了!”

但他话音方落,长孙就出其不意从后面朝他出手,掌风厉厉,竟是用上了八成的力道,欲将苏醒置于死地。

苏醒下意识脑袋微侧,但随即又站定身形,一动不动,任凭长孙越来越近,在最后一刻生生收掌回撤。

苏醒知道自己赌对了,他们只是想要试探自己。

但崔不去今日注定不肯轻易放过他:“不必装了,你方才想要躲避的举动,已经充分说明你身怀武功,而且还是个高手。”

苏醒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为何要在这里受你们污蔑,告辞!”

他甩袖便要走,乔仙身形一闪,剑光掠向他的后背,杀气腾腾,挟着千军莫敌之势。

这股杀气显而易见,与刚才长孙菩提的试探不同,苏醒无法再装聋作哑,只得选择侧身避过。

这一避,无疑就完全暴露了自己有武功的事实!

既已暴露,他也不再犹豫,当即手向腰间一抹,一道潋滟剑光在手中浮现,苏醒转身掠向乔仙,却在中途生生折身,直接抓了边上的卢缇作为人质,软剑卷在卢缇脖子上。

“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他!”

崔不去摇摇头:“你挟持他又有何用?我解剑府想要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因为任何人妥协!”

裴惊蛰:……

二府主啊,这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把黑锅一口口往解剑府头上扣,您还让他帮忙,是怕解剑府的仇人还不够多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