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30章 第 30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0章 第 30 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2009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42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仔细观察,  不难发现在梁佟身边谋事的人颜值都不低,比如那位肤白貌美的混血秘书,还有领邱梦长上楼的这个小助理。

眼前这位不知身份的混血男人,  作为在梁佟身边出现的人,颜值又刷新了一个高度。

结合昨晚梁佟喝醉了说的那句“看上你的脸”,  邱梦长算是看透了,  梁佟十有**是个颜控。

不过这人看着不像职员,  职员怎么可能在梁佟不在期间,  任意出入梁佟的办公室,而且他跟梁佟讲话的语气,  流露出明显的亲昵。

“你的办公室比我们家客厅还大。”邹鸣一脸兴奋地看着梁佟,“我都能在沙发上打滚了。”

梁佟看了他一眼:“你不会真在沙发上打滚了吧?”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狗!”

“是吗。”梁佟笑笑,“我看你人高马大的,  倒挺像我们家那只德牧。”

邹鸣笑得眼睛弯了起来,  浓密的睫毛挤在一起,  “你怎么还骂人啊。”

“我家德牧帅得很。”梁佟实话实说。

邱梦长开口道:“我先走了。”

梁佟皱眉:“你来就为送个表?”

邱梦长似笑非笑:“不然呢?”

反问句有时候会带上一种挑衅的意味,  邹鸣到公司半天了,  还没见到哪个人敢用这种语气跟梁佟说话。

以他的经验判断,这个男人跟他表哥的关系不一般。

邱梦长这阵邪火来得突然,  情绪表露得也有点明显,  理智告诉他梁佟跟这人肯定没什么特别的关系,  只是梁佟对其他男人的亲昵似乎刺激到了他,  让他情不自禁地去想一个有梁佟的未来。

梁佟现在喜欢他,  对他感兴趣,  抱着一腔热忱地追在他身后。那以后呢?没有谁能保证这份新鲜感不会消失,  更何况梁佟身居高位,  纸醉金迷的世界对他而言触手可及,  说到底,他离梁佟的世界离得很远,如果没有梁佟的爷爷,他们的生活可能不会有任何交集。

邱梦长要的是安定和唯一,如果这两者得不到保证,他宁愿选择不要开始。

邱梦长说:“余闻嘉还在楼下等我,我先走了。”

梁佟回了办公室,邹鸣跟在他身后,问:“哥,那是你男朋友吗?”

梁佟摘下眼镜放在办公桌上,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把我当情敌了?”

这话梁佟爱听,言外之意不就是邱梦长吃醋了么,不过他自己也看出来刚才邱梦长是有点生气了。

原来油盐不进的邱大夫也有动摇的一天,梁佟现在心情别提多美了。

梁佟在办公椅上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笑了笑:“你这张脑子还挺能联想的啊。”

“不是吗?”邹鸣情史丰富,女朋友三天两头地换,表面看着纯情无害,其实是个情场老手,只要与感情问题有关的事儿,他反应都很快。

“不是。”梁佟说着拨通了内线电话,“喂,艾希礼。”

“梁总。”

“邱大夫是你让人领上来的?”

“对,他联系到我,说您的手表落在他那了,让我代为转交,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本人把手表亲自交给您比较好。”

梁佟嗯了一声:“这个月奖金翻倍。”

艾希礼微微一笑:“谢谢梁总。”

领个人上楼就能奖金翻倍……从梁佟跟秘书的只言片语中,邹鸣确定了梁佟跟刚才那位男士非一般的关系。

“不是男朋友,那就是还在暧昧阶段了?”邹鸣双手撑着下巴,“哥,你在追他吗?”

梁佟不置一词。

“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你。”邹鸣笑眯眯地说。

梁佟抬眸看了他一眼:“你来这里到底是旅行的还是当红娘的。”

“红娘是什么?”

“回家问你爸。”

“我说真的,我真的可以帮你,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表白了吗?还是在搞暧昧?”

