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37章 第 37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7章 第 37 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1953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45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医院晚上只有急诊室有人值班,  门诊药房不开门,开不了药,邱梦长只好去医院附近的大药房买了瓶消肿化瘀的喷剂。

药水喷在肩膀上感觉凉凉的,  梁佟抬眸盯着邱梦长,邱梦长目光垂落,检查他的肩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邱梦长面无表情的时候就是一张非常帅气的冷脸,跟他笑起来的时候差别很大,他一笑眼尾就会向下弯,给人一种很甜蜜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长相,  确实把梁佟的审美癖好拿捏得死死的。

邱梦长发现梁佟在看他,那视线都快把他的脸盯出火来了,他已经知道梁佟是个十足的外貌协会,  垂着眼眸笑了笑,忽然说:“有个事想问梁总。”

梁佟心想,  又来了。

肩膀上的药水干透了,  邱梦长把他的衣服拉上去,揶揄道:“梁总身边的员工是以颜值为标准录用的吗?”

梁佟坦然道:“不是唯一标准,但是很重要的标准。”

“就知道你是个外貌协会,网上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邱梦长拍了拍他的脸,“颜狗。”

颜狗抓着他的手在指缝间亲了一口,  理又直气又壮:“那又怎样。”

“你怎么没去娱乐圈找个男朋友。”

找个娱乐圈的人当小情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梁佟想找早找了。他又不是见一个好看的就喜欢一个,  更何况邱梦长的长相在他这才称得上是绝色。

审美是很主观的。

邱梦长身上的气质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也要对他们有**才行。”梁佟露骨地说,  “我不会把时间花在没有意义的人身上。”

邱梦长挑了挑眉,  开始较真:“那梁总是对我**多一点,  还是喜欢多一点。”

梁佟不假思索:“喜欢你才会有**。”

不过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更多一点。

所谓的一见钟情,抛开文雅的说法,就是见色起意,梁佟当时没想那么多,单纯被邱梦长的长相吸引住了,那会只要一看见邱梦长脑子里就是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当然,现在也是。

如果只是单纯的走肾也就罢了,可是梁佟跟邱梦长接触了几次就认清了现实,也看透了自己的本心。

他最开始也没想到自己会那么有耐心,被人拒绝了一次,还能耐着性子等人家回心转意,他甚至还想过,如果再被拒绝,那就要采取比较激进的手段了。

反正邱梦长这人,他是一定要得到的。

邱梦长把药瓶盖上瓶盖,放在一边。

氛围刚刚好,心情也很躁动,但是梁佟还在养伤,现在不适合聊那些暧昧的话题。

梁佟要真把他的兴致挑起来了,不是亲几下就能解决的。

“早点休息吧,我一会就回家了,明天再来看你。”邱梦长说。

“我明天出院。”

“这么快?”

“我再不回去,寰厦的股票就真快跌了。”

邱梦长笑了下,说:“回家注意点伤口,不能碰水,过半个月来医院拆线。”

“嗯。”

邱梦长帮梁佟盖上被子,梁佟问他:“今天陪我么?”

“我明天要去外地开会,东西还没收拾。”

梁佟点点头:“那你早点回去吧。”

梁佟出院后两天,黄旸才从钟言那听说了梁佟受伤的事。

邱梦长正在给老白倒猫粮,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黄旸在群里冒了个泡。

黄旸:梁老板受伤了?邱梦长

邱梦长:嗯

黄旸:严重吗?

邱梦长:脑袋上缝了四针

黄旸:操,要死啊

邱梦长:没伤到要害,皮外伤

没过多久,黄旸在群里发了一条语音,语气有点激动。

“什么情况啊,这一个月没见到人,刚回国就受伤了,邱邱,我听钟言说梁老板还是为你受的伤?”

