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28章 第 28 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8章 第 28 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1660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41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所以你觉得跟我不合适,  跟其他人就合适了是吗?”梁佟眯着眼睛问道。

邱梦长有点头疼:“不是你想的那样——”

黄旸这家伙真是抱上总裁大腿了,跟梁佟见面的频率简直比他还频繁。

梁佟好像醉得不清,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邱梦长还是第一次听他用这种语调说话,吐字不太清晰,语速也很慢,  他平时说话是那种比较清亮的嗓音,这会声音很低哑。

“梁佟。”邱梦长叫他的名字,  “你喝了多少?”

“不用你管。”梁佟又灌了一杯酒,  拿酒杯轻敲桌子,问:“邱梦长,你相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啊?比起我,他是合适在哪儿了?”

“我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就是吃了顿饭,  在我们院长家里。”

“你们院长家在哪儿?”

邱梦长不由得笑了:“你就这么不信我?”

“我信你,但我现在想见你。”

邱梦长心里微微一动,低声道:“喝多了就早点回家休息,助理在身边吗?”

“你到底在哪儿?”

“我一会就回家了。”邱梦长说。

“那我去你家找你。”梁佟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把手机扔给了黄旸。

黄旸手忙脚乱地接住了,  抹了一把脸,  说:“肯定是误会,  他这几年从来就没相过亲,刚毕业那会给他介绍对象的是挺多的,但你也知道啊,他喜欢男的啊,  不可能去相亲的。”

梁佟撑着脑袋没说话,  拨通了周源的电话,  他看了黄旸一眼,道:“你说的没错,姓邱的就是个祸水。”

祸水看着手机叹了口气,林斐抿了抿嘴,开口道:“你有男朋友啊?”

邱梦长说:“不是。”

林斐有些怀疑,这说话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哄闹脾气的小男友,对话内容也挺暧昧的。

林斐抿着嘴笑了笑:“不是男朋友,那就是喜欢的人喽。”

邱梦长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我发现你还挺八卦。”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

江夫人端着水果从屋里走出来,邱梦长起身道:“师母,我回家了。”

“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这水果还没吃呢。”

邱梦长从果盘里插了一片西瓜塞进嘴里,“谢谢师母,不过我真得走了。我去跟院长打声招呼。”

邱梦长往书房走去,身后江夫人跟了过来,她叫住邱梦长:“梦长,是不是我瞒着你喊了那小丫头一块过来吃饭,你生气了?”

“没有。”

“你老师说你之前就不太愿意来,我怕直说,你就不来了,我想着让你俩一块儿吃顿饭,先见见。你觉得那姑娘怎么样?刚才聊得如何?”

“谢谢师母了,不过我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

“没让你结婚呐,先处一处也行的呀,接触了才知道合不合适。”

邱梦长想了想,说:“师母,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江夫人惊讶道:“真的啊?哎呀这我真不知道,你老师跟我说你没有对象啊。哎,这事弄的……”

邱梦长回家后洗了个澡,刚把衣服穿上,门铃就响了。他打开门,梁佟站在门外,浑身带着酒气。

邱梦长不知道他喝了多少,站都站不稳,单手撑着门框,身体晃晃悠悠的。

“邱大夫相亲结束回来了?”梁佟眼神涣散地看着他,“你是宁愿跟别人相亲,也不愿跟我怎么样么?”

跟醉鬼解释也没用,醉鬼根本不听。

梁佟步伐不稳地走进来,踉跄了一下,邱梦长赶忙拉住他的胳膊,扶了他一下。

梁佟抬眸看了他一眼,忽然搂了一下他的腰,把他揽到自己身前。

“知道我要来,还特意洗了个澡啊。”梁佟笑着问道。

他眯起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眼尾上翘,嘴角微微勾起,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嘴唇比往日红润许多。

他的嘴唇是比较薄的,肤色白,皮肤又娇嫩,喝了酒,脸颊上的红晕特别明显。

“你是不是一喝酒就爱耍流氓?”邱梦长问他。

“那要看对象是谁。”梁佟凑过去嗅了嗅邱梦长的脖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皂味。

邱梦长的脖子一阵发麻,梁佟的身体很烫,上半身几乎贴着他,浑身的热气和酒气缠绕在邱梦长的四周。

梁佟今天是真的喝多了,完全不顾分寸了。

他打了个酒嗝,另一只手也攀上了邱梦长的腰间,紧紧抱住了他的腰,贴在他的耳边喃喃道:“是不是我之前亲你给你压力了。”

邱梦长无奈一笑。

怎么喝多了酒跟个小孩儿一样。

“怪不了我,都怪你太祸害人了。”梁佟靠在邱梦长的肩膀上,“你以后改名叫邱祸水吧。”

“合着就是看上我这张脸了是吧。”邱梦长故意说。

梁佟嗯了一声:“不看上你这张脸,我怎么会第一眼就喜欢你。”

梁佟话讲得很直白,却把邱梦长的心给戳得软软的,他的手轻轻搭在梁佟的腰上,低声问:“有多喜欢?”