“追人不能追太紧的。”邹鸣絮絮叨叨,开始自己的经验之谈,“该冷的时候就要冷一点,不能让人家觉得你太便宜,当然,偶尔还要刺激一下对方。”

太便宜……

这都上哪儿学的词。

梁佟及时止住他:“行了,别打扰我工作了,我让助理带你去参观公司。”

下午的时候,邹文宇来了趟公司,想看看梁佟的工作环境。

秘书给邹文宇倒了杯茶,邹文宇礼貌一笑:“谢谢。”

“邹鸣呢?”邹文宇问梁佟。

“他说想一个人去附近逛逛。”

“佟佟,这几年过得还好吧?”

梁佟笑了笑:“怎么突然这么问。”

邹文宇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如今你爷爷已经走了,管理这么大一个集团,责任和负担全压在你身上了。别的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你过得好不好。”

“挺好的。”

也不知这话是真是假,邹文宇叹了口气:“习惯了自然什么都好。”

邹文宇对梁家一直有怨气。

梁佟的妈妈叫佟月,邹文宇随母性,她随父姓,梁佟的佟就取自他妈妈的姓。

梁怀玉当年出国留学的时候认识了佟月,两人谈了三年恋爱,毕业之后回国结婚。

梁家是豪门,在佟月嫁给梁怀玉之前,她一直在国外定居,后来跟着梁怀玉回国生活,她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回国后几年间隔三差五地生病,最后没能熬得住,在梁佟八岁那年去世了,当时梁舟安还不满两岁。

豪门是非多,邹文宇一直都觉得是梁怀玉没把她照顾好,才会导致她早早撒手人寰。

而且梁怀玉年轻时不愿继承梁家的产业,寰厦集团这个大担子临了落到了梁佟身上,梁佟小小年纪就经历了那么多不该经历的,本来可以和其他孩子那样享受平凡而快乐的童年,就因为他生在梁家,就因为他有个任性自我的父亲。

所以即使过去那么多年了,邹文宇还是不待见梁怀玉。

晚上的欢迎宴,邹文宇也没给梁怀玉面子,全程横眉冷对,不跟他搭话。梁佟知道他舅舅对他爸有成见,不过有一说一,他爸跟他妈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他们的婚姻虽然短暂,但是很美满。

梁佟他妈去世之后,他爸就跟没魂了一样,越来越放纵自我,彻底放弃继承家业,一心投入到自己的木雕事业中,也正是从那时起,梁佟开始被作为寰厦集团接班人培养。

梁佟安顿好他舅舅和邹鸣,第二天就飞香港去谈项目了。邱梦长第二天收到了艾希礼送来的已经洗好了的衣服,之后一个月就再没见过梁佟,线上也没有任何联系。

其实如果梁佟不主动来找他,他们俩产生交集的概率基本为零。

梁佟飞香港前没想到这个项目会这么麻烦,在香港跟合作商周旋了很久,他本来预计两周回大陆,没想到在那里耽搁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梁佟出差未归,错过了黄旸新店开张,黄旸有好一阵没听见他的消息,心里犯嘀咕:他跟邱梦长的事,别是吹了吧?

试营业第三天晚上,黄旸约邱梦长和钟言吃饭,期间忍不住聊起了梁佟。

“梁老板上哪儿去了啊,出趟差怎么这么久啊。”黄旸往杯子里倒满啤酒,“这都入秋了,我都快忘了他长啥样了。”

钟言笑出了声:“有这么夸张吗。”

黄旸问邱梦长:“邱邱,你最近跟梁老板有联系吗?”

邱梦长摇头。

梁佟本来就很少用微信,非必要情况从来不会给邱梦长发消息,他想见邱梦长一般都直接来找他,或者给他打电话。不过这一个月里,梁佟从来没给他打过电话。

“你怎么没联系他啊?”黄旸不忿道,“这么久没出现了也不关心一下。”

邱梦长鲜少不耐烦:“我都回绝人家了,再主动给人打电话不显得我绿茶吗?”

