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鸭 > 越界 > 第9章 第9章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9章 第9章

小说:越界作者:几京字数:2000字更新时间 : 2022-10-03 14:49:34
最新网址:www.wenxueya.com

钟言和黄旸都是邱梦长的大学同学,三个人住一个寝室的,都是临床医学专业,只是黄旸没有考研,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可惜没有翻出什么浪花,直到三年前开了这家烤肉店,才终于熬出了头。

三个人的交友圈是交叉的,邱梦长的朋友黄旸大多都认识,梁佟他是第一次见,他问:“梁佟,你是干什么的?也是医生?”

“算个体户吧。”梁佟说。

“也是做生意的啊。”

钟言笑了一声。

黄旸转头看他:“笑什么你?”

“没什么,嘴有点抽抽。”

“什么毛病……”黄旸扭头继续问梁佟:“你做什么生意的?”

梁佟回答:“各领域都涉及到一点,主要是建筑方面。”

“建筑材料?”

邱梦长打断他:“你查户口呢。”

“多个朋友,多条路子,万一以后有需要梁老板帮忙的地方呢。”黄旸早早创业,在各行各业摸爬滚打久了,跟邱梦长他们这两个饱读医书的大夫相比,还是多了些市侩气,他性子又直,向来直言不讳。

不过被邱梦长提醒了之后,黄旸怕讨嫌便没再追问,起身道:“我先去忙了,一会过来陪你们喝酒,你们慢慢吃啊。”

钟言摆手道:“忙你的吧,别过来了,我们再吃一会就走了。”

“别啊。”

“你没听梁老板说晚上还有事吗,别耽误人家干正事。”

“……嗨,行吧。”

钟言酒量不错,一扎啤酒下肚,面不改色,酒足饭饱,梁佟起身打算去结账,邱梦长叫住他:“单我已经买了。”

“说好我请的。”梁佟说。

“梁总,真的不用那么客气,老梁总是我的病人,照顾他是我的本职工作,更何况我也没有帮到你什么。如果为了分内之事,就受人之惠,那我那身白大褂也没必要穿了。”

邱梦长把话说得这么正义凛然,梁佟都不好意思坦言自己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慢慢来。

黄旸把他们三个送到了店门口,钟言余光瞥见邱梦长的车旁边停着一辆蓝色甲壳虫,定睛看了看车牌,脸色一变,顿时觉得很晦气。

那是周雯曦的车。

钟言指着黄旸,质问道:“你是不是跟周雯曦通过电话了?”

周雯曦是钟言的太太,一个月前给钟言送了顶绿帽,两人最近正在闹离婚。钟言今天晚归,周雯曦肯定是联系了黄旸,才会来得这么及时。

黄旸扭头跑了:“我手边还有事,先进去了哈,你们回去路上小心点。”

钟言骂了一声:“畜生玩意儿,兔子都没他跑得快。”

周雯曦下车走来,她长得很漂亮,肤白貌美,不过除去外貌,也没有其他为人称道的闪光点。当初处对象的时候,邱梦长就提醒钟言要慎重,但是他陷入爱情头脑发热,和对方谈了两个月恋爱就闪婚了。

“你来干什么?”钟言语气不悦。

“你不是喝酒了嘛,我来接你回家。”周雯曦的声音很甜美,她比钟言小了五岁,跟钟言结婚的时候才22岁。她跟邱梦长沾点亲,是邱梦长表嫂的妹妹。

“梦长会送我。”钟言说。

“我来都来了,你干嘛还麻烦他呀。”

邱梦长说:“还好,没那么麻烦。”

周雯曦低眉顺目:“我特意赶过来接你的,你不跟我走,我这一趟不就白跑了。”

钟言下意识看了一眼梁佟,他虽然因为周雯曦寒透了心,但好歹是个男人,心里想着犯不着在外人面前让女方下不来台,便没再多言,跟梁佟道了别,上了周雯曦的车。

“送你回公司?”邱梦长问梁佟。

“送我回家吧。”梁佟说,“我不回公司。”

“梁总住哪?”

