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33章 第 33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3章 第 33 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1671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43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邹鸣露出得逞的微笑,  故意试探邱梦长:“医生,你紧张什么?我不就看看他的伤嘛。”

邱梦长也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他不是看不出来对方是故意的,但不管是不是故意,  他摸梁佟的脸是事实,  靠梁佟的脸越来越近也是事实,  光这两点就够让邱梦长不舒坦了。

邱梦长笑了笑,给出合理的回答:“隔着纱布你也看不到什么,  而且你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可能会牵动到他的伤口。”

邹鸣松开了手,笑眯眯地看着梁佟,  持续输出:“哥,  你看这位医生多紧张你啊。”

梁佟笑得漫不经心,  故意说:“医患关系比较和谐而已。”

邱梦长看了梁佟一眼,  梁佟冲他挑了挑眉。

大致询问了一下身体状况,邱梦长就领着一众医生出去了。梁佟要洗澡,  让邹鸣也出去。

“你一个人能洗得来吗?”邹鸣很是热心,“我帮你洗吧。”

梁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哎呀,  你还害臊呐?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再说了我是直男,  你放一百个心!”

不说梁佟是gay,就算他是直男,他也没有让别的男人帮忙洗澡的癖好。

“出去玩吧。”梁佟指了指门口。

邹鸣一眼看透:“你又两副面孔不是?换成刚才那个医生你肯定就乐意了。”

梁佟坦然承认:“知道就行。”

邹鸣坏笑道:“要不我再把人叫回来?”

“也行啊。”梁佟朝浴室走去,  “他要是乐意的话,  你到时候记得把护工费给他结一下。”

邹鸣笑了起来:“算了吧,  周助理安排的那个护工,  一小时两千,  我就一刚毕业的无业游民,  承担不起。那我先走了啊,你要是无聊,就call我,我随叫随到。”

这一个月邹鸣已经把这个城市的酒吧都逛遍了,不过他就是纯喝酒纯玩儿,不祸祸小姑娘,虽然他情史丰富,但都是正经八百地谈恋爱,不搞一夜情那一套,只不过每段恋情的时间都很短罢了。

这座城市相当一部分的娱乐场所都是寰厦集团旗下的,邹鸣到哪儿都畅通无阻,只要亮出梁佟的卡就行。

邹鸣离开医院去了一家俱乐部。

邹鸣性格外向,到哪儿都能玩得开,他来中国这一个月,结识了不少酒友,他去的那家俱乐部就是一位酒友介绍的。

梁佟在邹鸣身边安排了人,邹鸣去哪儿都有人跟着,他也不反感,每次玩儿都会邀对方一起加入,可惜人家忠于职守,从不参与,默默守在一旁。

邹鸣正跟酒友打桌球,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收款短信,他的银行账户进账10000欧元,折合人民币六万多。突然一笔飞来横财,惊得邹鸣当下就给梁佟打了个电话:“哥,我卡里的钱是你转的吗?”

梁佟刚洗完澡,护工在给他穿衣服,他拿着手机嗯了一声。

“干嘛突然给我转这么多钱?”邹鸣放下球杆,走到休息区端了杯香槟。

“奖励你的红包。”

邹鸣嘴唇刚碰到酒杯,顿了下,反应过来了,笑道:“噢……原来是为那个呀。怎么样,我还有点用吧。我都说了,追人讲究方式方法,偶尔要刺激一下对方,刚才你心里是不是超级爽?”

梁佟淡淡道:“还行吧。”

邹鸣笑了一声。

他才不信他哥只是“还行”的程度,“还行”的话,还能给他发这么大一个红包?

“不过你给的也太多了,回头我爸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教育我。”

“这么点钱几天就花完了。”梁佟不以为意,“不告诉他就好了。”

邹鸣笑得蔫坏:“我肯定不告诉他,我要攒着,存老婆本。”

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梁佟被逗笑了:“你还知道‘老婆本’?”

“啊,我的词汇量还可以吧。”邹鸣语气骄傲。

“这么点钱够你娶什么老婆。”梁佟嗤之以鼻。

“积少成多嘛。”邹鸣煞有介事的。

“行,你慢慢存吧。不说了,我挂了。”

“嗯嗯,谢谢啊哥。”

邹鸣挂断了电话,盯着收款短信上的数字看了又看,刚才他还是存款为0的毕业生呢,这会就有10000欧元的“老婆本”了,有个富豪表哥真不错。

“美什么呢。”酒友笑着问道,“发财了啊?”

邹鸣拿着杆子走了过来,面露喜气:“是啊,发财了。”

护工帮梁佟换好衣服后就出去了,周源与之擦肩从门外走了进来。

“梁总,警方说您这边还需要做个笔录,如果方便的话,他们可以来医院现场做笔录,您的意思是?”

