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20章 第20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0章 第20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2487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38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从细微处自然流露,是环境和身份造成的,刻在骨子里的。

就像之前黄旸想拉梁佟进群,却遭到了梁佟的拒绝,所幸邱梦长拿“总裁不能随便加好友”这样的玩笑话搪塞了过去,也所幸黄旸神经大条,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如果是邱梦长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此后肯定不会再跟此人有所交集,不是觉得对方傲慢轻贱了自己,而是明白他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

梁佟的态度和做法其实很正常,他的身份和地位已经决定了他的社会关系需要筛选,他需要规避太多别有用心的人。

别说梁佟这个集团总裁了,就连邱梦长都能经常碰到想攀附关系的人,他还只是个小小的大夫。

梁佟傲是傲了点,但是这种傲慢并不来源于地位不平等产生的偏见,邱梦长相信,即使全球首富站在他面前,他也还是那么傲。

但是,邱梦长能理解梁佟,不代表其他人就一定会理解,不然邱梦长也不会吃饱了撑的,听黄旸的话给梁佟打了这通电话。

神经再大条也会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黄旸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他虽然老开玩笑说要抱梁佟大腿,其实心里是拿他当哥们儿看待的。

抱大腿不是那么抱的,把人邀去野营结果弄得人家跟渡劫了一样,又失眠又过敏的。

这是他们之间的放松模式,梁佟未必会适应,正因为黄旸拿他当真心朋友,把他划到了他们的圈子里,所以才忽略了这些。

邱梦长走到大厅里看了一眼,他原以为的壁画竟然真的是一扇门,门旁边有密码锁,位置比较偏,不太显眼。

手机里传来一声短促的笑:“真去大厅找门了?”

邱梦长笑了下:“骗我?”

“不骗你。”梁佟说,“我真在你隔壁。”

“黄旸找你,不是我。”邱梦长劲儿劲儿的,“你在我隔壁也没用。”

邱梦长就是这样,有本事让梁佟不舒坦又发不出脾气。他不会在意梁佟是什么身份,他会调侃梁佟,会说些让人发不出火的玩笑话,会发自内心地关心他。

梁佟思考过自己越来越放不下邱梦长的原因。

大概因为,梁佟对邱梦长而言,只是梁佟而已。

“不是你找我,你打我电话干什么。”梁佟也不是棉花,再稀罕邱梦长也不可能被怼了一拳就不回弹了。

“你又没进群,他没你的联系方式,当然只能找我。”

邱梦长怨妇口吻,梁佟想笑,他抬了下手,示意按摩师退下,然后翻了个身躺在床上。

“我不进群你很有意见吗?”梁佟很认真地发问。

邱梦长笑了笑:“我哪儿敢有意见。”

“你哪儿不敢,还有你邱梦长不敢的事吗。”

第一次从梁佟口中听到自己的大名,还是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邱梦长眉梢一挑,说:“有个问题想问梁总。”

邱梦长一喊“梁总”就没好事,后面肯定跟着打趣人的话,梁佟嗯了声:“你说。”

“你多大年纪?”

“27。”

“比我小,连名带姓的叫我名儿不太合适吧,是不是该喊声哥。”

偶尔一次直呼大名就被上纲上线了,邱大夫这人,心眼果然不大。

“长幼等级观念这么强,你这思想是不是有点封建啊。”

邱梦长佯装不依不饶:“反正就是不想叫我一声哥呗。”

“你想听我当然可以叫。”梁佟换上浴袍样式的睡衣,往大厅走去。

话赶话很容易逾距,都是成年人,哪些是正经话哪些是撩骚话,一听就明白。梁佟这话听起来没什么不对,细想就很暧昧,再说下去就该少儿不宜了,邱梦长背过身去,转移了话题:“你有空了跟黄旸联系下?他还在等你呢。”

“先不找他。”梁佟说,“先找你,可以吗?”

邱梦长没说话。

梁佟若无其事地说:“你不是想听我叫哥吗,我可以当面叫给你听。”

挺正常的一句话,还配合着梁佟那么正派的语调。

语调再正派,也压不住暧昧的氛围。

“哥?”

梁佟比邱梦长年轻,嗓音似乎也更清亮一点。

要说梁佟骨子里傲,其实人家能伸能屈的,进退有度,懂得维持距离感,会适时地放低姿态。

他真的很聪明,他很直白地向邱梦长表明自己想干什么,又不会让邱梦长感到不自在。

每当邱梦长觉得这人难控制、不好相处的时候,他就会把态度放软,半撩不撩的。

半晌,邱梦长嗯了一声。

梁佟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撩了这么两下也够了,他不会真往邱梦长那里去,本来他带他们三个过来就是放松休息的,没必要去侵占别人的私人空间。

那声哥其实已经把邱梦长叫懵了,说实话,这一声“哥”,换了任何一个人来叫都叫不出这效果。这感觉就像是一只小刺猬收起了浑身的刺,只剩一团软乎乎的肉。

“你好好休息吧。”梁佟点到为止,“我去洗澡了。黄旸要是找我,你跟他说联系客服,让工作人员带他去公共区域,那里有吧台,可以喝酒。”

“行。”

梁佟洗完了澡,由工作人员带着去找黄旸,黄旸正跟女儿打电话,看见梁佟跟他挥了下手,笑容满面的。不见邱梦长的身影,梁佟问钟言:“邱大夫呢?”