邱梦长摸了摸老白的尾巴,有些心不在焉,也没有回群里的消息。

黄旸的语音还在发送。

“梁老板是不是出院了?找个时间咱四个一块聚聚吧,我订个餐厅,你叫上梁老板,跟他好久没见了,本来分店开张的时候他就没去,我还没找机会好好谢谢他。”

钟言在群里说:你想谢谢他怎么不单独请他吃饭

黄旸:我喊他也要愿意来啊,我哪儿有那么大面子

邱梦长一直没在群里说话,盯着老白吃猫粮,黄旸在群里艾特了他好几次。

手机震个不停,邱梦长拿过来看了一眼,点开黄旸发的语音。

邱梦长回复了黄旸最后一句话:你面子还不大啊,上次你没跟他单独喝酒?

黄旸:他找我喝酒聊的不全都是你?后来还跑去找你了,我就是个工具人[微笑]

黄旸:哟呵,这事儿居然还记着呢[阴险]邱大夫您这是吃我的醋呢?

黄旸还不知道邱梦长和梁佟已经在一起了,他以为他俩还在纠结纠缠呢。

黄旸:不是我说,你俩是打算互相折磨到白头吗?你还有机会嫁入豪门吗?

邱梦长暂时不想跟黄旸说这件事,不然今天一晚上这群里就没法儿消停了,黄旸连夜赶来他家拉他去喝酒庆祝都有可能。

黄旸的消息又弹了出来。

黄旸:问问梁老板这两天有没有空,我请客吃饭,记得问啊邱梦长

邱梦长:好

梁舟安出国旅游回来了,知道梁佟受伤住了院,她在国外都没心情玩了,提前两天回了国。

今天梁怀玉在家里设了家宴,叫上了邹文宇和邹鸣,看在梁佟的面子上,邹文宇赏光接受了梁怀玉的邀请。

吃完饭,邹鸣在院子里跟happy玩,看到梁佟站在花坛边打电话。

“这几天有空吗?跟我们一起吃个饭,黄旸请客。”电话那头的邱梦长说。

“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可以吗?”

“可以。”

“我来接你,你在家还是公司?”

“不用了,我让司机带我过去。”

电话那头的人安静了会,道:“好。”

梁佟挂了电话,在庭院的躺椅上躺了下来,夏天已经过去了,天气转凉,室外很凉爽。

邹鸣走了过来,happy“吭哧吭哧”地跟在他身后。

邹鸣拿起桌上的酒精饮料猛吸了一口,转头笑盈盈地看着happy:“别对着我流口水了,这东西你又不能吃。”

梁佟抬起眼皮喊了声:“邹鸣。”

“怎么啦,哥。”

“你恋爱经验是不是挺丰富的。”

邹鸣搅了搅吸管,故作害羞:“这都被你发现了。”

“看你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梁佟嗤笑一声。

“什么意思?”邹鸣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省油的灯是什么意思?”

梁佟言简意赅道:“乖孩子。”

“我怎么就不是乖孩子啦?我都成年了,恋爱自由啊。”

别说成年人恋爱自由了,在法国,就没有早恋这一说,邹鸣小学就会撩妹了。

“你一般都是怎么谈恋爱的,谈恋爱的时候都干些什么?”

邹鸣吸了口饮料,有点懵懵的:“怎么突然问这个……啊,你跟那个医生在一起了?”

梁佟嗯了声。

邹鸣笑了起来,差点被饮料呛到。

他是真没想到他哥居然会跟他请教这种问题。

“谈恋爱还能干嘛,接吻拥抱**啊。”

“……”

“汪!”happy叫了一声,兴奋地甩着舌头。

邹鸣捂住它的两只大耳朵,说:“少儿不宜,小朋友不要听。”

少儿不宜是他前两天跟酒友新学的成语。

梁佟的表情很是无语,看样子已经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邹鸣不跟他开玩笑了:“哥,我发现你还挺可爱的。”

梁佟睨了他一眼。

“谈恋爱当然是干什么开心就干什么了,难道你还想制定个恋爱计划啊,那多没意思。”

