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45章 第 45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5章 第 45 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2368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49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余闻嘉本来就是个不太爱出风头的人,  他性子孤傲,平时独来独往,班里跟他走得近的同学很少,  他也不太爱跟其他人说他家里的事。

平时不声不响一乖孩子,  被惹急了也会跟人打架,  战斗力还不低,人家额头受了点伤,他自个倒是完好无损。

余闻嘉不喜欢受人关注的感觉,他有点烦了,催促梁佟:“哥哥,  我们走吧。”

虽然不想回应同学们的议论,  余闻嘉还是礼貌地跟他们说了“拜拜”。

“我走了,明天见。”余闻嘉机械地说。

同学们七嘴八舌道:“拜拜拜拜!”

余闻嘉坐进副驾驶座,  他从来没做过这么小的车,  连车门开起来都那么炫酷。

余闻嘉忽然笑了一声:“你成我家司机了。”

“你爸爸雇不起我。”梁佟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刚刚在你后边、脑门上鼓了个大包的是跟你打架的那个人吗?”

余闻嘉点了点头:“嗯。”

梁佟挑了挑眉:“战斗力可以。”

“那是他自己撞的!不是我弄的。他自己没站稳,  撞到黑板上了。”

“你伤着没?”

那小孩儿看起来高高壮壮的,光吨位上就碾压余闻嘉了。

余闻嘉摇头:“没有。”

当时班主任来得很及时,  那场架没打得起来。

小孩儿坐在旁边,  梁佟不敢把车开得太快,而且这片儿靠近市区,也没办法提速,  他头一次开跑车开得这么憋屈。

这车就是个花瓶,  只能用来撑撑场子。

余闻嘉低头玩自己的手指头,  心情特别明朗,满足感爆棚。他从小就崇拜两个男人,  一个是他爸,  一个是邱梦长,  现在这个崇拜名单里又多了一个人。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余闻嘉问梁佟。

梁佟欠嗖嗖的:“这是我**。”

余闻嘉哼了一声:“我回头问我哥去。对了,我哥呢?他是不是还在上班呀?”

梁佟嗯了一声,他想起了什么,忽然问余闻嘉:“你哥以前有给你找过嫂子吗?”

“当然没有啦,我哥又没结过婚!”

“我说的是准嫂子。”

余闻嘉摇摇头:“没有。”

“你哥没谈过恋爱?”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没有吧。我妈说他工作太忙,没时间谈恋爱。”

梁佟笑笑:“是吗。”

看样子邱梦长的家人应该还不知道他的性取向。

“你谈恋爱了吗?”余闻嘉还挺八卦。

“不告诉你。”

余闻嘉一脸不高兴:“什么都不告诉我,不说拉倒。”

梁佟把余闻嘉送到了小区门口,门卫看傻了,见过有钱业主的豪车,但是这么拉风的跑车还是头一回见识到。

小区不让非业主的车辆随意进出,梁佟只能把车停在外面。

同一栋楼里认识余闻嘉的阿姨,看见他被一个开豪车的陌生男子带着往小区里走,停下来问:“嘉嘉,今天不是妈妈接你放学的呀?”

“我妈妈加班。”

“那这是谁呀?”

“我表哥的朋友。”

“我说怎么从来没见过呢……那你赶紧回家吃晚饭吧,阿姨走了啊。”

“阿姨再见。”

梁佟把人送上楼,在电梯里问余闻嘉:“晚饭吃什么?家里有人做饭吗?”

“保姆阿姨会做的。”

走到家门口,余闻嘉打开了指纹门锁,屋里的灯亮着,厨房里传来忙碌的动静。

“嘉嘉回来了?”保姆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余闻嘉应了一声,问梁佟:“你要在我家吃饭吗?”

“不了,我还有事。”

“什么事啊?”余闻嘉很想让梁佟留下来。

“回去上班。”

“啊?你怎么还要回去上班啊?”

梁佟笑了声,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因为我是老板。”

“你是不是很有钱啊?”

