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46章 第 46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6章 第 46 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1799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48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仇英顿时觉得手里的手机特别烫手,  赶忙搁在桌上,“鸟哥,怎么办,  我不小心把电话挂掉了。”

邹鸣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问:“谁打来的?”

“备注是‘医生’。”仇英不明情况,  关心道:“你哥生病了?”

“医生?”邹鸣凑过来看了一眼,  这备注让他很快联想到了某位医生,看到屏幕上的通话记录,他有点讶异:“怎么还是视频电话?”

“我刚刚还手滑按到接通了。

邹鸣问他:“你看到他的脸了?”

“没有,刚接通我就挂了。这医生怎么大晚上的打视频电话过来啊。”

“想我哥了呗。”邹鸣笑得意味不明。

“啊?”

“可惜你没看到脸,这医生——”邹鸣顿了顿,  挑眉道:“长得特别帅。”

仇英从刚才开始情绪就有点低落,  邹鸣这话又触到了他敏感的神经:“帅不帅跟我有什么关系。”

“哎你不就喜欢帅哥吗。”

说话间,梁佟已经回来了,仇英主动认错:“不好意思啊哥,  刚刚不小心把你的电话挂掉了,我不是故意的,  就是手滑了。”

梁佟目光落向桌上的手机,  邹鸣在一旁说:“哥,你赶紧回个电话吧,这电话是你的医生打来的。”

邹鸣特意加重了“医生”两个字的读音。

梁佟拿起手机,发现邱梦长打的还是视频电话。

屏幕上显示通话时间4秒,  梁佟偏头看向仇英:“你接电话了?”

仇英赶紧解释:“我是不小心滑到的,  马上就挂掉了,真的不好意思啊……”

邱梦长坐在更衣室长椅上,  沉默不语地看着手机屏幕。在他情绪翻涌的三分钟内,  他没有给梁佟回拨电话,  只是静静地端坐着。

梁佟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邱梦长接通电话,背景音还是那么喧闹。

“下班了?”梁佟问他,“刚刚去洗手间了,没带手机。”

“你在哪?”

“酒吧。”

酒保已经给砸坏了的酒估完价,负责人带着账单找了过来。

“先生,这是我们核算出来的账单,您过目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麻烦在账单上签个名。嗯……您是现金还是扫码?”

梁佟对电话那头的邱梦长说:“等我一会。”

他拿过账单扫了两眼,仇英拿出手机对着账单拍了张照。

梁佟给负责人递了张卡,“刷卡。”

“刷卡的话,能麻烦您跟我去一趟柜台吗?”

梁佟把卡交给邹鸣,“你去。”

梁佟继续跟邱梦长通话:“喂。”

“你去酒吧干什么?”

“我弟在酒吧跟人打了架,我来帮他擦屁股。”梁佟眉梢一挑,“怎么,你以为我来玩儿的?”

“刚才接电话的是谁?”

“我弟朋友。”

“你在同性恋酒吧?”

邱梦长问这话的时候刚巧有个男的端着酒杯来跟梁佟搭讪:“帅哥怎么头破了?被人砸的?”

梁佟没搭理这人,继续跟邱梦长说话:“你怎么知道我在同性恋酒吧?”

“舞池里全是男的。”

梁佟笑了声:“就那么几秒,你看到这么多东西?”

来搭讪的男人耐心地等着梁佟,梁佟戴眼镜的时候跟不戴眼镜的时候气质不太一样,多数时刻他的眼神是很冷的,会给人很浓重的距离感,让人觉得不好接近。

戴上眼镜,薄薄的镜片挡住凌厉的双眸,削弱了他眉眼间的冷感,气质变得很斯文,还平添了几分禁欲的气息。

加上他谈吐不凡,从头到脚一身的奢侈品牌,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块镀了金的香饽饽。

路人跟梁佟搭讪的话刚才全落进邱梦长的耳里了,他很冷静地爆了句粗:“让你旁边的人滚蛋。”

梁佟一怔,没想到邱梦长还有脾气这么暴的时刻,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搭讪的人,那人眯着眼睛绅士地一笑:“不着急,等你。”

“别等了,不约。”

“不约没事儿啊,一块喝杯酒嘛,就当认识个新朋友。”

邹鸣刷完卡刚过来,热心地把那位搭讪的男士往外推:“不约就是不约酒,不是不约炮,不会这个都听不明白吧?这位大哥你不要打扰别人跟男朋友打电话啊。”

仇英吃了一惊,目光向梁佟凝聚。

“有主了?”那人啧了一声,举了下酒杯,“打扰了啊,抱歉。”

“人已经滚了。”梁佟对邱梦长说。

邱梦长嗯了声:“早点回去休息。”

“给我打视频电话干什么?”

“想看我男朋友的脸。”

“一会儿给你看真人的。什么时候下班?”

“今天值班,睡医院。”

“饿吗?晚饭吃了没?”

“还没。”

“一会我来找你。”

“一会是多久?”

梁佟低头看了眼腕表,“现在过去大概半小时吧。”

“我现在就想看你的脸,我想跟你视频。”

邱梦长从小到大独立惯了,非常潇洒,结果谈了个恋爱人变黏糊了,黏起人来还挺难让人招架,还会浅浅地撒一下娇。

“酒吧太吵了。”梁佟说,“那么黑,你也看不清我的脸。”

“出去打。”

梁佟忍住笑意:“知道了。我一会打给你。”

邱梦长挂断电话,身后的黄大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被他肉麻坏了:“哎哟,梦长你这谈起恋爱来也挺要命的,这么黏糊呢。你看我这一身鸡皮疙瘩……”

邱梦长笑了笑没说话。

黄大夫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感慨道:“果然之前是没遇到合适的,一遇到合适的那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感情啊,还得看缘分。”

梁佟准备要走,邹鸣也站了起来:“球球,我也走了。”

球球?