梁佟报了个地址,习惯性地走到后车门,开门时稍一停顿。他平时坐后座坐习惯了,此刻却生出了些顾虑。后座是领导座,自己要是坐进去,会显得邱梦长像个司机,恐怕有些失礼。

梁佟的迟疑,邱梦长看在眼里,他笑道:“坐哪儿我都是个司机啊。”

梁佟转而打开副驾的门,说:“那我还是离司机近点吧。”

邱梦长无声地笑了笑,手机铃响,是刘毓打来的电话,他拿起手机划了一下屏幕,“怎么了?”

“下班了没啊?”

“下了。”

“我的车今天蹭了一下,拿去修了,你来学校接我吧,太晚了,打不着车了。”

“知道了。”

“你到了打我电话,路上当心点啊。”

邱梦长打开手机导航,发现梁佟的住处跟刘毓的学校顺路。他本想先把梁佟送回去,再去接刘毓,既然顺路,那就可以先去接刘毓。

“梁总,我先去接个人,一会再顺路送你回去。”

“嗯。”梁佟打开车窗,让风吹进车里,“换个别的称呼吧,我不太喜欢听你叫我梁总。”

邱梦长没说话。

梁佟又道:“太生分了。”

“是吗。”邱梦长笑笑,“那你觉得怎么称呼不生分?”

“叫名字就行。”

邱梦长嗯了一声。

车子启动,晚风从窗外灌了进来,吹乱了梁佟额前的头发。轻风拂面,邱梦长不禁转头看了一眼,梁佟的侧脸撞进他的视线。

他比邱梦长上一次见他时瘦了很多,头发也长长了一些,比起之前一丝不苟的短发造型,这样的发型衬得他整个人柔和很多。他眉眼舒展,看起来很放松。

邱梦长把车停在了北城师范大学北门门口,刘毓接到电话后拎着包从学校里走了出来,她已经不记得之前在医院停车场跟梁佟见过一面,一上车便问:“哎?怎么还带了个人过来?”

“跟我一起吃饭的朋友,我一会要送他回家。”

“你的朋友我都认识,这位倒是没见过,新交的?”刘毓冲梁佟笑了笑,“你好。”

梁佟礼貌一笑,回道:“你好。”

“什么记性啊,”邱梦长笑了,“你之前在医院停车场就见过人家了,不记得了?”

刘毓回忆一番,记起来了:“哦我想起来了,我说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晚饭吃什么了?”刘毓问邱梦长。

“烤肉。”

“又在黄旸那啊?”

“嗯。”

“他那儿我之前带嘉嘉去过一次,生意真好,店里全是人,还要排队。”

梁佟今天回家住,给邱梦长的是家里的地址,车子驶进了一片别墅区,当晚执勤的安保人员看到坐在副驾的梁佟,就给他们放行了。

梁舟安养了一只德牧,此刻正在花园撒欢,听到陌生的汽车引擎声,警惕地叫起来。

梁舟安闻声立马从屋里跑了出来,邱梦长把车停在花园门外,梁佟下了车,铁门自动打开。听到狗叫声,邱梦长往花园里看了一眼——一只品相极好的德牧,双耳挺立,十分威武。

那大狗狗似乎有点忌惮梁佟,看见他,只是站在一边矜持地摇摇尾巴,不敢上前一步。

梁舟安穿着睡衣跑了过来,德牧摇着尾巴欢快地跟上,还“嗷嗷”嚎了两嗓子。

邱梦长喜欢狗,忍不住下车逗狗。梁佟一回头,发现他已经走到德牧身边了。

狗的吸引力倒是比人大,梁总刻薄地想。

“不介意我摸摸你家狗吧。”邱梦长朝德牧拍拍手,德牧非常兴奋地跑进了他的怀里。

“不介意,随便摸,估计他挺喜欢你,不然早叫唤了。”梁舟安说着,眼神不由自主地往车内瞟去。

邱梦长疼爱地揉了揉德牧的脑袋,问梁舟安:“它叫什么名字?”