梁佟闭上了眼睛,脑袋晕得有点想睡觉了,他迷迷糊糊地说:“有史以来第一个喜欢的,你说有多喜欢……”

邱梦长的食指微微屈起,又缓缓放下,轻轻蹭了一下梁佟的衬衫。

梁佟的呼吸声变平缓了,像是快要睡着了。

“梁佟?”邱梦长拍拍他的背,“助理陪你一起过来的吗?”

“不想回去了,邱大夫,收留我一晚。”

邱梦长伸手把门关上,侧头问他:“还要抱多久?”

“开个价吧,抱一小时多少钱,我现场支付。”

邱梦长被他逗笑了:“你到底是喝了多少啊……”

后来邱梦长扶着梁佟进屋的时候,梁佟直接倒在了沙发上,单手解开衬衣扣子,他今天穿得有点正式,一件黑色衬衫,衣领上别了一枚小巧的镶钻胸针。

邱梦长去把老白关进了笼子里,回来就看到梁佟解开了三颗扣子,胸口半遮不遮地露了一大片出来,胸膛上透着浅浅的红色。

邱梦长起身把人抱进了卧室,自己在客房睡下了。

梁佟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头痛欲裂,睁开眼发现不是熟悉的环境,低头看了眼被子,终于意识到这是谁的房间。

他已经记不清昨晚发生了什么,断片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他来找邱梦长的时候。

梁佟走出了房间,看到邱梦长在厨房做早餐。

邱梦长回了下头:“醒了?”

梁佟嗯了一声,嗓子有些干涩,发不出声音。

“解酒茶在桌上,去喝吧。”

梁佟发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衬衫皱得没眼看了,低头又闻到一身的酒气,他不禁皱眉:“我昨天没洗澡?”

“倒头就睡了,怎么洗。”邱梦长说,“先去浴室洗个澡吧。”

“换洗衣服呢?”

“先穿我的。”

“内裤呢?”

邱梦长沉默了,看了梁佟一眼,说:“先挂空档吧。”

梁佟笑着走了过来:“你还能说出这么不正经的话来?”

邱梦长也笑:“那是梁总还不够了解我。”

“你今天不上班?”梁佟问。

“周末。”

梁佟看了眼手表,问邱梦长:“你有电脑吗?”

“在书房。”

“借我用一下,我看个邮件。”

邱梦长从书房里把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

梁佟酒醒了之后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昨天晚上那股子软乎劲一散而尽,薄唇抿成一条线,目光盯着电脑屏幕不带任何情绪。

邱梦长很想问问他,梁大总裁还记得昨天晚上说的那些撩拨人的甜言蜜语吗?他把醒酒茶端到了梁佟手边,梁佟看了一眼那杯茶,问邱梦长:“你怎么什么都会弄?”

“一个人住多少年了。”邱梦长说。

梁佟知道邱梦长的父母在他初中的时候就参加了驻非医疗队,在非洲很多年了。

梁佟把邮件处理完,去浴室洗了个澡,说实话,他从来没在这么小的空间里洗过澡,感觉转个身都要撞到墙了。

邱梦长住的是老小区,他爸妈远赴非洲后一直没搬过家。

梁佟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洗完之后换上了邱梦长给他的t恤。邱梦长的衣服和被子都有股香皂的清香,淡淡的,梁佟很喜欢这个味道。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邱梦长已经不在了,餐桌上放着做好的早餐。梁佟看到邱梦长养的那只肥肥的白猫被关在了阳台上,正趴在猫爬架上警惕地盯着他。

早饭没吃两口,门外有人按门铃,梁佟以为是邱梦长回来了,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外站着的是刘毓和她儿子。

刘毓张了张嘴,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你……”

梁佟礼貌地喊了声:“刘老师。”

刘毓认得这个人,但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她看了眼对方身上的t恤,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邱梦长的衣服。

刘毓有些懵了:“额……梦长呢?”

“我也不知道,刚才还在。”

刘毓满脑子疑问,比如这人怎么一大早就在这里,又比如这人怎么穿着邱梦长的衣服。至于为什么惊讶,主要是这么多年从来没见邱梦长留人在家过过夜,就连黄旸那几个关系非常铁的哥儿们也从来没在这里留宿过。

“你叫什么名字?”刘毓笑了笑,“见过好几次了,一直不知道名字。”

“梁佟。”

刘毓点点头,摸了一下余闻嘉的脑袋,说:“怎么又不叫人。”

“哥哥。”余闻嘉盯着梁佟,小孩儿心眼实,有话就直接问出来了:“你怎么穿我表哥的衣服?”

这小朋友的口吻颇有点质问的意味。

梁佟也不知道哪来一腔胜负欲,意味不明地回答:“他给我穿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