梁佟看了邹鸣一眼,方才意识到“球球”是邹鸣对仇英的称呼。

“你这么早就走?”

邹鸣面露倦色:“不想在这呆了,有点累了。”

“那我也走吧。”

梁佟问他们:“你们怎么回去?”

邹鸣说:“我先打的送他回学校,再回家。”

梁佟哼笑了一声:“20岁的研究生了,还要你打的送回学校。”

这话里的意味很明显,包括之前梁佟提的那句“邹鸣几个月后就要回法国”,仇英知道这话是对他说的,在提醒他。

梁佟看得很明白,但是邹鸣看不明白。

“20岁怎么啦?”邹鸣一把揽过仇英的肩头,“20岁还是个宝宝,长这么好看万一路上被坏人盯上了怎么办。”

很甜蜜的话,仇英只觉得难受,但他也只是配合地笑笑,希望能够满怀从容跟几个月后的邹鸣告别。

走出酒吧,梁佟依言给邱梦长打去了视频电话。

邱梦长很快接了,镜头对着他那张俊脸,视频画面比较模糊,梁佟边走路边斜举着手机,眼神顾不上镜头。

邱梦长这边屏幕上的梁佟完全是糊的,从他拿手机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移动的下巴,和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这是你的脸吗?”邱梦长吐槽,“我只看到了一个帅气的下巴。”

梁佟闷闷地笑了两声,喉结在抖。

“戴眼镜了?”邱梦长盯着他脸上的银边眼镜。

网络原因,对话有延迟,过了三秒,梁佟才垂眸看向镜头,嗯了一声:“晚上开车看不清。”

梁佟轻微近视,平时不怎么戴眼镜,一般只有开会和晚上开车的时候才会戴。

邹鸣听见电话里传来低沉的男音,脑袋从梁佟身后探出来,冲屏幕里的人咧嘴一笑:“晚上好啊医生。”

仇英正低头看着手机,闻言抬了下头。

“热恋期就是不一样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邹鸣打趣道。

邱梦长笑了笑:“中文不错。”

“这个新成语是我们球球教的。”

邱梦长脑中有根神经一跳,仿佛听到黄旸在叫他,他的dna动了:“球球?”

“是球球,不是邱邱。”梁佟笑得眯起了眼睛,喉结又微微颤了起来。

邹鸣把仇英拉进了镜头里,“就他,我朋友,刚刚不小心接了你电话的那个。”

仇英看着屏幕愣了两秒,心底卧槽了一声。

邹鸣居然没夸张,这人真是个超级大帅哥。这颜值有点太高了,仇英冷不丁跟人对上视线,耳朵莫名红了。

“不好意思啊刚刚,不小心把你电话给挂了。”仇英被帅哥帅得有点眼晕,但内心非常坦荡,没有任何想法,但他耳朵的的确确是红了,梁佟和邹鸣都看在眼里。

“没事。”邱梦长在电话那头说。

邹鸣嘟囔了一句:“你脸红干什么?”

仇英猛地转过头,生怕旁边的正主误会:“我哪里脸红了,你瞎说什么啊。”

“耳朵红了。”邹鸣啧了一声,“你果然就喜欢帅哥。”

仇英不知道怎么的,焦躁的情绪被邹鸣这句话挑到了顶峰:“你他妈还是个帅哥呢,我还喜欢你呢。邹鸣你真是有病,**。”

仇英撂下他往马路上走,邹鸣莫名其妙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还没反应过来,仇英已经走远了。

“好好的你生什么气啊?”邹鸣追了上去,“等等我,我送你回去。”

“不需要。”

仇英站在路边等车,邹鸣紧挨着他站在他旁边,低头跟他耳语,仇英往旁边挪一下,他就跟着他挪一下。

“那男孩喜欢你弟?”邱梦长问。

梁佟扯了扯嘴角:“可能吧。”

他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挂了,我开车了——”他顿了顿,笑着念出黄旸对邱梦长的爱称:“邱邱。”

梁佟让艾希礼准备了份晚饭,他到医院的时候艾希礼已经把晚饭送过来了,都是一些私房菜。

邱梦长在值班室,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梁佟拎着餐盒站在门外,鼻梁上还架着那副款式简单的银边眼镜。

这是邱梦长第二次见到梁佟戴眼镜,直观感受就是太有气质了,难怪招蜂引蝶。

梁佟直到进屋也没说话,邱梦长沉默地关上门,待梁佟把餐盒放在桌上,拉着他的胳膊把人压在了衣柜上。

邱梦长沉默地吻他,咬他的舌头,手指缓慢地揉搓他的耳垂,从柔软的耳垂一点点滑到凸出的喉结。

他还记得刚才在视频电话里,梁佟笑的时候,喉结抖动得很明显。

有点性感,又有点色情。

梁佟被吻得透不过气,喉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鼻息交缠,薄薄的镜片沾上了温热的湿气,梁佟的视线变得模糊。

邱梦长轻轻捏了捏他的喉结,压低了嗓音说:“以后少去那种地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