“他出去了,说今天是他表弟生日,要去商场买个礼物。”

“哪儿的商场?”

“就在这附近,寰通广场。”

黄旸对着手机“么么”亲了好几下,终于舍得把电话挂了。

“来得太不巧了,邱邱刚走。”黄旸说。

“他一会还回来吗?”

“他说不回来了,直接上车上等我们。我们一会也得走了,享受够了,得回家奶孩子了。”黄旸举了举手里的酒杯,“梁老板,感谢你的盛情款待。”

“客气了。”

“在这呆着也没意思,要不我们也去商场逛逛吧,正好我给我女儿买点东西。”

钟言兴致缺缺:“我就不去了,我在车上等你们,太累了,逛不动。”

“行吧。”黄旸看了眼梁佟,“梁佟你呢?”

梁佟说:“行。”

黄旸和钟言先从会所出去了,梁佟临时接到个电话,要处理工作上的事,在会所耽搁了一会。

商务车的后座靠椅被钟言放平了,他躺在座椅上玩手机,听到黄旸感慨了一句:“资本主义的奢靡生活总是那么短暂,明天我又要堕入人间了。”

钟言笑了笑:“人间不好吗?我倒是觉得人间更好。”

“那倒是,富有富的活法,穷有穷的活法。梁佟年纪也不大吧,年纪轻轻就要管那么大个集团,那压力得多大。”黄旸顿了一下,忽然拱了拱钟言的胳膊,“诶,你觉不觉得梁佟对邱邱有点意思啊?”

钟言看着他会心一笑。

黄旸指着他:“我操了,果然不是我多想,你也有这感觉吧。”

“太明显了好吗,邱梦长一天到晚就知道装傻。”

黄旸凑了过来:“所以这事儿,他也知道?”

钟言摇头:“不好说,我估计总裁那边没明说,他俩那状态,谁说得清,撩撩扯扯黏黏糊糊的,我都不稀得看他们。”

“哈哈哈哈哈,你也觉得吧,妈的,我都没眼看,还得揣着明白装瞎。”黄旸脸都笑红了,嘶了一声:“那你说梁佟知道邱邱喜欢男的吗?”

“大概率是知道的,不然他俩之间不会是那个状态的,我感觉邱梦长最近gay气飙升。咱俩知道他喜欢男的那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这状态?”

“这倒是。”黄旸说,“不怪梁老板心动,我要是gay,我也喜欢邱邱。你别说哈,梁佟跟邱邱在一起那状态,跟咱俩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你说他没事儿陪我逛什么街啊,肯定是去找邱邱的。”

黄旸越讲越兴奋:“要是真成了,邱大夫就是嫁入豪门了,我脸上也有光。”

钟言嗤笑一声:“那倒真是,确实是豪门。”他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看着眼前的商场大楼说:“这一排大楼都是总裁他家的。”

虽然已经从邱梦长那知道梁佟是寰厦集团的总裁,听了钟言这话,黄旸还是觉得很夸张,“我们是去逛街,人家是去视察。”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外面有人敲了敲车窗,黄旸按下门锁按钮,车门自动打开了。

梁佟站在车外,“我结束了,走吗?”

黄旸跳下车,“走!”

梁佟话很少,一路上就是沉默,可把话唠的黄旸给憋死了,黄旸这人又藏不住事儿,走了没多久,就聊起了刚才在车上的话题。

他起了个头,想先从其他话题切入:“梁佟,你有对象没有啊?”

“没有。”

“怎么不找个?没有看得上的?”

“有,追着呢。”

黄旸一阵暗喜,心想这下没跑了。

“那什么,我问句直白的,你要是觉得被冒犯了我先在这跟你道个歉。”

梁佟看着他,示意他继续。

黄旸就是个直肠子,单刀直入:“你追的这人,是我认识的么?”

梁佟点头。

黄旸嘴角溢出笑意:“姓邱的?”

梁佟嗯了一声,亲口认证:“姓邱。”

“就喜欢你这种有啥说啥的爽快人。”黄旸揉了一下鼻子,“我就怕是我自个脑补太多,到头来别闹了笑话,紧张得我都出汗了。”

梁佟笑了下,没说话。

“喜欢他哪儿啊。”黄旸没皮没脸地靠过来,挤挤眼睛,想听八卦。

梁佟不答反问:“大学追他的人多吗?”既然话都说开了,那能分享的信息资源就多了。

“那肯定多啊,尼玛,我大学别的没干,天天就帮别人给他送情书了。”黄旸说,“不是我夸张啊,要不是他家里都是学医的,他说不定就去当明星了,那时候还有星探来找过他呢。相貌那都是虚的,主要是人有魅力,迷妹一堆。”

黄旸怕梁佟误会,连忙补充了一句:“不过你别以为他情史很丰富啊,他人际关系干净着呢,正经人。他这人看着外热,其实内里挺深沉的,一般人搞不定他。”

今天商场人格外多,人流都往一个方向汇聚,越聚越多,黄旸抬头看了一眼人流聚集处,纳闷道:“怎么这么多人,有活动?”