“happy,中文名喜庆。”

邱梦长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很洋气嘛。”

“那是。”梁舟安语气骄傲,“也不看看是谁取的。”

“邱大夫,你不进去坐会儿吗?”梁舟安发出邀约。

邱梦长动作微滞,抬头莞尔一笑:“你认识我?”

梁舟安干笑了一声,掩饰道:“你之前不是来给我爷爷吊丧了吗,长得这么帅,我肯定有印象啊。”

邱梦长低头撸狗,“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哎呀少来了,肯定从小被夸到大吧,还不好意思呢。”梁舟安也是个自来熟,这就开始笼络她哥的潜在追求对象,“你也喜欢狗吗?”

“喜欢。”邱梦长站起身,他一直想养一只大型犬,可惜工作太忙,没精力照顾,而且他家里已经养了一只猫,光一只小猫咪就够他折腾了。

happy没玩够,抬起前爪直往邱梦长身上跳。

梁佟喊了一声:“happy”

声音不大,威慑力极强,happy耷拉着耳朵慢吞吞地走到了梁舟安身边,呜了一声,委屈地趴了下来。

“它这么怕你啊。”邱梦长笑了笑。

梁舟安接茬:“没人不怕我哥,包括狗狗。”

邱梦长低笑一声,跟梁佟道别:“我先走了。”

梁舟安忙道:“你不进去坐坐了?再陪happy玩一会呀。”

邱梦长婉拒:“不了,时间也不早了。”

梁佟目送汽车驶离住宅区,转身进屋,径直往书房走去。梁舟安快步跟上,憋了好久的疑问终于说出口:“哥,你不是说邱大夫没结婚吗?”

梁舟安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来,“刚才坐在车里的是谁啊?他女朋友?他老婆?”

梁佟回答:“不是。”

“你怎么知道?你问过邱大夫了?你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梁佟一会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开,没功夫解答梁舟安这一连串的问题,他撂下一句“以后再说”,走进了书房。

“那你倒是告诉我车里那个女的是谁呀!”梁舟安跟了进去。

梁佟打开电脑,说:“他姑姑。”

“真的假的?”梁舟安有点怀疑,“这么年轻?”

保姆敲了敲门,轻声询问:“梁先生,需要给你准备点喝的吗?”

“帮我弄杯解腻的茶。”

“好的。”保姆躬身退下。

梁佟接着说:“他姑姑就比他大了八岁,能老到哪里去。”

刘毓,邱梦长父亲的亲妹妹,随母姓,今年三十八,在北城师范大学新闻系任教,丈夫是军人,生有一子。

邱梦长一家子基因好,他相貌英俊,他姑姑长得也很漂亮,快四十了看着还是很年轻,跟邱梦长站在一起,确实容易被误会成恋人。

梁舟安折服于她哥强悍的行动力:“你还真的调查人家了!”

梁佟准备开会,打发梁舟安出去:“出去玩吧,把门带上。”

会议开到一半,保姆端来解腻的果茶,梁佟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放在手边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他垂眸瞥了一眼,屏幕上弹出来邱梦长的电话号码。

“waitamoment”梁佟对着屏幕示意,中断会议,走到窗前接通了电话。

“喂?”

“梁佟。”熟悉的嗓音从手机里传来,“我是邱梦长。”

他遵守约定没有再喊“梁总”,念出“梁佟”两个字的时候又带着一种随性的坦然。

窗边的圆桌上放着花瓶,花瓶里插了几支裸粉色的玫瑰,梁佟用指尖在花瓣上轻轻扫过,开口道:“嗯,怎么了?”

邱梦长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打火机,问:“你是不是把打火机落在我车上了?”

梁佟没有一丝多余的掩饰与犹豫,不假思索地嗯了一声。

回答得那么快……

邱梦长心说你好歹装一下、找一找,别故意落了东西,还一副“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是故意”的样子。

“你来拿,还是我带给你?”

梁佟漫不经心道:“不着急,有机会再给我吧。”

这打火机想也知道价值不菲,邱梦长说:“还是早点还给你吧。”

梁佟表现得很善解人意:“好,我过两天来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enxueya.com。文学鸭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www.wenxueya.com