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我在古代变成鬼 > 6.第6章 希翼梦魇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6.第6章 希翼梦魇

小说:我在古代变成鬼作者:周佳非圆字数:1211字更新时间 : 2023-10-21 13:44:36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自从我以璃妃的梦魇为食之后,我总是能断断续续的出现一些幻觉。

我能深切体会到璃妃的过去,就像那些都是我的记忆,比如我现在看到的这一幕。

那是除夕的夜晚,整个都城从天空俯瞰就像是一颗巨大的夜明珠,整个长街上都挂满了大红灯笼,人们裹着厚厚的寒衣,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街道中央时不时的还有一群天真无邪的孩子手拿烟花,穿行而过。

而在城郊的一个别院里,有一群没有父母的孩子正在欢快的唱着歌谣。沈千寻拿着她收集到的厚厚的寒衣,亲自给每一个孩子穿上。

“丫头,你看看你又吃胖了。”沈千寻假装指责的笑道。

那个被叫做丫头的圆鼓鼓的女孩,转悠了一下她那乌黑的大眼睛,吸了吸快流出来的鼻涕,喃喃说道:“丫头总是感觉吃不饱,所以看见什么就想吃什么。”

沈千寻笑了笑,她正在给丫头穿一件棉衣,由于手冻得通红所以扣起扣子来很是不利索。

“让我来吧,傻丫头。”段落轩爱怜的看着沈千寻,那目光好似要把那积了三层的雪给融化掉。

“我不是傻丫头,我是丫头。”那个小女孩仰着被寒风吹得红扑扑的小脸抗议道。

段落轩一笑,摸了摸丫头那毛茸茸的头顶,轻轻说道。

“你是千寻姐姐的丫头,而千寻姐姐是我的丫头。”

说罢,段落轩便扭头看向千寻,那目光无限的宠溺。沈千寻脸红了红,但也笑着望向段落轩。

卫柒站在一旁帮沈千寻拿着那一捆一捆的衣服,表情并没有不耐烦,反而带有一种自内心的笑,看着自己的主子幸福的笑着,他也很欣慰。

段落轩把沈千寻的手握住,轻轻的揉着,颇为心疼的看着她那冻得通红的手,然后把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拥着。

沈千寻把脸轻轻地贴在段落轩的胸膛,听着段落轩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幸福的笑弯了嘴角。

“千寻,你相信我能使天下安澜,百姓安乐吗?”

沈千寻抬起头,她那如同黑宝石般的双眸望向段落轩。

“当然相信。”

段落轩此刻眼中流露的是激动是喜悦是终于找到一个不再阿谀奉承而是真心相信他,支持他的人的欣慰。

他想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最亲爱的人,可是他的母妃还是被人害死。他想用自己的力量使天下安澜,可是朝廷中又一波暗流总是诋毁牵制他,即使那些在朝堂上阿谀奉承的人,到最后依然在背后用言语的利器划伤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他自以为自己关怀天下百姓苦乐,自以为是一个清明的好皇帝,可是直到遇见沈千寻他才知道,原来世间有如此一个女子。

在别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争的头破血流的时候,她却愿意给予出自己的一部分去关怀那些可怜的生命。在别人都跳入世俗这个大染缸的时候,她却能遗世独立,依然无邪的笑着。

他爱上她,到底是她的荣幸还是他的幸运。

她爱上他,到底是他的际遇还是她的命劫。

接下来的画面开始加速,如同快进的电影一般迅速闪过。

她为他唱了一民谣,那袅袅飘荡的歌声使他笑弯了眉角。

他为她做了一碗饺子,那腾腾升起的烟气使她朦胧了双眼。

她与他在那样一座小小的别院里与孩子们嬉戏玩耍,她与他在那样一个寒冷的夜晚里与孩子们放着烟花。

当目送除夕离开的烟花绽放在整个国都之上的时候,他轻柔的吻上了她的唇,她羞涩的回应着他的吻,烟火迸出的光芒照亮了他们的脸庞,更照亮了他们嘴角弯弯的笑。

当烟火结束,一切归为平静之后,他解下他随身佩戴在腰际的一块青龙白玉,把它放在她的手心,轻轻吻了吻她的耳廓。

“相信我,等我,嫁给我。”

我对他们两个迅速地相恋感到十分惊奇,或许是因为中间有许多相处的细节在她的梦中没有体现出来。

但是我又觉得即使没有两个人之间漫长的相处,我也是会接受他们两个闪电般地结合,毕竟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更何况对于段落轩这样的一个皇帝。

一个心怀天下,满心抱负的皇帝,他的热血不异于那些在战场上杀敌报国赢得功名的将相,可若将相王侯英雄无用武之地,那么再强健的心恐怕也要积郁成疾。

所以满怀抱负的他受到朝廷黑暗势力的处处压制的时候,那颗心已经不能仅仅用孤寂来形容了,而在这时他遇到了沈千寻,这么一个温婉大方不拘小节的女子,他心怀天下,她体恤苍生。他那些在外人眼里都是空壳的理想在她的心中却泛起难得的共鸣。

谁说帝王将相只爱祸水妖姬,或许在那些帝王心中拥有一个温雅如水的女子,与他同心兼顾天下的女子,才是他们心中永恒的执念。

而沈千寻就是这样一个女子。

段落轩走后,沈千寻并没有做出痴儿般相思成疾的举动,每天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是偶尔会在闲暇时拿出他给的那块白玉细细抚摸,然后会心一笑。

她相信他,等他,嫁给他。

在这段等待的时光中也有一些令人动容的画面,比如他的养父母。

她的养父母没有什么文化,粗人一个,凭借自己劳动的双手来维持这个小小的家。

在她的梦境中总是看不清她养父母的模样,或许是时间隔得太久,面容有一些记不太清了,但是那模糊的声影总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比如他那行动不怎么利索的父亲总是早出晚归做一些小本生意,每次回家之时,不忘给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带上一包她最爱吃的桂花糕。

比如她那有一些老眼昏花的母亲,总是眯着眼凑近烛光下想要把那鞋垫上的牡丹绣的针脚绵密。

又比如当她想俏皮的粘着父亲的时候却现自己和父亲已经差不多高了,已经不再适合撒娇了,这时她的父亲总会怜爱又欣慰的说:“我的闺女长大了。”但其实也不知道到底是女儿长高了,还是父亲佝偻了。

又比如冬日里的暖阳,她会靠在她母亲的膝头,她的母亲拿着有些陈旧的桃木梳,轻轻的梳着她那乌黑秀丽的长,那手法轻柔,就像是要出嫁女子的母亲那带着祝福的梳,这时她的母亲会摸摸她的头轻叹:“等你哪天出嫁了,娘就能为自己而活了。”

可惜不是每一个人的心愿都可以被完美的实现,甚至上天还会和你开一个玩笑,使之逆向展,可能沈千寻的娘不会意识到她不但不能等到女儿出嫁为自己而活,反而为了女儿能为自己而活而为她死去。

世事总难料,所有的希冀都可能瞬间变成梦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