黄旸一愣:“……回绝?什么意思?梁老板已经跟你表过态了?”

邱梦长没说话。

黄旸拍了一下桌子:“我操,合着人家早就把话跟你说明白了啊,你回绝了?为什么啊?梁老板哪儿不好啊?”

梁佟没有任何不好,只是邱梦长还没想好下一步要怎么走。

邱梦长的手机响了,科室打来电话,说车祸拉来一堆伤患,急诊人手不够,需要他来加班。

邱梦长饭吃了一半,动身赶去了医院。

时隔二十六天,梁佟终于从香港飞了回来,他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听到周源问:“梁总,回哪儿?”

梁佟已经近一个月没见过邱梦长了,这一个月里也没时间联系他,忙的时候会忽略思念的侵蚀,等闲下来了,才发现满脑子就那三个字。

梁佟给邱梦长发了条微信,邱梦长没回,打电话也没人接。之后他又给黄旸打了个电话,黄旸哀叫半天,说“梁老板你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担心你跟邱邱要一别两宽了”。

梁佟问:“他在哪儿?”

“医院呢,刚接了急诊,估计今天晚上又要熬夜加班了。”

梁佟挂断电话,吩咐司机:“去附院。”

邱梦长换上白大褂来到急诊大厅的时候,大部分伤患都被拉去手术室了,还有一两个躺在床上没人收。

邱梦长帮伤患检查伤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喧闹,伴随着尖利的哭叫。

“你们为什么不帮他做手术啊?为什么?!救护车拉来的时候人不是还清醒的吗?现在怎么说没就没了啊……”

邱梦长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科室的护士小周被病人家属死死地拽着工作服,胸前的扣子都崩开了。

小周拉开对方的手一边挣脱一边解释:“病人拉过来的时候瞳孔已经放大了,真的不是我们不救他,您冷静一点……”

家属揪住她的衣服不放,哭嚎道:“他没死啊!他就等你们救他呢!这么多人,你们为什么光救别人,不救他啊?!”

“大夫检查伤势的时候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小周吼了一声,“你放开我!”

对方越来越激动,手攀上小周的脑袋揪她的头发,小周躲不过,头发被拽下来几根,忍不住哭了:“你有本事找医生去啊,冲着我们护士横什么……”

邱梦长对身边的护士说:“通知保卫科。”说着他快步走了过去,把那位家属从小周身边一把拽开。

“这位家属,你冷静一点。”

家属抹了一把眼泪,眼睛通红,高声问:“你是大夫吧?!”

“我是,但是现在还有其他伤患等着我救治,您有什么疑问之后再申诉可以吗?”

“我儿子已经死了!”对方大叫了一声,捂着头蹲了下来,放声痛哭。

小周被其他护士拉走了,邱梦长转身朝病床走去,那位家属猛地站了起来:“不行!你不能走!”

她的情绪有些失控了,好几个医护人员冲上去拉住了她。

梁佟刚走进急诊大厅就见到了这一幕。

站在家属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忽然从护士台那儿抄起一把椅子,他也是车祸的伤患之一,只不过伤得不重,那个已经死掉的伤患是他同伴,事发到现在,他还反应过来,明明刚才他还在跟他的朋友喝酒,一眨眼人都没了。

那人抄着椅子阔步朝邱梦长走去,嘴里喃喃道:“你们医院里的人都没人性……”

“邱大夫,当心啊!”

邱梦长闻声回过头来,梁佟已经一个箭步挡在了他面前,他一把邱梦长推开,那人速度快,下手狠,他眼疾手快把头往旁边偏了一下,没躲开,金属凳脚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护士们下意识捂住了眼睛,梁佟闷哼了一声,往后踉跄了一下,被邱梦长一把扶住。

邱梦长表情怔愣,手抓着梁佟的胳膊,一点一点收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