梁佟没经验,所以才想请教一下邹鸣这个情场老手,他感觉自己没什么浪漫细胞,除了想跟邱梦长这样那样,脑子里没有其他想法。

既然已经正式在一起了,总要做点情侣间该做的事,老想着成年人那档子事,那不就成炮友了么。

虽然在梁佟眼里炮友跟男朋友在性质上没什么区别,因为对象都只能是邱梦长。区别只在于,一个是不喜欢他的邱梦长,一个是喜欢他的邱梦长。

但邱梦长又不能跟他共脑,不可能也这么想。

邱梦长缺乏安全感,梁佟不是看不出来,他要的是一份安定的感情,梁佟必须要让他感受到这些。

“对了,刚刚是医生给你打的电话吗?”邹鸣问梁佟。

“嗯。”

“他约你?”

“约我跟他朋友一起吃饭。”

“他是不是说他要来接你?”

梁佟看了他一眼:“你听那么清楚?”

“哥,你真的是有点直男啊。”邹鸣把杯子里的饮料吸光了,“他说他来接你,你居然不要,还说会让司机带你过去,你在想什么呢,也太不解——”

邹鸣卡壳了:“那个成语叫什么来着,不解什么?”

梁佟淡淡道:“不解风情。”

“对对对,就是这个。”

身居高位久了,有些习惯都已经刻在骨子里了,梁佟刚才也没多想,只不过习惯造成了下意识。

“多体贴啊,还想着专程来接你,结果你回人家一句‘我让司机带我过去’。”

邹鸣学着梁佟一板一眼的腔调,把自己给学笑了,摸着happy的耳朵放声大笑起来。

“难怪我爸说你一点都不像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哥,你不是才二十六吗。”

“二十七。”

“你的生日不是还没过吗?”

法国不分虚岁和周岁,梁佟也懒得跟他解释这个。

邹鸣拍拍梁佟的肩膀,给他鼓劲:“哥,有活力点,别跟个小老头似的。”

happy“嗷嗷”嚎了两嗓子,仿佛在说“就是就是”。

第二天晚上,邱梦长载着钟言一起去了黄旸订的餐厅,他刚把车停好,就看到路口拐进来一辆劳斯莱斯。

他跟钟言下了车,看到梁佟从那辆劳斯莱斯里走下来,头上还戴了顶宽松的黑色渔夫帽。

钟言忍不住笑了一声:“总裁怎么这打扮啊。”

梁佟穿得挺清爽帅气的,似乎是为了配那一顶渔夫帽,一身的穿搭都比较休闲,深色牛仔裤加一件纯色t恤,虽然如此,那顶渔夫帽还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司机把车开走了,梁佟抬起下巴往他们这边看,半只眼睛被帽檐挡住,邱梦长跟钟言一块走了过来。

“怎么戴了顶帽子?”邱梦长轻轻抓了一下他的帽檐。

因为伤口不能碰水,梁佟好几天没正经洗过头了,之前头发被邱梦长剃光了,护工每天都会拿湿毛巾给他擦头,现在头发有点长长了,光拿毛巾擦不干净,而且他现在头发乱糟糟的,毫无造型可言,只能拿渔夫帽挡一挡。

活了二十几年就没遭过这种罪。

梁佟说:“头发太油了,不能见人。”

邱梦长不由得笑了声。

三个人走进了餐厅,邱梦长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跟梁佟并排走在后面。

“这么可爱。”邱梦长手扶在梁佟的后腰上,低声说了一句。

梁佟戴着帽子,耳朵被压着,没听清他说的话,转头看他:“什么?”

“戴这个帽子还挺可爱的,显小。”

梁佟嗤笑一声:“昨天还有人说我小老头。”

“谁啊?”邱梦长手往上移,隔着帽子兜住了梁佟的后脑勺,“我帮你骂他。”

梁佟被他逗乐了:“我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