梁佟不关心,只问:“姓邱的有没有说要买什么礼物?”

黄旸笑得不行:“你不会自己问姓邱的吗?”

“那显得我多烦人。”

“行行行。”黄旸拿出手机,“我烦人,我来烦他。”

黄旸打通了邱梦长的电话:“哪儿呢?”

“干嘛?”

“我来帮我闺女买两条小裙子,也在商场呢。”黄旸看了眼梁佟,“梁老板也跟我一块呢——”

总得找个正当理由不是。

黄旸停下,用口型问梁佟:“你要买啥?”

梁佟说:“狗粮。”

黄旸问出了声:“啥?”

电话那头的邱梦长一阵疑惑:“怎么了?”

“没怎么,梁老板说他要买狗粮来着。”

邱梦长一愣,笑了:“帮happy买的吗?”

黄旸看着梁佟,转述邱梦长的话:“帮happy买的吗?”

“是的。”

“梁老板说是。你到底在哪儿呢?我们过来找你。”

“二楼,有个卖乐高的店,店面很大,上来就看到了。”

梁佟不解:“乐高店?他给他表弟买乐高?”

梁舟安也经常买乐高,家里还有个专门摆乐高的玩具房,他以为除了小孩儿,只有梁舟安这样永远长不大的大龄儿童才喜欢浪费时间拼这种东西。

“哈哈哈,他表弟还是个小孩儿呢,10岁,三年级。”

梁佟想起来了,应该是刘毓的儿子。

黄旸叹了口气:“这么一说突然感觉自己是有点老了,都三十了,哎,时光弹指一挥间呐。”

梁佟他们找到乐高店的时候,邱梦长已经在结账了,他一手拎一盒,一共买了两款。

黄旸走了过去:“这么豪气,一买买俩啊,小闻嘉幸福啊,有你这么个好表哥。”

邱梦长笑了笑:“美得他,还有一个是我的。”

“你买这干嘛?”

“没事干打发打发时间,解压。”邱梦长看了一眼梁佟,沉默了两秒,开口道:“狗粮还没买?”

“一会去买。”

梁佟看了眼他手里的乐高,如果喜欢拼乐高的梁舟安是大龄儿童的话,那三十岁的邱梦长应该算大大龄儿童了。他对邱梦长确实有很深的滤镜,同样喜欢拼乐高,梁舟安在他眼里是幼稚、吃饱了没事干,到了邱梦长这,就觉得有点可爱了。

他从梁舟安嘴里听过的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嗯,反差萌。

“送你弟的是哪一款?”黄旸拎起他手里的乐高看了看。

“这个。”邱梦长把左手边的拿给他看。他给余闻嘉买了“城市广场”,给自己买了个“树屋”。他家里还有其他几款拼好的乐高,因为平时工作忙,想起来拼一点,想不起来就放一边,所以拼得慢,基本上要拼个两三个月才能拼好。

“我妹也喜欢拼这个。”梁佟说,“我以为只有小孩才喜欢玩这个。”

邱梦长拎着东西往外走,笑了笑:“年纪轻轻,思想这么古板,成年人也能有小孩儿的乐趣啊。”

店外人声鼎沸,商场一楼人山人海,这人流量有点太夸张了,黄旸走到护栏前往下看了一眼,“什么活动啊这么多人。”

邱梦长和梁佟走了过来。

“我去,是不是明星啊?”黄旸伸长脖子往下看,他们在二楼,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中心地带,而且看得很清楚。

人流聚集的中心是一家香水专柜店,店门口站着一位肤白貌美的美女,气质出众,她旁边有保镖,面前围了很多记者和代拍,这些拍照的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手里拿相机咔咔咔拍个不停。

黄旸不禁感叹:“明星就是明星,这气质果然不一样。”

女明星对着镜头微笑,调整站姿,拍了照后就微微欠了欠身子,准备进店了。

梁佟垂眼看着,楼下的女明星忽然抬了下头,目光在他们的方向定了两秒。

她的视线是对着梁佟的,除了梁佟本人,邱梦长和黄旸也注意到了。

“诶,”黄旸撞了撞邱梦长的胳膊,“她是不是在看我们这边啊?”

邱梦长嗯了声:“应该是的。”

对方已经走进店里了,梁佟转过头说:“哪里有卖狗粮的?”

黄旸拿出手机:“我软件上给你找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