“还行。”梁佟拍拍他的下巴,“我走了,你进去吧。”

“你等等。”余闻嘉说着跑进了卧室,把书包往书桌上一扔,从抽屉翻出了一部手机,他有手机,但平时基本不用,他不爱线上聊天,也不喜欢玩游戏,手机对他而言就是一块废铁。

梁佟在门口等了会,余闻嘉捧着手机从屋里跑出来,喘着气道:“我们加微信吧,这样我想找你玩的时候可以直接在微信上找你。”

“我平时很忙,没空陪你玩。”嘴上这么说,梁佟还是从兜里摸出了手机。

余闻嘉把手机开机,等待数十秒,打开到微信界面,说:“我怕以后找不到你人。”

“找你哥就能找到我。”梁佟把微信打开,给余闻嘉扫了一下。

梁佟把自己的名字打出来给余闻嘉看,余闻嘉备注好,笑了笑,说:“我叫余闻嘉。”

梁佟嗯了声:“我知道。行了,我走了。”

“拜拜,梁佟。”

走出小区,梁佟坐进了车里,拿手机给邱梦长发了条微信,问他在干什么。过了三分钟邱梦长也没有回复,梁佟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回公司后,梁佟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开了一场临时视频会议。

会议开完已经八点半了,梁佟看了眼手机,发现微信置顶一栏还是空白一片。

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跳出了邹鸣的名字。

梁佟拿起手机:“什么事?”

“哥,我需要你,你快来。”邹鸣说话的背景音特别吵,他不得不拔高了嗓门。

梁佟微微皱眉:“怎么了?”

“我在酒吧,出了点事,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说清楚点。”

“刚刚在酒吧有人找我喝酒,喝了没一会,有个男的来找茬,说我泡他对象,我朋友帮我骂了两句,那人就对我朋友动手,我就跟他打起来了。”

“你受伤没有?”

“没有。”

“谁先动的手?”

“对方。”

“这种事找我干什么,打电话报警。”

“不能报警!”邹鸣有点着急,“被我爸知道我就惨了,他肯定不愿意让我在这呆着了,肯定会让我回法国,我还不想回去呢。”

“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朋友呢,人怎么样?”

“人没怎么样,就是砸了好多酒,现在酒吧老板不让我们走。”

梁佟把通话切换到免提模式,手机搁在桌上,问:“哪个酒吧?”

“blueness。”

梁佟刚拿起水杯,闻言手一顿,“gay吧?”

“啊。”

“你一个直男去gay吧干什么?”

“被我朋友忽悠过来的,我进来才发现不对劲。”

梁佟漫不经心地笑笑:“发现不对劲还跟人喝酒,你这接受能力够强的啊。”

邹鸣笑了笑:“哥,你别说,这gay吧帅哥还挺多的,男的长得比女的还漂亮。”

邹鸣是直男,但他不恐同,刚刚他意识到自己进了gay吧,就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并没有觉得反感,想着反正来都来了,那就接受一下新事物,见识一下新世界。

他长得英俊,一进去就被不少人盯上了,找他喝酒的很多,他也没表现出抗拒,反正就是喝酒聊天,又不会吃亏。人家想约,他就直接拒绝,说得明明白白,喝酒可以,但是不约。

没想到喝酒也能喝出事来。

“哥,你来救我么?”邹鸣可怜兮兮的,“我不想被我爸遣送回国。”

“地址发我,我一会过来。”

“好!我等你!”

梁佟点开微信,邱梦长还是没回消息,这么久都没回,估计一直在做手术。

梁佟给他发了条语音:“忙完了回我消息。”

梁佟自己开车去了酒吧,他把车停在门口的停车位上,按下车窗往酒吧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拨通邹鸣的电话。

他戴着一副银边眼镜,坐在拉风的跑车里,很难不引起路人的注意。

电话没打通,有人敲了敲车窗,梁佟侧头看了一眼。

“一个人吗?”来搭讪的是个长得挺英俊的男人,面相成熟,气质斯文,看上去年纪不小。这人对自己的颜值有着清晰的认知,如果外形上没点资本,他也不会轻易在大马路上跟一个开超跑的小帅哥搭讪。

梁佟没说话,低头看手机。

“一起进去喝一杯?”

“不用。”梁佟下了车,径直往酒吧的方向走。

那人跟了上来,低声问:“有约了?”

他走在梁佟旁边,靠得有些近,梁佟不由得皱眉:“离我远点。”

酒吧内部很大,邹鸣他们那边闹得再凶,也没影响到其他狂欢的客人。邹鸣在的那个吧台,地上一片狼藉,都是被砸碎的酒瓶,遇到这种情况酒吧老板也不愿意报警,警察来了影响生意。主要是这一地的酒,得有人买单。

邹鸣正在跟梁佟打电话:“哥,我在a区,你进来了往左边走。”

梁佟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邹鸣眼睛一亮,冲他挥手:“哥,这边!”

梁佟挂断电话走了过来。

“哪位是老板?”梁佟问。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开口道:“我是负责人。”

梁佟嗯了声:“地上的酒,估一下价。”

对方会错了意:“您要全额赔?”

梁佟看了她一眼:“我们只赔一半。”

“另一半难道要我赔?”跟邹鸣起冲突的人从人群里冒了出来。

邹鸣的朋友高声道:“不然呢?没让你全赔就不错了,要不要调监控看看,是谁先动的手?”