梁佟从抽屉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烟走到了窗边,周源走过去帮他打开了窗户,他很想提醒他老板,都病着呢,还是别抽烟了。但他不敢开口。

梁佟点燃烟头,吸了一口,问周源:“医闹的那个人,具体情况都调查清楚了吗?”

“调查清楚了,当时是四辆车追尾,当事人坐的是一辆出租车,他坐在后座,他的朋友坐在副驾驶。”

梁佟吐了口烟,问:“他朋友死了?”

“是的。撞的位置比较巧,所以……”

虽然周源也很痛恨医闹,但想到对方可能因为这事儿吃官司,还是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亲眼见到朋友死在自己面前,之后再被送进监狱关上几年,这后半辈子大概是彻底毁了。

梁佟开口道:“跟警方那边说一下,我可以私了。”

周源有些惊讶:“您不追究?”

梁佟转过头来,“私了的条件是对方必须当面向邱大夫和那天被打的护士道歉,我记得当时好像还有一个女的?”

“对,是死者的母亲。”

“两个人都必须当面道歉,还要赔偿精神损失费。”梁佟往垃圾桶里掸了掸烟灰,“联系律师,判定一下双方的精神损失费。”

“那您的医疗费用?”

梁佟干脆道:“谁砸的我,谁承担医疗费。”

“明白了,我这就去处理。”

本来今天有个视频会议,但梁佟现在这个形象,给人开会,还不知道会在公司引发什么样的热议。梁佟吩咐秘书推迟会议,打开邮箱阅览最新的项目计划书。

一下午一眨眼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秘书呈上今天的晚餐菜单给梁佟过目。

梁佟没什么胃口,随意扫了两眼,说:“就这样吧。”

孙书引在病房门口被保镖拦下了。

她礼貌一笑:“我是梁总的朋友,过来探望梁总的。”

保镖一言不发,只是挡在门口,挺起胸脯,表情威严。他们个子高,把门口围得密不透风,孙书引是一步都不能上前。

孙书引耐着性子:“麻烦你们进去帮我知会一声,告诉梁总,他的朋友孙书引来探望他。”

两位保镖仍旧不说话,孙书引深呼了口气,忍不可忍,冲着病房喊了一声:“梁佟,管管你的人!”

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梁佟让秘书去开门。

秘书打开门,两个保镖一人架一条胳膊,作势要把门外的女人架走。

“把她放开。”梁佟低斥一声。

保镖立刻松开了手,孙书引头发都乱了,她优雅地理了理头发,绕开那两个保镖走了进来。

“梁总,我探个病可真不容易啊,没有特权还进不来。”

“我的保镖又不会人脸识别。”

“说明我们还不够熟,不然你的保镖不至于这么对我。”

“本来就不熟。”

“你好没良心,好歹我也是你的前未婚妻,从小跟你一块儿长大的。”

孙书引戴着墨镜和口罩,手里拎了盆精致的果篮,抬手递给了秘书。

“伤成什么样了?毁容没有?”孙书引摘下墨镜,走近了看梁佟的脑袋。

“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我昨天就回家了,今天下午听我爸说的。”孙书引莞尔一笑,“我对你好吧,这么忙还想着来看你。听说你是见义勇为受的伤?你这一住院,寰厦的股票不得跌了?”

“我是伤了,不是死了。”

孙书引“呸呸”两声:“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护工推着餐车走进了病房,把折叠餐桌架起来,一一呈上菜品。

梁佟实在没胃口,道:“别摆了,拿走吧。”

护工拿着餐盘顿住,孙书引问:“怎么了?没胃口啊?”她端起一碗海鲜滋补粥,走到梁佟身旁,“好歹吃点,不然怎么补充营养。”

屋外有人敲门,孙书引有点不爽:“怎么就我连个门都敲不了,你那两个宝贝保镖,跟个门神似的堵在门口,我连门板都摸不到。”

梁佟说了“进”,保镖把门打开,邱梦长从门外走了进来。

邱梦长停在原地,表情有一刹那的凝滞,他跟孙书引对视一眼,冲对方微微点了下头。

孙书引冲他礼貌一笑。

“我不知道你有客人在。”邱梦长看着梁佟。

梁佟早看到他手里拎的餐盒了。

“来看我的?”梁佟问他。

邱梦长嗯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孙书引手里端的粥,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来得晚了。”

邱梦长一天赌气两回了,他这三十一年的气都在今天赌完了,他现在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拎着餐盒转身要走,“那我先走了。”

梁佟眼神一凛:“你走什么?”

孙书引琢磨明白了,面前这个男人肯定是他前未婚夫的相好,看着眼熟,应该就是之前在商场见到的那个。

邱梦长回过头来,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

温柔爱笑的人突然面无表情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梁佟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重复问了一遍:“你走什么?”

他又说:“我都还没吃晚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