酒吧负责人说:“先生,那一半理应您赔,如果您不配合赔偿我们的损失,我们只能报警了。”

对方自知不占理,噤了声。

酒吧负责人吩咐酒保来估价,邹鸣重新找了个卡座,让梁佟小坐一会儿。

“哥,谢谢你来救我。”邹鸣哭丧着一张脸,有点郁闷,“酒钱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梁佟轻笑一声:“还给我?你的老婆本得攒到猴年马月去?”

“不攒了。”

邹鸣的朋友噗嗤笑了一声:“你还知道老婆本啊?”

他看上去年纪不大,五官很青涩。

“忘了介绍了。”邹鸣说,“这是仇英,我朋友。”

梁佟看仇英一眼:“你带他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对方干笑了一声:“带他见见新世界嘛。”

梁佟在心底笑了一声,心道你是想带他看新世界,还是想看看能不能掰弯他。

“你多大了?”梁佟问。

“20。”

“还在上学?”

“嗯。”

他说话的时候视线总是不经意地落在邹鸣身上,也就邹鸣这个直男,没看出来人家对他有意思。

邹鸣插嘴道:“他可厉害了,才20就读研究生了!”

梁佟莫名其妙提了一句:“邹鸣过几个月就要回法国。”

仇英愣住了,表情发怔地看着邹鸣:“是吗?”

“是啊,今天如果我哥不来救我,我说不定明天就被我爸赶回法国了。”

仇英哦了一声,低头玩手机,不说话了。

“怎么了?”邹鸣亲昵地搂住他的肩膀,勾了勾嘴角,“舍不得我啊?”

“大鸟哥,再强调一遍,我是gay,离我太近你很危险。”

梁佟笑了,眼神玩味:“大鸟哥?”

“啊呀,你想哪儿去了!大鸟是我名字的延伸义,看不出来吗?哥,你思想不纯洁。”

“都成年人了,谁思想还纯洁。”仇英嘀咕了一句。

说话间,有个瘦瘦高高的男生走了过来,一脸歉疚地看着邹鸣:“实在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他就是刚才跟邹鸣喝酒的人,那个找邹鸣茬的是他的前男友。

“我没想到他也在这,我跟他分了都小半年了,没想到他还那么神经病,对不起啊。”

邹鸣说:“这也不怪你啊,你道歉干嘛。”

对方叹了口气:“总之对不起了,今天你们喝什么,我来请客。”

“不用了,真的,没必要。”

他前脚刚过来,他前男友后脚就跟来了:“你又来找他?”

“你有病吧?咱俩分手多久了你心里没数?”他推开他前男友,“有病去治病,别在这碍眼。”

两个人你推我拽,纠缠着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邱梦长刚做完手术,魂被抽去了一半,他洗了澡就在更衣室的长椅上躺下了。

赵晓阳这台手术完成的时间远远大于预计的时间,邱梦长闭上眼,仿佛还能看到从手术室里出来,赵晓阳他妈见到他时,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黄大夫也刚做完手术,他从门外走了进来,开口时嗓子都是哑的:“我勒个去,你下午那台手术做到现在?”

邱梦长睁开了眼睛:“你也还没回家呢。”

“别提了,刚要下班,就来了个急诊,我到现在一口热乎饭还没吃上,饿死我了。”

邱梦长打开手机,点开了梁佟发来的语音。他给梁佟回了消息,但是梁佟没有回复,他想了想,直接给梁佟打了通视频电话。

他太累了,累到只想看一看梁佟的脸,哪怕一秒也行。

梁佟去洗手间了,手机忘在了桌上,邹鸣去吧台点酒,仇英本来在看手机,余光扫到桌上的手机在闪,他抬了下头。

他把手机拿起来看了看,转头叫住邹鸣:“大鸟哥,有人给你哥打电话。”

“谁啊?”邹鸣伸手,打算把手机给梁佟拿去。

仇英伸长胳膊把手机递过去的时候,没坐稳,手一滑不小心点到了接通键。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镜头正好对着舞池,仇英感觉手里的手机没再震了,才发现他已经把电话接通了。

“我靠,点错了!”

黄大夫正从柜子里拿衣服,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音乐声,吓得手一抖,他回头看邱梦长:“看什么呢这么大声音,吓我一跳。”

仇英讨厌接电话,更别说帮别人接电话,他手忙脚乱地滑动屏幕想挂掉电话。

邱梦长在电话这头看着,看到屏幕里出现了一张五官青涩又模糊不清的脸。

三秒后,屏幕一黑,对面挂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